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22 男人难伺候
    “喜欢靳先生的女人一个篮球场都装不下,就你这样的货色,费尽心机也不可能挤得上位的。”

    叶红的语气挑衅味十足。

    紫苏抬眼,平静地看着这我漂亮的女人,没有情绪,只觉得好笑。

    她抿抿唇角反问:“那么,你这种货色又挤到了什么位置呢?”

    “你……”一句话就讽刺得叶红脸色难看到极致,叶红气不过伸手要推紫苏。

    紫苏连正眼都懒得看她一眼,直接把手中的水果冰沙捧得高一点:“靳先生等着我送过去,有本事你把它打翻。”

    闻言,叶红惊得硬生生把扬起的手收住。

    再讨厌这个女人,可是借她十个胆,她不敢敢动靳先生要的东西。

    “麻烦让开。”紫苏见状,有礼地丢下一句,便从她身边绕开上楼。

    背后传来叶红不屑地冷哼,紫苏懒得理会。

    才走几步,紫苏突然停下脚步,俏丽的脸蛋上有些疑惑。

    不太对头啊!

    叶红仅仅是单纯地拦住她警告就完事了?

    一个女人的嫉妒心是非常可怕的,叶红这么简单就放过她了?

    想了想,她还是摸不着头绪。

    手里捧着的水果冰沙也冷得不像话,水果冰沙……?

    紫苏突然拿起勺子挖了一口放进自己嘴里!

    一入口,浓烈的腥味遍布口腔,紫苏自己都受不住地一口吐进了捧着的桶里。

    什么鬼味道!

    这么难吃?

    不可能?

    一个转瞬,紫苏便想到了,刚才叶红突然拦下她的时候,肯定故意弄了什么东西到她的桶里。

    要知道靳泽曜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如果真让他吃到这种难吃的东西。

    呵呵!

    如果不弄死她,她就跟靳泽曜姓。

    叶红这个女人,真是太蠢了。

    也不得不说这个幼稚的招数对于现在的情况来说,是个狠毒的招。

    咬咬牙,紫苏只能转身下楼,跑去厨房重做一份水果冰沙,之后才又向三楼出,去靳泽曜的书房。

    叩叩叩。

    紫苏礼貌地敲响虚掩的书房门。

    “滚进来。”

    靳泽曜不耐烦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紫苏恨得咬咬牙,心底暗咒几句,这才推门进去。

    一进门,便再次被里面的装修风格给震撼了。

    整个书房欧式简约,最引人注意的却是占满整两面墙壁的书柜,另一面也是整面的落地窗,而屋顶是圆的,顶上精美的装饰的画作让人惊叹。

    书柜上大量的藏书没有太过吸引紫苏,到是圆顶上的画让她有些舍不得移开眼。

    靳泽曜坐在半弧的书桌前,穿着休闲却处处都着雅致,他整个人放松靠在办公椅上,双手随意地放在椅子的扶手上,好整以暇地看着紫苏走进来的身影。

    靳泽曜眼中满是轻视:“你这个女人,脸上一副单纯的样子,心机到是深得很。”

    “你在说什么?”紫苏冷淡的回话。

    径直走到靳泽曜的书桌前,把手中的水果冰沙桶往他前面一放,视线扫过旁边的电脑,上面居然是一堆的监控格子。

    而正中间微大的格子正是刚才楼梯的画面。

    紫苏心中了解,原来是看到她跟叶红的对话,不是争执的争执,她还赢了,难怪说这种话出来。

    看了一眼没反应的靳泽曜,紫苏说:“我不认为这是心机,而是我的防人之心而已。”

    表面上为自己辩解,其实还是有一点讽刺靳泽曜的意思,随便一个女人都能来这个男人的身边,真是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

    她一直记得有句成语叫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她可记得清楚。

    她现在被困在这里不见天日,她只能相信自己,连领都侵入不到这里来,她怎么可能指望别人来保护她!

    “你一直不肯把孩子交出来,是在防着谁?”靳泽曜冷冰冰地反问,一双黑瞳直直地锁在她的脸上。

    一提到孩子,他隐约的怒火就浮出来。

    为了孩子的事,他已经浪费了不少的时间,耐心已经全部被耗光了。

    “我做了水果冰沙,要不要试试看,吃完我们再聊聊。”紫苏善于观察人的表情,一看靳泽曜眼角的抽动,她就知道这是他怒的前兆了。

    迅地开口打断他的思路,她的心底彷徨不定。

    靳泽曜对她的鱼汤还是挺喜欢的,只是水果冰沙这种冷品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

    安抚要怒的人真是一项难事!

    “你在讨好我?”靳泽曜看穿紫苏的目的,一语道破。

    紫苏的内心的崩溃的。

    她这会只能默默不出声。

    靳泽曜冷哼一声:“拿走,我不吃甜品。”

    言语中满是不屑。

    紫苏抱起桌面的水果冰沙桶就要走:“哦,那我拿走了。”

    “放下。”靳泽曜瞪着她。

    “……”

    紫苏无语地看着这个任性的男人,他幽默的双瞳似杀人一样利剜她,而后一把拖过水果冰沙桶到自己的面前。

    这个反复无常的男人比经期的女人还难伺候!

    靳泽曜拿起勺子正要吃,手边的电脑屏幕上突然出现一群y文代码,他目光一正,凛然地直视屏幕。

    勺子一放,冷酷地向紫苏下命令:“喂我。”

    霸道的语气,言语里透着毋庸置疑的确定。

    “什么?”紫苏忍不住摸了摸耳朵,她觉得自己是听错了。

    靳泽曜拖过桌面的键盘开始敲打起来,边敲嘴里边说:“卫见师是个老头子,一个不能算男人的建议你居然也肯听,你到底懂不懂怎样讨好男人?”

    “……”

    紫苏好无奈,这男人太可怕了,这别墅里他在每人上角落都装上了监视器吧!

    居然什么都知道。

    看了一眼桌面的水果冰沙,紫苏犹豫了一下问道:“喂你吃完了,你能不能心平气和地跟我聊聊?”

    她着重强调心平气和几个字。

    “柯铭心,你觉得有有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格吗?”靳泽曜冷漠地回答,连眼神都不分给她一个:“喂我。”

    “……”

    又一次无言以对,紫苏看着坐得端正的男人,突然有一种把水果冰沙一桶都倒在他头上的冲动。

    可一想到自己是个囚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