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南北朝之征伐天下 > 第507章 援军来了
    p

    盛夏,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

    檀道济立马山坡之上,额头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淌,目光盯着骑兵沿着官道飞速前进。

    早在前天傍晚,他已带着骑兵赶到了林虑城。

    当天夜里他接到了王镇恶密信,得知步兵主力已东出滏口陉,向邺城进发。

    王镇恶在书信中提醒,让他务必等城内魏军出城迎战之后,再命骑兵发动突袭。

    他本人深通兵法,自然明白王镇恶信中深意,更清楚那是一举解决邺城纷争的时机。

    不过,这样一来将让步军陷入险地。

    檀道济目光从骑兵身上移开,想到了岌岌可危的邺城局势。

    正在这时,他看见录事参军打马飞驰而来。

    “参军,之前赶往邺城的斥候,可有消息送回来?”檀道济大声问道。

    “没有!眼下我军距离邺城尚有十多里路,估计斥候还得再等一会儿才回来。”

    檀道济皱着眉没有做声,抬头看看天空,指着天边红艳艳的太阳道:“又一个晴天。”

    录事参军哭着脸道:“今天骑兵要长途奔袭数十里,全程都得顶个大太阳,真辛苦。”

    “你还叫苦?别忘了那边还有兄弟正跟敌人浴血厮杀呢。”

    “大人为什么一定要等魏军步卒出城?”

    “怎么?你有意见?”

    “假若不管那什么魏军步卒,我们将提前半个时辰抵达邺城,不知能挽救多少兄弟。”

    檀道济叹道:“有时为了大局考虑,牺牲是不可避免的。”

    “大人的意思是想趁机吃掉全部魏军,一劳永逸地结束邺城纷争?”

    “不光是我的意思,左司马、大都护都是这个意思。”

    “邺城城池坚固,若不将城内魏军逼出来,其一旦据城坚守,短时间很难拿下来。”

    檀道济与录事参军两人正说着,突然看见几个斥候纵马飞奔而来。

    他们高声叫道:“邺城急报……”

    斥候们给檀道济带来了最新消息:魏军步卒出城了,河西步卒陷入绝境。

    “如果奔袭顺利,最迟下午未时就能抵达战场。”

    录事参军拿着急报担心道:“唯一可虑者,也不知步兵能不能坚持下来。”

    “如果步兵主力被魏军消灭,那我们……”

    “放心吧!依实力来看,魏军确实占了上风,但他们也很难一口吃掉数万步卒。”

    录事参军点点头,高兴道:“最好步兵将魏军击败,我们到了只需打扫一下战场。”

    檀道济笑道:“哈哈哈,战场形势瞬息万变,谁知道有没有这样的好事。”

    “命令各部加快前进速度。”

    ……

    越临近邺城,檀道济接到的讯息也越多,同时心情愈发急迫。

    眼下魏军已将河西步卒团团包围,形势岌岌可危。

    “左司马麾下还有多少人马?”檀道济问斥候。

    “回大人,大概还有一万多人,伤亡已在半数以上,且看起来非常疲惫。”

    “命令部队放缓速度。”檀道济毫不犹豫地大声下令道。

    “什么?”

    众将面面相觑,完全不理解主帅下达此令是何用意。

    甚至有些心理阴暗者,暗暗嘀咕:莫非檀道济跟王镇恶有私仇?

    “眼下我军步卒还有战力,敌军还没完全被拖住。”

    “我们就这么冲上去,魏军很有可能不交手,反而掉头逃走。”

    “相反,若是再缓一缓,等敌我双方完全纠缠到一起,我们再发动致命一击。”

    秃发傉檀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檀道济,大声叫道:“大人,左司马身边只有三万步卒。”

    “而敌人至少有四五万人,其中一多半还是骑兵。”

    “左司马坚持不了多久,末将以为还是尽早赶到邺城才对。”

    檀道济摇摇手,信心十足道,“魏军是人多,但你小觑了河西军。”

    “好了,都别废话了,某计议已定,大家分头行动吧。”

    ……

    邺城下,敌我双方依然在惨烈厮杀着,但明眼都已看出来,河西军渐渐陷入颓势。

    包围圈越缩越小,甚至有个别河西士卒已放弃了抵抗。

    于栗磾、叔孙建两人看到这一幕,顿感河西军已到了崩溃边缘。

    连站在城头看热闹的慕容和也笑着揶揄道:“没想到河西人也会做这种事?”

