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妖怪公寓 > 730 为民除害,除暴安良
    730  为民除害,除暴安良

    狭小的屋子,里面乱七八糟堆满了东西,大部分是吃的,比如饼干,零食之类,也有饮料,全都是软包装的饮料,空气中散发着一股咸鱼海货的味道,那是窗台上晒着的虾皮、鳗鱼干发出的,这原本是一室户,现在被划成了三块,一间最小的房间住着个老太太,还有一间里面睡着夫妻俩,这既是卧室,同时也是客厅,最后一间是小孩住。

    毫无疑问,这不是什么有钱人家,偏偏这样一户人家,在这片区域简直称得上人憎鬼厌,夫妻俩没什么正当工作……倒不是找不到工作机会,街道里面给他们介绍过工作,但是夫妻俩嫌累,嫌钱少,干了两天就不干了,干脆吃低保。如果这样也就算了,偏偏这家人没钱,还喜欢跑到人家超市、菜场捣乱,搞得人家头痛无比,只能把一些比较便宜的东西当作处理商品半买半送给他们。老太太最不省心,是个碰瓷高手,平均一个星期进两趟医院,这样的家庭出来的孩子就可想而知了,在学校里面是一霸,老师都不敢管,本来学校打算开除他,结果全家一起去闹,让校方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无赖家庭。

    就是这样一家四口,警察没办法管,街道区委没能力管,街坊邻居不敢管。

    此刻这家人正安详地躺在床上,身体笔直得躺着,两眼紧闭,从老太太到小孩都是这样。

    江宁一向认为自己不是好人,他也从来不在意尊老爱幼的说法……这年头,扶不起的老太太,一上车就要人让座的老头,实在太多了,至于各种各样的熊孩子更是数不胜数。

    在房间里面绕了一圈,感觉着和那四个人的意识渐渐同步了,江宁走了出去。

    他的身上挂着小透明的效果,就算街坊邻居看到他从门里面出来,也不会有任何感觉,更何况,这家人实在太凶悍,太霸道了,周围的邻居躲还来不及呢!谁敢盯着他们家门口看?

    “您可太狠了。”老周是有什么说什么,他不像小白脸那样畏畏缩缩,说实话,他对那对夫妻俩确实没好感,对老太太也没好感,但是总觉得有点那啥,至于小孩,他内心之中觉得小孩是可以慢慢改变的,毕竟那个孩子才小学四年级。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一家的德行。”江宁并没有在意,他不会受老周的影响,同样也不会连一句话都不让人讲。

    “这样就搞定了?他们今后全都受您的控制?”小白脸连忙转移话题,他转的是技术类的话题,这类话题绝对不会出问题。

    “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我才会控制他们,平时……”江宁挠了挠头,他还真不太有办法形容。

    这四个人和舒助教,和大胖猫黑客,和养尸之地里面的那个探子都不一样。

    舒助教是最早制造的分身,技术上还有一些问题,所以舒助教是他,却又不是他,舒助教有自己的感情,甚至还带着一部分自我。

    大胖猫黑客是技术成熟之后制造的第一个分身,不过他对这个家伙比较客气,平时还是那个安东尼·卡尔诺,只不过知道自己的意识之中有另一个自我,而且是上位自我,发号施令,必须执行的那种,需要的时候,他可以占据那具分身。

    说穿了就是类似精神分裂的模式。

    养尸之地里面的那个探子就没那么客气了,原本那个自我早已经被吞噬,现在的自我是复制出来的,有原来的记忆,习惯、说话的口气、做事的方式都和原来一样,但是那个自我却是从江宁身上分离出来的。

    感觉有点遥控的味道。

    这四个人就不一样了,平时基本上没事,照样吃饭,照样做事,照样上学念书,反应也正常……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变乖了,变老实了,变本分了。

    这才是真正的史密斯特工模式。

    他这样做,其实很容易穿帮的,所以他才会选择这类人憎鬼厌的家伙,因为这种家伙没人愿意搭理,甚至小孩不去上学也没问题,学校里面对这类小孩全都非常头痛,巴不得他们退学。

    “走吧,咱们去找下一个。”江宁干脆拉着这俩走人,他不想解释,也没办法解释。

    “您可以控制多少分身?”小白脸低声问道。

    “怎么?你打算摸我的底?”江宁问道。

    “不敢,不敢,绝对不敢。”小白脸的脸瞬间变得刷白,他以为自己碰触了忌讳。

    “放心,逗你呢!”江宁呵呵一乐,他这幅做派就是学当年的大叔。

    不得不承认,就算现在,他的身份、地位和实力都远远超越了当年那位大叔,在他心目里面那个不良大叔仍旧是高人的典范。

    当然,他会这样想也是有原因的,最大的原因就是其他高人实在太没高人的样子了,第一个就是李大妈。

    江宁敢肯定李大妈绝对是高人,而且是那种仰头看不到顶的那种高人,但是这位高人平时的做派和普通大妈根本没什么两样。

    他知道,这叫返璞归真,绝对的高大上……可惜他学不来。

    第二个是归二爷,老年痴呆症患者,这个好学,不过他没兴趣。

    第三个是巴大婶,学渣逗比战斗机……他还要脸呢!

    第四个就是老王八,嚣张霸道,我行我素。这种倒是好学,也容易学,一学就会……可惜,和他的性格不相符合,他从来就不是这种人。

    至于胡为民、郎青、荣妈、席爷、哈爷……甚至包括卢老头,要说他们是高人,绝对没错,可惜给他的感觉……好像都少点什么?

