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卿本贤妻 > 912 随便画都是银子呀
    第二天,京里就传开了谢二姑太太改嫁的人是山野闲客。

    之前就有人笑话乱套了,谢府三房,女方的族弟娶了男方的姐姐,岁数相差不说,又是姻亲又结亲,这会知道改嫁给山野,这谢府二姑太太也是牛人一个,儿子是状元,后夫是名仕。

    但多数人好奇的是,终于知道山野是谁了,就是宫里皇上看着一副山野的画,都玩笑的给皇后说,没想到呀,这山野竟然是苏御史的族弟,又和亲家谢府结了亲,这个亲家真够乱套的。

    皇后是玩笑说八皇子不在京,不然又该缠着山野不放了。

    八皇子送嫁没回来,来了封信说拐道去江南了,让皇帝恼怒说不要亲爹了,亲儿子也不要了?出门一趟就野的不会来了。

    皇后微笑的听着,安阳事过后,她也不爱随意的乱说话了。

    苏自林原本新婚一月后去怀山府,但京里好多人下帖子,就是那个苏府四堂哥,每日的来套近乎,让随意惯了的苏自林很不自在。

    带着二姑太太回门那日,他就说想这几天就收拾东西,带家人去怀山府,没人反对,反正离京也近,有啥回来就是。

    张氏在店里也听闻了此事,那更是去了庄子给儿子的师傅磕了头,听说苏自林要带阿满去怀山府,张氏就说她也关了店,跟去怀山府开店,守着儿子近点。苏自林让她自己考虑好。

    张氏应了,但回去后就打出要盘铺子的消息,有个书院先生的家眷,找上门开,要盘了铺子,但希望张氏能把方子留下,张氏欣然同意,这先生家也是帮她良多,如今在京里几年,她更知道人要结个善缘才是。

    书院周围的人这下都知道了张氏的呆儿子是山野大师的徒弟,虽然觉得可惜,但知道张氏盘店要走,也都上门来送了礼,铺子周围的店家也都殷勤上门随了礼。

    等苏自林一家走后,太夫人才知道女婿是山野,但她也不懂山野是干嘛的,为何大家都很高兴,等三老爷给她解释后,太夫人就急忙问道:“那画就值银子?”

    三老爷点头乐道:“那是,一幅画都可以在京里买套房子了。”

    太夫人羡慕的转脸看向儿媳,说道:“老三家的,你那里不是有好几幅的?”

    苏氏见婆婆那脸上神情,就知道她想什么,忍下笑,说道:“母亲,回头媳妇拿一副来挂母亲屋里。”

    太夫人赶紧的点头,还说道:“幸好这时给我,要早给我了,我也不稀罕,没准就送谁了,这会挂上,谁来见了,还不羡慕我呀,喝喝。”

    笑完,接着说道:“这个女婿好,还以为是穷鬼,没想到呀,那他要是一天画一副,随便画画都是银子呀,那银子可不是要堆满库房了?那可要交代二妮子,把外孙照顾好,让女婿腾出空来,多画两幅,也好攒下来给外孙娶媳妇呀。”

    侯爷和三老爷互看一眼,三老爷是扑哧笑了,说道:“娘,你以为是菘菜哪,要是满大街都是姐夫的画,那就不值钱了。”

    太夫人也不懂,听说多了就不值钱,就急忙道:“那可得和女婿说好,可别画多了,啧啧,这个好,不出力,没本钱,就随便画两下就是银子,德儿,干脆让孙子跟着去学画画好了,将来就不发愁赚银子了。”

    苏氏是听着太夫人很自然的就把致远叫外孙了,这之前还是致远的称呼,也觉得太夫人识时务的挺快。

    姜太妃专门来了谢府,她心里是羡慕太夫人,又暗恨,太气人了,真是命好不在忙,原本儿媳亲娘和离,算是个丢丑之事,又算是悲苦妇人,将来老去了,都没地方安置,可人家一转头嫁了个名士,就是儿子在屋里都感概半天。

    外面就是议论也就一阵,总会被别的新闻覆盖了。

    苏氏是觉得这一年事情就没断过,没平静过一样,二姑太太去了怀山府,侯府慢慢归为平静,她也歇了几天,就独自回了娘家。

    如今从和上学,三老爷每天的接送儿子,虽说都是在府门外,但他也当成一件正经事,每天从马车上抱儿子下来,儿子搂着他脖子咯咯笑,这一天的满足就可以了。

    这过了年从和就不让父亲抱了,非得自己下来,三老爷旁边护着,他下了马车,也不让父亲抱,要自己走,还说自己要六岁了,是大儿郎了,不能再让父亲抱,会让别人笑话。

    让三老爷脱口就想说表弟的那句口头禅:臭小子,硬是给憋回去了。

    苏氏回到苏府,见了陶氏,大嫂先是关切的问了问从和,然后说起了自林的婚事上的事,因为苏氏当时不在场,所以陶氏就等她来好学学舌的。

    “锦娘,你不知你大哥可是得意,自林不让他说,虽然他也装的沉静,可是那吴山长来透露出来后,你大哥是见天的都有笑容,回来还说,之前不怎么来往的那些文人,也都向他打听,就是你三哥都恨不得让自林住他府上去,把你三嫂笑的跑来找我说了几遍了,说你三哥是糊涂人,人家新婚,如今他有了媳妇如何拖家带口的住他那?”

    苏氏来也是想听听八卦,喜事的八卦听了会让自己也跟着心情舒畅。

    “你四哥又要撞墙了,你四嫂也来学了他那后悔样,他之后拿着礼上门,舔着脸说是族亲得多来往,哼,当初嫌弃人家落魄,鼻子朝上看人,如今又巴着,你说苏家怎么出了这么个人,有时你大哥都恨的呀,分家了,也不能上赶着去教训他,可又实在看不上老四那样。”

    苏氏哧哧的笑,早就能想到四哥得知后的模样了,对家人都如此势利的人,如何在外能结交挚友?都当别人是傻子哪,有的看在大哥面上和他和气几句,他就当是他的面子了,趾高气昂的,不过当初自己脑子也是抽了,光看四嫂是个和善人,就想把小七定给他家,可是之前四哥还没那么市侩的呀,谁知道越老越不像话了。

    既然已经成亲,陶氏看谢二姑太太就是改变了看法,说道:“自林媳妇看着就是沉稳,说话也得体,难怪教育了状元郎出来,将来致远由她抚养,这点就好过娶个年轻的,她这个岁数也不可能再生了,要是娶个年轻的,备不住再生,那致远不就要跟他爹似得了?”

    苏氏吃惊,大嫂能说二姑姐说话得体,也是,二姑太太当初那么说话估计也是被各种事憋屈的,心情不舒畅,难免会那样,如今嫁人是她自己愿意的,心里平和了,又不是没有见识的人,自然场面话还是会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