    而旁边李辩则面色阴晴不定,对当初冒然投靠河西隐隐有一丝后悔。

    好在他还没急着动手,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大家再加把劲,敌人马上要支持不住了。”

    “命令各部不要再留余力,全力对河西军展开最后一击。”

    战鼓轰然敲响,魏军攻势愈发猛烈,魏人嚎叫着杀向河西军。

    ……

    王仲德奋力逼退了魏军,将横刀当棍子拄着,大口喘着粗气,汗水与血水早布满了那张黑乎乎的脸。

    他不停地四下张望着,寻找援兵踪迹。

    “左司马,魏军步卒都出城了,我们的援兵呢?”

    王镇恶抬头看了一眼不断杀上来的魏军,笑道:“马上就来。”

    殊料,他话音未落,就听到远处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轰鸣声,随即就看到日月战旗出现在视线当中。

    接着就听到了惊雷一般的吼叫声,数不清的河西骑兵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

    檀道济高举着战刀,冲在最前面,在他左侧是秃发傉檀,右侧不远的地方是叱干阿利。

    “杀,杀过去……”他声嘶力竭地大叫着。

    骑兵们神情激奋,在主将亲自带领下,象决堤洪水一般,冲向了敌人。

    “杀……”

    ……

    正奋力厮杀的叔孙建急忙勒马停下,调转马头向后看去。

    只见数万河西铁骑正从周围包抄上来,眨眼功夫他们已冲到了战场上。

    魏军士卒根本没有时间结阵防守,尤其致命的是,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殊死搏杀,正是体力匮乏的时候。

    别说普通士卒,连他自己手脚都有些软了。

    大多数士卒全气喘吁吁的,甚至连武器都举不起来。

    哪有力气抵抗象猛虎一般杀过来的河西军?

    河西援兵来得真是好时机!

    转眼之间,胜负颠倒。

    他吃惊地看着,一脸惊愣,然后摇头苦笑,笑得既无奈又心酸。

    魏军士卒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进攻脚步,开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他们望着满山遍野,象潮水一般杀来的河西军军,惊惶失措,一双双恐惧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与无助。

    一个普通士卒再忍受不了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

    河西骑兵抵达战场,彻底击溃了魏军士卒心理,也让越来越多人放弃了抵抗。

    他们或者跪下,或者倒下,或者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

    大地在颤抖,越来越剧烈。

    雄浑的战鼓声,激昂的牛角号声交相辉映,激荡在邺城上空。

    数万名骑兵策马狂奔,巨大的轰鸣声震耳欲聋。

    秃发傉檀手执长枪,纵声狂呼:“杀敌……”

    无数骑兵竭尽全力,放声呼应:“杀敌……”

    残余步卒也被骑兵气势磅礴的吼叫声激励,无不热血沸腾,举刀狂吼:“杀敌……”

    吼叫声穿云裂石,直冲云霄,犹若百个春雷同时炸响,天地为之色变。

    ……

    “将军,我们杀过去,大家拼了……”

    面对部下请战,叔孙建没有回答,他缓缓地抬头向天上看去。

    湛蓝色的天空,一片云彩都没有。

    耀眼的阳光异常强烈,刺激的他立刻闭上了眼睛。

    眼前顿时一片漆黑,围绕在耳畔的各种声音突然清晰地传进了他的脑海。

    他仿佛看到看到狂暴的敌人杀了过来,看到魏军士卒无助地叫着喊着,看到大部分士卒丢下了武器,举起了双手,跪在路边呼号哭泣颤抖。

    甚至他还看到河西铁骑在狂奔,看到战刀在阳光下闪烁,看到长矛在阳光下吞吐,看到弓箭在阳光下厉啸,看到魏军士卒在铁蹄践踏下化为齑粉……

    叔孙建悚然心惊。

    他猛地睁开双眼,大喝一声:“列阵迎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