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非常提督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提督!尾巴!不可以!
    清晨,昨晚上半夜常非摸了一晚上的船,早上从欧,派塔被窝里醒来时,面前有一条黄白相间的尾巴在晃来晃去。

    常非下意识的就抓住了这条尾巴,前面的一团被子里一抖。

    常非轻轻用力,被子一抖,常非再用力,被子又是一抖……

    正当常非玩的乐不思蜀时,一个顶着猫耳的小脑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有些幽怨的看着常非。

    这个幽怨的小眼神主人正是弗莱彻,昨晚这个坏提督,又弄到大半夜,弗莱彻本身就属于那种听力特别好的,虽然舰娘和常非努力不弄出太大的声音,但是这微弱的声音还是被弗莱彻听的一清二楚,弗莱彻又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听的半夜睡不着觉,早上正蜷成一团在打盹,谁知道还被这个坏提督玩弄尾巴。

    常非看着弗莱彻幽怨的目光没有丝毫抱歉的意思,为欧,派塔盖好外泄的春光,常非钻进了弗莱彻的被窝里。

    看着常非的靠近,闻着常非身上那奇怪的气味,弗莱彻两个猫耳软软的贴在头上,红着脸不敢看常非。

    常非将蜷成一团的弗莱彻抱在怀里,在被子里摸索了一会,又将弗莱彻的尾巴拿了出来,用尾尖的绒毛刷着自己的脸。

    弗莱彻的身体蜷缩的更紧了,脸色也更加红润。

    常非看着弗莱彻有趣的表情,张开嘴巴。

    “提督不要!”弗莱彻低声惊呼。

    常非在弗莱彻尾尖轻轻一咬。

    弗莱彻嘤宁一声,身子好像触电一般在常非怀里颤动起来。

    “这是……”常非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怀里的弗莱彻。

    不一会弗莱彻停止了抖动,面如桃花,媚眼如丝的看着常非。

    “那个,不好意思啊,没想到你……这个……”常非不知道该怎么张口。

    “没……没事。”弗莱彻用很小的声音说到。

    “那个感觉……”

    “很……很舒服,啊!不不不!是很奇怪!”弗莱彻一不小心把真话说出来了。

    “提督又不会笑话你,提督什么没见过。”

    “那提督你不会也对我妹妹做过昨晚那些事吧!”一谈到妹妹,妹控弗莱彻的眼神就凌厉起来。

    常非眼睛一眯,手下稍稍用力,弗莱彻就又变回软软的猫娘,用水润的大眼睛看着常非。

    “欺负一只小猫咪提督还是很在行的!”

    “提督你在和姐姐玩什么?”布雷恩揉着睡眼说到。

    “在玩一些生理化学反应,比如人体脱水缩合反应!”常非打趣的说到。

    “布雷恩听不懂。”布雷恩打了个哈切,跑了过来,钻进弗莱彻的被窝里,和弗莱彻玩闹起来。

    不一会布雷恩的头从被子里钻了出来,神色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姐姐,你怎么……怎么……尿裤子了?”布雷恩吞吞吐吐的说到。

    “就是!就是!这么大的舰娘了!竟然还尿裤子!还是姐姐呢!”常非还嫌不够乱,在旁边煽风点火。

    弗莱彻原本通红的脸上牙齿冷光一闪,常非自知不好,想抓住弗莱彻的弱点尾巴,弗莱彻机灵的尾巴一收,没有被常非抓住。

    然后,然后弗莱彻就去洗澡了。

    常非看着手臂上多出来的两个牙印,不断的用吹气。

    “真是的!姐姐怎么这么野蛮,还咬提督!回来了,我一定好好的教训她一下。”布雷恩的绷起小脸,装作一副严肃的样子。

    “提督!疼不疼啊!”布雷恩捧起常非的手臂,嘟起小嘴替常非吹气。

    “你个小鬼精灵!马后炮!刚才你姐姐咬我的时候你怎么不上来阻止。”常非用手指戳了一下常非。

    “我不是怕姐姐尴尬么!一大早就被提督你弄成那个样子!”布雷恩的脸上也红扑扑的让人想上去咬一口。

    “那只是一个意外么!虽然尾巴是弱点,但是这也太敏感了吧!”

    “还不是因为提督色色的原因!”

    “你敢说提督坏话!”常非将穿着睡衣的布雷恩扑到在被子上,在布雷恩小肚皮和腋下挠了起来。

    “提督!哈哈哈!放……放过……放过我吧!哈哈哈!”

    “看你还敢不敢!”

    “哈哈哈……姐姐!回来了!哈哈……”布雷恩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常非身体一抖,抱起布雷恩退后起来,顺便把被吵醒爬起来的安东尼,小土豆,卡辛扬等拉过来在抱在胸前。

    “弗莱彻!快点脱光衣服投降吧!你的妹妹们可在提督手里呢!”常非冷冷的说着威胁猫娘的话语。

    “对呀!快点脱衣服……不!姐姐快来救我啊!”小土豆一下子来了兴致。

    “你们也快喊一下!”奥班农碰了旁边的姐妹们一下。

    “姐姐救命啊~呜呜呜~”

    “姐……姐,快来……救卡信仰……呼呼~”卡辛扬竟然在常非怀里又睡着了。

    “能不能配合一点啊!人质能不能紧张一点啊!”常非无语的想到。

    突然一记手刀从天而降,正中常非的脑袋。

    “提督!你又在欺负小学生了!”太太掐着腰站在常非身后,举起一只手,丝质的睡衣里还透出饱满的轮廓。

    常非捂着脑袋回过头,看着美艳的太太咽了咽口水。

    “哪有!我只不过是在和弗莱彻姐妹们玩罢了!你们说是不是!”

    “是的!提督在和我们玩呢!列克星敦姐姐!”

    “呼呼呼~”卡辛扬依旧睡得死死的。

    常非苦笑着摇了摇头,又将卡辛扬塞进了被子里。

    “大清早就大呼小叫,把姐妹们都吵醒了!”

    “吵醒了!”常非看看海伦娜和空想,在睡觉!

    红茶胡德酱,两只猫咪趴在被子上在睡觉,威奇塔同学也在睡觉。

    又看看另外一边的大姐姐们,一个个都幽怨的看着常非。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了!!”常非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这样不好吧!白日暄淫什么的!还要打仗呢!”常非有些苦恼的说到。

    “你……你在说什么奇怪的话!”太太慌乱的退后了两步,没有束缚的胸前也颤动了两下。

    “今天不用打仗噢!”俾斯麦穿戴整齐的从门外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