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20 感受我的长短

020 感受我的长短

 热门推荐:
    或者是因为刚从床上起来的原因,他的头看起来有些许的凌乱,可这份凌乱却丝毫不损他的俊美,反而让他看起来有种颓废的性感。

    这种诱惑的模样,若是被花痴的暗恋女人们看见,当场尖叫是免不了的,也许会有人兴奋地冲上前来。

    可是对于紫苏来说,她并不觉得靳泽曜有多么的英俊,她只觉得他双眼陷得这么深,瞳孔这么黑,明明是纵欲过度的表现。

    什么凌乱性感,明明是荒淫无度的谷欠望脸色。

    不想多看一眼,紫苏便转头端起旁边的白水喝起来。

    靳泽曜冷眼往厨房扫视,一眼就看到站在料理台前的紫苏,她红唇微张地喝水,仰起头后白皙的脖子便露了出来,因吞咽动作,喉头处滚动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一个简单的喝水动作却给我靳泽曜无限的遐想,他觉得这个女人是在诱惑他,这让他的下半身迅地起了反应。

    温热快地传遍全身。

    这个时候靳泽曜才不得不承认,柯铭心看似清纯的脸蛋对他有致命的诱惑力。

    他从来不喜欢束缚自己,但他也不会在女人身上泄,因为他有他做为男人的骄傲,对外做出来换女人如换衣服,只是给一个弱点给外人的假像。

    进了房间,在那些女人身上驰骋的可不是他靳泽曜。

    他可以面无表情地,冷静地观看自己安排的人让那些个女人迷失神智。

    不管什么样的女人,他都能很好的克制自己,不会被谷欠望左右情绪和理智,可是在这个女人面前,明明什么都没有生,他却对她有谷欠望。

    所以,他囚禁她后,就没有再去触碰过她。

    他要戒掉她的诱惑,他靳泽曜从不会被情谷欠左右理智。

    只是非常奇怪,不碰她,不见她也没有什么用。

    娇媚性感的叶红把自己脱得光遛遛地,他依然没什么兴致,反倒是他在这厨房里,仅看到柯铭心这个女人喝个水,他便生出了异常的冲动。

    “你是觉得我对你太仁慈吗,还有心情跑来这里下厨。”不满这个女人对自己无视的态度,靳泽曜浑身散着冷气地开口。

    修长的腿直接迈步向她走来。

    他走到紫苏的身边,女人身上独有的幽香侵入鼻孔。

    紫苏皱了皱眉头,对这个一再侵犯自己,而且还囚禁自己的男人没有一丝好感,不止如此,她对他还有最为深刻的恨。

    轻启红唇,她嘲弄地说:“靳先生不是在寻欢么,怎么结束得这么快?现在就出现在厨房里,先生的寻欢的时间实在太过短暂了。”

    语罢,还摆出一脸惋惜。

    靳泽曜是什么人,闻言就听出了紫苏嘲笑的语气。

    不行和时间短,这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侮辱。

    他目光冰冷,火气瞬间从心底蹿上头。

    靳泽曜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紫苏面前,一巴掌按在料理台上,整个人贴在她的面前,低头用身高压制住她。

    冰冷愠怒的目光瞪着紫苏,靳泽曜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太短?我的长短和时间久不久,你不是最清楚吗!”

    “我怎么会知道。”紫苏撇过头,被男人说话而呼出的温热气息弄得无所适从。

    “既然不记得了,那我不介绍跟你重温我的长短。”说完,靳泽曜伸出手掌捏住紫苏的下巴,把她的脸掰正面对自己。

    紫苏本意只是想讽刺一下这个狂妄的男人而已,谁知道她的攻击瞬间激怒了靳泽曜,还把他的火烧到了自己的身上。

    她默不作声,慌乱地想偏过脸去脱开靳泽曜的钳制。

    靳泽曜怎么会和过她,他把她顶在自己和料理台之间,空出的手直接探进她的上衣内。

    厨房还有众多的佣人和厨师,紫苏被羞耻心激得脸色惨白。

    她急忙抬手想推开靳泽曜:“靳先生,我错了,我错了。”

    连日的囚禁和不断的逼问,紫苏已经被折磨得没有一点脾气了,认个错就能逃开男人的侵犯,她不会傻得保留那一点点自尊。

    “你以为认错就会被原谅吗?太天真了。”

    靳泽曜手中动作不停,嘴里冷哼一声,紫苏胸前的扣子都被拉掉了好几颗。

    他固定住她的脸,作势就要吻上她的唇。

    身后突然传来低柔的女佣声音:“少爷,饭菜已经备好,端上餐桌了。”

    奇怪?

    靳泽曜居然没有火?

    “等会再让你见识见识我的长短。”

    靳泽曜居然一把放开紫苏,丢下一句狂妄嚣张的话,转身向厨房外走去。

    他不喜欢肚子空的感觉,吃东西比什么都重要。

    紫苏傻眼地被推撞到身后的料理台上,大理石的边缘硌得后腰像快断了似的,虽然疼,她却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逃过一劫。

    真是不容易。

    不行,这个地方不能再呆下去了。

    想到这里,紫苏连心爱的鱼汤都不想再喝了,转身想要离开。

    正在这时,客厅里传来靳泽曜暴怒地大吼:“我花这么多钱请你们来是吃屎的吗?这种垃圾食物也好意思给我端上来?”

    “滚,全给我把工资结了滚蛋。”

    话音落下,紧接着的是了阵清脆的碗盘落地的碎裂声。

    前面的怒吼和摔碗的声音让人听得胆颤心惊。

    就算不出去看也知道,客厅那边肯定是狼藉一片。

    紫苏突然想到管家卫见师对她说过的话。

    卫见师说:“柯小姐,不管少爷说是个怎样做作的女人,在我的眼底,你是比叶小姐那些女人好得多的,有些事我想跟你说。”

    之后,卫见师便告诉了她一个关于靳泽曜的,天大的秘密。

    “少爷的家世是世间最顶级的存在,从小就是众星捧月的存在,而少爷在投资和管理上可以说是绝对的天才,睿智又果断,我怀疑根本没有少爷无法解决的事。”

    “可是,人无完人,也许老天也觉得少爷太过完美,所以……”

    “柯小姐知道狂躁症吗?少爷患有情感障碍狂躁症,唉……”

    听到卫见师说这话时,紫苏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这么容易就能在调查资料上加上重重的一笔了,这个好消息来得太快,她一时无法接受。

    好半天她才默默回想偏执型人格障碍的症状。

    这种人会对感情敏锐度低,易怒狂燥,甚至还会有暴力倾向,而且还是属于自我无法控制的。

    卫见师给她一个忠告。

    如果想获得自由,那么不要去想如何激怒和顶撞靳泽曜。

    要像爱抚狗毛一样,顺着摸。

    也就是顺从,讨好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