    反倒是孔彩让他感觉真是高人……可惜,这个比较另类,别说学了,想都不敢去想。

    所以,他最后还是选择了不良大叔的形象,懒怠、无赖、不负责任、喜欢恶作剧……

    “我能够控制的分身数量是有限制的,不过这种限制分两类,一类是总数,这个数量就比较大了,总有几百吧?反正这帮家伙大多数时间是浑浑噩噩的,用不着我管。另外一类就是同时能够控制的数量,这个就不多了,顶多七八个。”江宁随口解释着。

    这一次他没说真话。

    这玩意儿是他留的后手,他怎么可能让其他人知道?

    首先,那个几百人的总数就不对,当初他只是给六十几个人打下了魔种,就有些吃不消了,虽然现在的实力提升了很多,但是制造分身的难度也肯定比打下魔种窃取记忆的难度要大得多。所以总数是非常有限的,顶多也就十几个,小白脸给他的名单上的人数远远超过需求。

    不过,这也正常,这类分身原本就是消耗品。

    他需要的并不是这些分身的力量,这些分身根本就没有任何力量可言,他需要的是让这些分身豢养魔头,那些魔头可以帮得上他的忙。

    ………………

    江宁从一幢房子里面出来。

    这一次他没开小透明咒,而是被房子的主人毕恭毕敬地送了出来。

    房子的主人四十几岁,是在市政府工作,以前就是胡为民的手下,和江宁可以说是自己人。

    在x市,胡为民的手下算是比较干净的。

    理由很简单,身为老大的胡为民根本不需要贪啊!钱对老虎一家来说,根本没有意义。

    再说,自从发现江宁对某些事很有看法之后,胡为民暗地里就把手底下不干净的那些人处理掉了,这也是避免为了这种没必要的小事和这只兔子对上。

    眼前这位能够留在位子上,说明他至少还行。即便不那么干净,也不至于脏得和煤球似的。这家伙的老婆也还可以,儿子马马虎虎,小嚣张肯定是有点的,不过他那学校里面藏龙卧虎,以他们家的身份,还不至于到称王称霸的地步。

    唯一不怎么样的就是这家的小舅子。

    胡为民以前是管交通和治安的,房子的主人是交通局的,有点权力。为了这个小舅子,他没少费心思。一开始扔在车辆管理所,那个小舅子一点不安分,吃拿卡要,又在车检上做文章,甚至还和几个搞二手车的混混勾结到一起,给走私车上牌照,把赃车变成合法车……反正混账事一大堆,房子的主人怕出事,干脆把小舅子扔到了高管所,结果这家伙又不安分,各种闹腾,最后惹了人,拦了人大代表的车。房子的主人只能把这家伙再调走,五年调了七个岗位,结果没有一个能够待长的。

    那个小舅子不但贪,什么钱都要,什么钱都敢要,还胆大,以为自己姐夫在市里的地位不低,除了少数一些人,他就可以横着来了,最后就是这家伙结交了一批下三滥,其中有不少就是春节里面被送去毛里求斯的,不过更多的则是那种不犯法,不能抓,但是很讨厌……其中有不少就在小白脸拿来的名单里面。

    “从今往后,这个惹祸精不会再惹祸了,对外面,你们就说是这家伙洗心革面,另外,你再帮他换一个工作吧,换一个接触的人少,不容易引起麻烦的工作。”江宁冲着房子的主人说道,突然他看了一眼那人的老婆,因为他从这个女人的眼神里面看到了一丝愤恨:“怎么你有意见?”

    “江哥……不,江爷,看在胡市长的面子,您千万原谅我老婆,她只是太心疼她弟弟了,她们姐弟俩的感情非常好,再说她弟弟是她们家的独苗。”房子的主人赶紧求情,他可知道这只兔子有多心狠手黑,更知道这位的能量有多大。弄得不好,他老婆就和他小舅子一样了。

    这位并不知道自己的小舅子已经变成了江宁的分身,他甚至不知道江宁是妖怪,更不只要还有另外一个世界,他只以为这是特异功能,是催眠,是洗脑。

    “是啊,我……我不敢……”那个女人恍然大悟,她害怕了,害怕极了,x市谁不知道这只兔子的恶劣癖好?这家伙喜欢把人抓去毛里求斯,男的配黑婆娘,女的配黑老粗……她可不想和一个黑老粗过下半辈子。

    “行了,真要是姐弟情深,就赶快帮他张罗一门婚事吧!反正这家伙外表看不出什么问题来,顶多就是让人感觉到老实得过份。”江宁说道。

    “那好,那太好了。”房子的主人连连点头,他其实不怎么在乎。

    反倒是他的妻子明白过来,紧接着松了口气,她对这个弟弟其实也伤透了脑筋,所以转念一想,这样或许也不错。

    “对了,有条件的话,帮这家伙找一个稍微漂亮一些的老婆,我的这种办法有一个问题,就是被施术的人不容易产生激情,太丑的话,那啥可能起不来……你们应该明白意思的。”江宁满脸的猥琐,他这样说,当然是有私心的,这属于偷摸着给自己留的福利。

    房子的主人并不在意,他老婆脸一红,不过紧接着就开始琢磨起来,显然这个女人真听进去了。

    这年头漂亮女人其实很好找,只要别介意出身什么的就行。

    “行了,你们也别送了,我还得赶下一家呢!”江宁朝着小白脸的车走去。

    就在这时,他看到一辆车往这边过来,那是胡兵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