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苏翻开笔记开,直接按下开机键。

    等待开机时,她心跳得飞快,往常她出各种危险任务都没有这种情绪紧绷感,今天真是见了鬼了。

    越是紧张,身体的不适就被放得越大。

    她握紧拳头忍受着,生怕自己因疼痛而叫出声来。

    靳泽曜,等我查到你的秘密身份,一定把我身上的疼痛加倍地还给你。

    紫苏满心的恶意想着。

    电脑开机很快,紫苏看着右下角,惊奇地现居然有ifi自动连接到网络。

    她连连找到网络报警网站把报警电话拔出去,可是连接通的嘟声都还没有响起,就传来电话被挂断的声音。

    有些疑惑,以为是网络不稳定,她又试了两次,却还是跟刚才同样的情景。

    垂下眼帘,这种情况她还不懂就是傻子了。

    快地打开聊天工具,她联系现在工作的同事,期望她们能帮她报警。

    聊天窗口打开,她才打了几个字,打上去的字莫名消失了?

    消失?

    是不是她破到某个键了?

    再试。

    还是消失!

    紫苏惊讶地看着电脑屏幕,心中隐约有了猜测。

    一丝恐惧爬上心头,该不会房间里加摄像头都有吧!

    再次用网络电话拔向火警,这个无信号都能拔的号码会成功吧!

    结果,最终还是挂断。

    失败了。

    紫苏无力地撑在书桌面上,一副柔弱受不住打击的样子,脑海里迅想着对策。

    咔嚓。

    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卫见师推着餐车走进来,看到站在书桌前的紫苏,脸上表示未变:“柯小姐,别白费劲,过来吃点东西吧!”

    紫苏惊呆地回头看向管家。

    看来房间里确实装有摄像头,她做的每一件事都被看到了。

    “靳家所有的电子设备都是有监控的,使用时除非先登6验证少爷给的验证钥匙,否则使用内容都是被全程监控的。”卫见师为紫苏解惑。

    见紫苏没有反应,他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她继续说:“就算你的求救电话打通了也没用的。”

    “为什么?”紫苏把柔弱的柯铭心演得入木三分。

    “他是靳泽曜。”卫见师简单地回了五个字。

    不管是从技术还是从金钱上入手,靳泽曜这三个字,都代表着特权。

    紫苏一脸丧气地坐到书桌旁边的椅子上,双手环抱自己呈自我保护状态。

    她想要的逃离起不上作用,她被囚禁的命运暂时无法改变!

    只能被迫留下来了。

    “柯小姐,你一天没吃东西太虚弱了,吃点东西吧!”卫见师把餐车上的盖子揭开,可口的食物透着香气被端到书桌上。

    紫苏忍住对食物的谷欠望,一脸娇弱可怜地看着管家卫见师:“我是真的没有生过孩子的,我以前根本就不认识你家少爷,卫管家,如果我去求他,他肯放过我吗?”

    显然,紫苏自己忘记了她在床上求靳泽曜轻点,不要的时候,那个男人完全无视她,还进攻得更快,更猛。

    她只顾着扮起柯铭心的溃不成军,只要让她离开放她自由,乞求又算得上什么的表情挂在脸上。

    卫见师给紫苏的答案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