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23 世界顶端的男人
    一想到自己是个囚犯,她的气被莫名戳破了。

    深吸一口气,她伸手拉过水果冰沙桶,舀了一勺喂到靳泽曜的唇边。

    靳泽曜张嘴,舌头把水果冰沙卷进嘴里,恰到好处的清甜瞬间在口中融化。

    他的身体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

    甜品居然这么好吃?

    他不喜欢甜食,唯独的几个甜食都是被迫吃下的,甜腻的味道他非常的不喜欢,以至于他一直以来都拒绝甜食。

    可是,这个女人做出来的甜品却该死的适合他。

    一个连厨师都不是的女人!

    怎么会这样?

    “继续。”靳泽曜一脸冷漠的盯着电脑屏幕,手中不停。

    紫苏还没因过神来,靳泽曜又毒舌地跟了一句:“你手断了吗?这么慢?”

    靳泽曜完全没有一丝被人喂尴尬,似乎很享受地时不时一脸严肃地催喂。

    紫苏只能认命地一口一口地把水果冰沙喂到他嘴里。

    靳泽曜的眼睛和注意力都在电脑上,随着他修长的手在键盘上一停的调动,电脑屏幕上的数据也在一行一行地向上飞快跳个不停。

    不一会,靳泽曜拿起旁边的手机,拔出一个号码:“把泰和收购下来,他们的图片处理技术很不错!6亿,我会让财务打款给你,给你一周时间。”

    过了几分钟,靳泽曜又开始打电话说运输行业。

    优美的嗓音,语气果断冷决。

    紫苏默默地听着应该是公司机密的东西,手里一直不停地把水果冰沙往靳泽曜嘴里送。

    水果冰沙越来越少,紫苏却对靳泽曜的敬佩越来越深,虽然还是很厌恶讨厌这个男人,可她必须得承认,这个全世界的富不是凭空得来的。

    他并不是一个只会寻欢作乐的男人。

    他有他的独特的魅力。

    靳氏集团做为跨国集团,而他做为总裁,本身就有自主研手机系统和电脑系统,他的公司出的系统全球7o亿人口,最少有6o亿在用靳氏集团的电脑或者手机系统。

    更不用说,他几乎把运输和私有银行给垄断下来。

    以28岁年轻的身份达到世界顶端的高度,靳泽曜聪明得不像个人。

    若不是他有情感障碍狂躁症,是个神经病,他就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了。

    一大桶水果冰沙居然就这么默默地喂完了。

    想到等下可以心平气和地聊下放她自由的事,紫苏心底画了一个笑脸走到旁边的落地窗前欣赏外面的风景。

    B市看不蓝天,在这里却看到清澈的蓝天,看不到尽头的树林造就了这里的好天气。

    2o65的空气污染已经很严重了,能有这样舒适环境的地方少之又少。

    不得不说靳泽曜居住的这个地方简直是好得不能再好。

    也不知道自己这种讨好靳泽曜的方法是不是有用,也许通知柯铭心那个青梅竹马会更快捷一点?

    可是,据柯铭心的日记里说,那个人近几年连看都不想看到她?

    她也按日记要求每周打一次电话给竹马,不是不接就是讲几句话就挂掉!

    那个人,会来救柯铭心吗?

    紫苏静静地站在窗户前,神思游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她额头靠在玻璃上,双眼没有焦距地望着不远处的树林,心中为柯铭心不得竹马喜欢而怜惜得心痛。

    如果有可能的话,也许她可以帮柯铭心这姑娘试探竹马,是不是真的不喜欢了。

    “最新的数据到我邮箱。”靳泽曜终于打完了最后一个电话。

    他把手机往桌子一丢,十指交叉开始活动自己的手指,边活动边环顾四周寻找此苏的身影,一回头便看到站于落地窗前的紫苏。

    艳阳光空,阳光撒满大地,鲜亮的色彩印着紫苏的背景,形成一副绝美的油画。

    紫苏一身米白色连衣长裙,裙子每一外边缘都有素雅的暗花,在红霞的照耀下偶见暗花浮现,一头如墨的长被白色衬得更加黑亮。

    清丽不张扬,却带着别致的诱惑。

    靳泽曜从书桌前起身,无声无息地走向紫苏。

    距离越来越近,他现她异常专注地看着窗外,眼神迷蒙而游离,像灵魂已不在身上一般,只有一具躯壳停留在这里。

    灵魂不在?

    这种心与心最遥远的距离让靳泽曜觉得很不舒服。

    正要开口叫她,却现紫苏眼底毫无预兆地蒙上一片泪光。

    在哭?

    靳泽曜的心突然像被重锤猛击一样,他把手放在紫苏的肩膀上,咻地转过她的身体,一手按住她的后脑勺,不等她回过神来,低头就亲了下去。

    强势地用舌头顶开她的唇瓣,蛇一样的滑进她的口腔,不顾一切地搅吸她的舌头。

    “唔……”

    紫苏惊得瞪大双眼,平时的警觉好像都消失了。

    她双手抵在靳泽曜的胸前,试图挣脱他。

    靳泽曜放开抱着紫苏后脑勺的手,双手钳制住她的双手把它们合在一起,松开她的唇单手把她的双手抓合举上头顶。

    紫苏被逼的背后紧贴在落地窗上,前面温热的男性躯体也同样紧贴在她的柔软前。

    靳泽曜一手拦着紫苏的腰让她几乎要揉进自己的身体,一手钳制住她的双手不让她抵抗他疯狂的索吻。

    他用完美的吻技挑弄着她嘴里的每一寸地方,找寻她口中的敏感。

    靳泽曜的吻技好得惊人,紫苏明明心底暗恨得不行,身体却诚实地颤抖,连带着一直含在眼眶里的泪珠都无声地滑落脸颊。

    靳泽曜闭着的双眼被流到双唇交接的泪珠惊开,暗色的黑眸更加幽深,他放弃口中的掠夺,开始顺着咸味把紫苏的眼泪一点一点地舔走。

    “靳泽曜,你,你干什么!”紫苏终于可以呼吸,她粗喘而愤怒地喊道:“混蛋,放开我……”

    她错了,她错了,与虎谋皮什么的,她还不够资格,本以为顺从讨好是有用的,结果……

    这种结果绝不是她想要的。

    “做我的女人。”嚣张霸道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什么?”紫苏一脸震惊地仰头,看着靳泽曜没有任何表情的俊脸,她在想,他一定是疯了。

    “你一直不愿意把孩子交出来,其目的不是不想跟孩子分开,就是想通过孩子得到我身边的地位。”

    靳泽曜平淡地说出他的想法,深邃的眼底透着无法克制的谷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