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21 我的鱼汤〒_〒
    只是紫苏很不爽,对于一个如此恶劣的男人,她怎么可能讨好得起来!

    想到这里,她一脸抵触,觉得管家的建议一点也不好。

    客厅的男人还在对剩下的佣人们大雷霆

    犹豫半晌,紫苏整个人精气人都消失大半,心中为自己鼓劲,为了自由!

    有气无力地盛起一碗自己做的鱼汤,端起汤向客厅的靳泽曜走去。

    靳泽曜坐在餐桌前怒火冲天。

    好几个女佣蹲在地上收拾地下的碗盘菜水,只是人人都吓瑟瑟抖,碗盘都振得叮当直响。

    “看不上大厨的菜,要不要试下我做的鱼汤?”

    紫苏上前把鱼汤放在靳泽曜的手边,忍着恨意,语带温和地开口。

    如果不是对了自由,她才不会把她心爱的鱼汤给他喝!

    靳泽曜的气不会无故消失,他轻蔑地看了一眼桌面的那碗汤:“那些主厨的级别你知道吗?你觉得我连他们的手艺都看不上,会看上你的手艺?”

    跟拿奖大厨比手艺。

    真是个笑话。

    想要用一碗破汤讨好他,想得到是容易。

    紫苏瞪了靳泽曜一眼,把汤挪到不远处,拉了一下身后的椅子坐下来自己喝。

    不识好人心。

    她因为任务的原因,到是研究过做饭,也下过厨。

    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有余的。

    鱼汤的清香轻飘飘地飞向靳泽曜,平凡的鱼香,甚至带着一丝鱼腥味,可是却莫名的勾得口不泛滥。

    靳泽曜瞪着紫苏,看着她旁若无人地,一口一口喝着鱼汤。

    秀丽的小脸上没有表情,只是静静地轻吹热气,然后张口用舌头包含汤勺把鱼汤卷进口中。

    靳泽曜站起来,仗着身高,一个弯腰就从紫苏手里夺过那碗鱼汤:“拿来。”

    蛮横地丢下两个字,靳泽曜也不看紫苏脸上的表情,径直把碗放在嘴边轻尝。

    咦!

    味道似乎还不错。

    闻着有点腥气,喝进去却没有腥味,鱼的鲜美已经全部融进汤里,不是大厨精准的火候和恰到好处的调味,味道却出呼意料的顺口。

    他已经有很久没有喝到适合他的……

    他的胃的汤。

    靳泽曜本来就饿了,了会脾气让他胃酸蠕动得更厉害。

    一连喝了好几口,汤见底了,他又拿起手边的筷子把底下的鱼肉都消灭掉。

    随口吩咐女佣把锅里剩下的汤端上来。

    紫苏拿着汤勺僵在坐位上,瞪大双眼傻呼呼地看着靳泽曜把她心爱的鱼汤喝得精光,连鱼渣都不剩。

    靳泽曜把最后一口汤喝完,放下手中的碗,接过女佣递上来净手的手帕:“我不喜欢香菜,下次不准放。”

    擦嘴净手后,靳泽曜把用过的手帕丢在桌面上,看了一眼手机上正好来的公事短信,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最后,除了留下一个高大俊美的背影,什么都没留给紫苏。

    公事绝不能因女人而耽误,这是原则。

    靳泽曜心中可惜。

    本来,解决掉鱼汤后,应该解决这个女人的,不过集团的紧急文件比较重要,他还是先处理公事比较好。

    紫苏把手是城汤勺丢到餐桌上,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空荡荡的腹部,眼光一直落下自己都鱼汤的锅和盛汤的碗上。

    内心像一只狂暴的猫一样抓狂。

    你不是不喜欢香菜吗?

    不喜欢你还把我的鱼全吃了。

    是全吃了,全部的全!

    那么大锅汤,足足有四人份的量!

    他的胃是有多大?

    她才喝了两口,可怜的两口!

    〒_〒

    ……

    两日后。

    “柯小姐,你在靳家住了这么久不去见孩子,宝宝出了事故怎么办,宝宝想你了,或者你想宝宝了怎么办?”

    又是一轮的精神轰炸。

    “我没有孩子,有什么好担心的,有什么好想的!就是再问上一百遍,我也没生过孩子!”紫苏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这群人,每天都用七八个小时,同一个问题反复地问。

    这会终于放过她了。

    用力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紫苏从测谎椅了起身,精神脆弱地想回房间。

    “柯小姐,还好吧!”卫见师把手中的问题文件夹收起来,一脸担忧地看着紫苏。

    “如果不要每天都问我这些无聊的废话,我想我很好。”紫苏恨靳泽曜,因为这一切是他下的命令。

    对于这位慈爱的,一直对她不错的老管家,她却是恨不起来。

    甩甩头,丢掉奇怪的思绪让自己清醒清醒。

    过了好一会,她才问道:“卫管家,我什么时候能离开靳宅。”

    虽然任务有进展了,但是再在这里呆下去,她觉得自己会被逼疯。

    “柯小姐,我不是跟你提过吗,只要你对少爷顺从一点。”卫见师一脸无奈。

    “可是……”紫苏欲言又止。

    “少爷刚才又脾气了,而且又是大雷霆的,他嫌弃厨房做的点心太难吃,要不然,你去做点点心?”

    紫苏沉默,满脸的不情愿。

    “听说上次的做的鱼汤,少爷喝了很多的。”

    紫苏继续沉默,她做饭还行,点心完全不会好吗!

    卫见师一脸语重心长:“少爷只要心情好,你说的话他应该能听进去的。”

    只要心情好?

    如果让他放过她,应该也有成功率吧?

    要不然,再试试?

    紫苏在心底这么对自己说了一句。

    然后强忍着厌恶和痛恨乖乖去厨房,到厨房做了自己唯一会的点心类,水果冰沙,捧着一大桶水果冰沙,爬上明文禁止的三楼。

    心中默默想着,水果冰沙也算是点心吧!

    这时,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迎面从楼上下来,白色的衬衣很轻薄,里面大红色的内衣都印得非常的清晰。

    一对e杯在两种颜色的撞击下,格外的引人注意。

    是那天跟靳泽曜在走廊上就忍不住想来一的女人,好像叫叶红来着。

    靳泽曜的女伴之一,连他的女人都称不上。

    不过,这与她有什么关系。

    紫苏扫了她一眼,便抱着水果冰沙桶,目不斜视地继续上楼。

    两人错身而过时,一条嫩白的大腿横在她面前,紫苏被逼得停下脚步。

    “你以为不把孩子交出来,就能留在靳先生身边吗?”叶红一脸耀武扬威,声音里有着欢后独有的风韵和哑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