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不住地挣扎,想脱离这种状况,可是双手还有束缚带捆住,身体也被男人的身体压住,根本逃不掉。

    “放了你。”靳泽曜一声冷笑,眼底的张狂丝毫不减:“一个做作的骗子,你觉得我会放过你?”

    要是放了这个女人,他到哪里去找他的孩子。

    就算测谎椅说她诚实,他却丝毫不信。

    想起资料底下的一排红字,靳泽曜眼底幽光更甚。

    这个女人肯定撒谎了。

    “你浑蛋。”紫苏本以为测谎椅能给她带来转机,弄清楚状况,她就会被放了。

    “我浑蛋?柯铭心,你喜欢跟一个浑蛋玩是吗,你这么有兴趣,那我就好好陪你玩玩。”

    靳泽曜怒目相对,瞪着自己身下的女人低吼。

    手上钳制的劲道更加狠,青筋毕露,仿佛转眼就能把她的下巴捏碎。

    而他的身下,紫苏柔软的曲线紧密地贴合着他的身形,软躯因为气愤而且起伏明显。

    该死的。

    这个女人生气起来有一种迷惑人心的美丽。

    不可控的,靳泽曜挺起了男性的本能。

    紫苏被腿间的硬物顶得难受,她被靳泽曜压在身下,两人贴得不留一丝缝隙。

    一时间,难堪和愤怒下冲脑海:“流氓,你不是说我太脏,不想碰我吗?”

    这个男人怎么像只公狗一样,随时情。

    “谁让你引诱我。”靳泽曜一句话,就把责任推到了紫苏身上。

    “谁引诱你了!”紫苏气得杀人的心都有了。

    “长了一张清纯的脸,其实内心豪放得很,这不是在引诱我么?”靳泽曜嘲弄的语气十足十,双眸盯着她的唇色染上一抹幽深的谷欠望。

    不再难为自己,他低头要把她的唇含进嘴里。

    紫苏做任务多,形形色色的人也见得多,可是她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明明是这个男人自己精虫上脑,死不正经的,却怪她,她愣了一秒,被对方温热的气息惊明白,愤恨涌上心头。

    她猛地把头偏向一边,顺势抬头用力咬上靳泽曜露在眼前的脖子,咬在一团肉上,她不肯放口。

    “嘶……”

    牙齿陷进皮肤,紫苏感觉自己非常用力了,靳泽曜居然只哼了一声。

    靳泽曜低哼,抬手蛮横地要推开紫苏最后的挣扎。

    当推开她后,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摊手看看掌心,血迹布满大掌。

    这个女人下嘴还真够狠的。

    “你……”

    靳泽曜眼底的怒光盛满,扬起手正想打她一巴掌,低头却看到紫苏被他大力推走时,头撞到了金属椅子上,刚才撞到昏睡穴,她晕了过去。

    怎么这么脆弱?

    靳泽曜盯着紫苏的小脸,暗暗的诅咒。

    看着紫苏即使昏迷着,眼角却流下一行清泪,他突然觉得这个小女人怎么看起来这么可怜。

    还有些可口。

    现在的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做作。

    靳泽曜目光有些呆滞,扬起的手不自觉地落了下来,看着因昏睡而没有生气了小脸,他的心口莫名被击打了一下,一股说不清的情绪涌上心头。

    “少爷,你流血了。”管家卫见师从阳台走进来,看到靳泽曜的血迹,一脸担忧地惊叫一声:“我立刻去拿药箱。”

    “等会再说。”靳泽曜冷冰冰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