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靳泽曜手掌的肆意让紫苏的身体有些诚实的反应,可也因为心理的不愿意,它并没有太过湿润。★

    靳泽曜硬生生的大力穿透让她痛呼地回神。

    她感觉自己似乎被撕裂了一般。

    她无力地低喘,被靳泽曜无视地一次又一次进攻。

    蒸拿房来了两次,里面实在氧气不足,他便环着她的腰向外走,两人私密之处一丝不分,她被按在他怀里随着他走路上下颠簸。

    浴室内有休息的单软塌,靳泽曜抱着紫苏直直地压在软塌了。

    空气好了许多。

    他又开始了周而复始的原始动作。

    紫苏到后面是有感觉的,只是她觉得自己太过羞耻。

    她又一次被他侵犯了,她无法再骗自己,一周前那是一场梦境。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热流像海浪一般在身体里面冲击,身上的男人终于停了下来。

    男人转身离开。

    她却蜷缩在软榻上,一动都不想动。

    她紧紧咬着下唇,屈辱、难堪,愤怒的情绪在脑海里转个不停。

    她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把他告了吗?

    可是他是靳泽曜,有钱有势,她恐怕连一丁点赢的机率都没有。

    “咚。”

    去而复返的靳泽曜把他的西装外套扔在她的身上,然后把她拉起来,用他的衣服把她裹起来。

    紫苏不自觉地颤抖一下。

    外套上沾染的霸道的气息几乎令她窒息。

    “靳先生。”两名黑西装保镖从外面走进来,其中一人手里捧着干爽的男士衣服。

    靳泽曜优雅地拿起衣服,慢条斯理地往自己身上穿。

    举手投足之间的雍容华贵让人着迷,仿佛他是在华丽的穿衣镜前着装一样。

    看着缩在软榻上的紫苏,靳泽曜下令:“把她给我带回去。”

    “是,靳先生。”保镖立刻应声。

    紫苏抱着身上的衣服,难以至信男人想这样的命令,她怒瞪着这个俊美的男人:“你这个疯子,你到底想干嘛!”

    他还准备对她怎么样?

    都做过了还不放过她。

    不要以为他是她的任务目标,她就不敢伤害他。

    惹急了她,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

    “干什么?”靳泽曜意味深长地看着柯铭心,明知道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却故意曲解地说:“干你是不会的,你这种故作纯洁的女人,太脏。”

    紫苏听到这话,脸色一片苍白。

    王八蛋,吃了她还故意羞辱她。

    明明任务资料里的靳泽曜只是为人冷酷,为什么她所看到的人却做出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来。

    以两人这种交恶的态度,查出靳泽曜的身份恐怕难上加难。

    这个男人对她一丁点基本信任都没有。

    想到这里,紫苏的脸色变来变去。

    靳泽曜在扣上自己的衬衣扣子,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后,转向离开。

    快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下脚步回头:“柯铭心,如果不想再吃苦头的话,最好是把我的孩子交出来,否则,我会让你接下来的人生生不如死。”

    说完,靳泽曜毫不留恋地回头离开。

    紫苏瞪着男人远去的背影,她觉得此刻空气在下着暴雪,冰冷彻骨的言语压制得她差点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