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无赖兵王 > 第1968章 还没打仗就反了
    陈群等人返回洛阳之前,曹真已经率领兵马赶往汉中。

    随同曹真出征的还有曹休。

    曹真与曹休都是曹操的侄子,俩人和曹丕、曹铄也是堂兄弟。

    当初曹铄还是世子的时候,他们就与曹铄相处融洽。

    后来曹丕得到邺城,俩人不得已宣誓效忠。

    率军赶往汉中,曹真与曹休俩人心情十分复杂。

    大军一旦进入汉中与守军交战,他们也就彻底的站在了曹铄的对立面。

    走在曹真身旁,曹休问道:“兄长,我们真要攻打汉中?”

    “陛下已经下了旨意,我俩想不去又能怎样?”曹真说道:“至于打不打,或者是怎样打,只能到了汉中再做决定。”

    “我觉得根本不该打。”曹休说道:“到了汉中,不如我们把大军驻扎下来,只与汉中守军对峙,绝不与他们厮杀就是。”

    “要是那样,只怕我们的家眷是保不住了!”曹真叹了一声:“陛下的性情你也知道,惹他恼怒,他岂会饶过我们?”

    “说起来真不明白子熔公子为什么不争邺城。”曹休叹了一声:“他当初要是肯争,我绝对……”

    说到这里,曹休叹了一声。

    曹真也是一脸懊恼。

    俩人都弄不明白曹铄当初为什么轻易撤出邺城。

    那时虽然曹丕完全占了上风,可曹铄只要稍稍用些能耐,夺回邺城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他偏偏没有那么做,而是救出一些人之后离开邺城,把曹家拱手让给了曹丕。

    直到现在,还有许多人没想明白他那么做的道理。

    俩人领着大军正往汉中前进,后面有一骑快马追了上来。

    “两位将军,洛阳有紧急书信,请将军亲启!”策马飞驰而来的骑士一边挥舞着手中的书信,一边高声喊叫着。

    听见那人的喊声,曹真和曹休回过头。

    他们并没有让士兵把来人拦住。

    等到那人来到近前,曹真问道:“是什么人送来的书信?”

    “回禀两位将军,是杨公。”信使回道。

    “哪个杨公?”洛阳官员中,姓杨的不少,曹休追问了一句。

    “杨德祖,杨公。”来人回了一句。

    俩人和杨修并没有什么交集,曹真与曹休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疑惑。

    曹真对来人说道:“把书信给我们看看。”

    来人从怀里掏出书信呈递上前。

    接过书信,曹真与曹休到一旁展开观看。

    看完书信,俩人一脸错愕。

    曹真对来人说道:“你先回去,告诉杨德祖,我俩已经得到书信。至于到时怎样,让他等候消息就是。”

    来人没有追问俩人的意思,应了一声掉头离去。

    目送他走远,曹真问曹休:“你觉得杨德祖说的这些怎样?”

    “我俩刚才还在纳闷,当初子熔公子怎么会轻易舍弃邺城,没想到他居然有着这样的盘算。”曹休回道:“这么一说还真是能够说的过去。要是那时他与曹子桓争夺邺城,世人可不仅仅会说曹子桓挑衅在先,而是连同他一起诟病。背负为了权势而诛杀兄弟的恶名,子熔公子还真不肯那么做。”

    “如今该我俩做选择了。”曹真问道:“我们是效忠洛阳城里的那位皇帝,还是效忠寿春城里的子熔公子?”

    “兄长认为我们该效忠谁?”曹休问了一句。

    “那还用说。”曹真说道:“杨德祖在书信中已经说了,我俩的家眷子熔公子早有安排。如今他们可能已经暗中离开洛阳前往寿春。连家眷都去了寿春,我俩还有什么好想?”

    “兄长和我的想法一样。”曹休问道:“敢问兄长,我俩接下来该怎么做?是继续向汉中挺进,还是返回洛阳协助子熔公子击破曹子桓?”

    “既然子熔公子做了决断,我俩也不用再回去搅合,洛阳城里人手应该够用。”曹真想了一下:“我们还是先去汉中,与田元皓等人汇合。汉中远离寿春,万一出了纰漏也是不好。”

    曹真在曹操的众侄子中算是智虑过人的

    他提出继续向汉中行进,曹休当然不会反对。

    大军继续向汉中挺进,眼看将要进入汉中地界,又有信使追了上来。

    这次追上来的不是杨修的信使,而是奉了陈群命令前来给俩人传令的。

    信使来到的时候,曹真与曹休才下令大军驻扎下来。

    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将士们还在生火造饭。

    信使被人带到帅帐。

    曹真坐在上首,曹休则在他左手下侧落座。

    俩人的目光都落在信使身上。

    “陈公派你过来,究竟有什么事情要安排我们去做?”早就决定投效曹铄,曹真冷着脸向信使问了一句。

    信使回道:“陈公请两位将军务必尽快拿下汉中,一旦洛阳有变,陛下也有个落脚的地方。”

    “汉中可是由田元皓镇守。”曹真摇头:“陈公究竟有没有听说过田元皓的本事?他早年曾是袁绍幕僚,如果袁绍那时肯听他的提议,官渡一战曹家不会胜的那么顺畅。与田元皓作战,哪有那么容易?”

    “我只是奉命传令给两位将军。”信使回道:“其他的我管不了,也不敢管。”

    “传令?”曹休皱了皱眉头,冷眼看着信使:“我俩并不隶属陈群,他凭什么传令给我们?”

    “陈公的意思其实也是陛下的意思。”信使回道:“难道两位将军想要抗旨不成?”

    “抗旨又能怎样?”狠狠瞪着他,曹休按剑站了起来。

    曹真也铁青着脸,他冷笑了一声说道:“抗旨?曹家世子当年可是长公子。曹公离世,洛阳那位皇帝趁着长公子不备突然发难,才把曹家大权握在手中。夺了权势他还不满足,居然把汉家皇帝废了。前些日子又亲手杀了废帝。像他这样不仁不义的君主,效忠了又有什么好处?”

    信使闻言大惊:“难道两位将军真的要反?”

    “反又怎样?”曹休喊道:“来人,把他给我拖出去砍了!”

    “两位将军敢杀我?”心知不好,信使还在大喊:“我可是奉了陈公的命令来这里传令……”

    “陈群算个什么东西!”曹真啐了口唾沫:“他也敢派人来给我俩传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