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27 爱情,难以理解
    偌大的监控室里只剩靳泽曜一个人。★

    靳泽曜的目光紧盯着面前的屏幕,树林中的紫苏一直往树林深入走,瘦弱,苍白呈现在监控中。

    丝丝的阳光透过绿叶射在地面,一道一道的你是舞台的彩光一般。

    可惜照在瘦弱的紫苏身上,却显得格外的可怜。

    本事还真是够大的!

    卫见师是最高等级的英式管家,从业经验过五十年外,他从未犯过任何一个错误,今天,居然会为一个做作的,没见多久的女人向他求情!

    该死。

    这个疯女人,居然还敢嘲笑他,让他去吃药!

    不让她受点教训,他怎么配姓靳。

    靳泽曜眼底射出冷厉的微光,手臂抬起,修长的手指在遥控器上快按动。

    瞬间,树林里所有的监控器都校准紫苏为目标,不管她走到哪里,监控器都会第一时间捕捉她的身影。

    监控器画面里,紫苏面无表情地在树林里游走,黑色的长披落在肩膀上,身边的树影婆娑,一道一道的阳光射线衬得她犹如一个迷路的精灵一样。

    靳泽曜皱着眉头,一时间有些厌恶自己。

    这个女人都对他这么不敬了,他居然还觉得她漂亮?

    突然,紫苏把头微抬,向侧前方某个方向望去,这正是摄像头藏身的位置。

    苍白却清丽的脸,黑白分明的眼眸里没有情绪,也透着一股绝望的冷漠,就像是隔着摄像头告诉监控室的人,她需要保护。

    “啪……”

    靳泽曜手里的遥控器掉在地上。

    他紧盯着眼前的屏幕,心脏突然猛缩,就像被隔绝空气快要窒息一般,他被这一眼看得喘不过气来。

    这是呆在树林里的第一天。

    紫苏停在树林的草地上,默默地抬头望着高大的树丛,阳光撒落,粗细不一的几束落在身上。

    她已经走了两个小时了,她很确定她一直在走直线,可是一直没有触到树林边缘,对于之前自己有能力走出树林的想法,紫苏没有自信了。

    眼前的场景不会是她看到这个世界最后的场景了吧!?

    死于林间,结局真够差的!

    以柯铭心的身份死在这里,唉……果然她这个孤儿出身的特工,任务完成得再好又怎么样,没有一个人关心,还不如柯铭心。

    咦,不对,似乎她的结局比柯铭心那姑娘好一些,至少她的领还是关心她的,只是不知道她现在的惨状而已。

    柯铭心那姑娘,最爱的竹马可都抛弃她了!

    这个结局似乎还挺不错的!

    脑海里一边想着有的没有,脚下继续向前走。

    前面一道反光射向眼睛,反光不强,一闪即逝。

    紫苏不适应地眯了眯眼睛,摄像头?

    难道说她一路行走,一直在监控中,靳泽曜根本没有给她逃走的机会?

    抿了抿嘴,她捏紧手中的一卷画纸,她找了一颗大树,靠着大树坐了下来。

    既然监控她,那么是不是表示靳泽曜并不是真心让她死在树林里?

    想到柯铭心本人的性格,紫苏顿时茅塞顿开。

    靳泽曜。

    我们来赌一赌。

    是你先抗不住,还是我先求饶。

    低着头翻开手中的画纸,嘴角挑起一抹挑衅的微笑。

    抬头的瞬间紫苏的脸上已恢复了面无表情。

    手上的画纸是卫见师强行塞给她的,他觉得她是一个特别爱画的画师,画纸是希望临终前希望最爱陪在身边。

    这样也好,可以打时间。

    画纸平摊在膝盖上,右手拿起画笔,画什么呢?

    一时间,紫苏无法下笔。

    学画以来,这是她第一次有了画人物的念头。

    回忆起柯铭心日记,结合领弄回来的视频日常,柯铭心第一次画人,似乎画的是她的竹马荣永亦。

    那时候荣永亦还是个讨人厌的小瞎子,永远喜欢跟在柯铭心身后,喜欢她牵着他的手。

    “小心,记得把我画好看一点。”

    “永亦长得这么美,不管怎么画都好看。”

    “美的女生专有的形容词啦……真想知道你会把我画成什么样!”

    “总有一天你能看到的。”

    “等我能看到了,你就嫁给我,好不好?”

    视频里的画面再结合柯铭心的日记像是洪水一样,猛烈地灌进紫苏的脑海。

    紫苏低头看着手中空白的画纸,似乎看到了那个帅得女气的少年拗执地在少女耳边呢喃,嫁给我。

    嫁给我。

    嫁给我。

    ……

    视频太长,紫苏不太记得柯铭心有没有答应,她只记得柯铭心在日记里有一段给她印象特别深刻。

    [永亦站在老家的二楼,一个人瘦弱地站在窗口吹风,漂亮的双眼没有焦距地看着花园,却非常认真的跟我说:“父亲怕我是瞎子的事万一被曝光了会给他丢人,所以让我到你家来生活,算是寄养吧!没有人喜欢我,都嫌弃我这个瞎子碍事,除了你,只有你愿意理会我,心心,我要你一直都留在我身边。”]

    [永亦还说:“如果没有你在,就算我能看到世界的光彩,我却会觉得世界都是灰色的。”

    紫苏对柯铭心的这一段记得非常深刻,当时她就想,难怪柯铭心这姑娘会爱她爱得这么深,就这一句话就足够让人沦陷了。]

    可惜,现在那个永远黏在柯铭心身边的荣永亦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

    他把柯铭心这个人彻底的忘记了。

    那个人现在哪里都会去,唯独不会走近柯铭心所在的地方。

    情绪低落地看着腿上空白的画纸,爱情真是难以理解?

    紫苏眨眨眼,她的人生一半都没过,居然没有自己难以忘记的记忆,她一直都在回忆柯铭心的故事!

    为了柯铭心的记忆而且情绪过大的波动。

    脑海里突然闪过靳泽曜怒意满满的脸,紫苏摇摇头,摇散靳泽曜的俊脸。

    叹息一声,她居然要依靠别人的记忆来激起生存谷欠望,她才是有着悲惨结局的那个人!

    潜意识地,紫苏把刚才脑海里突然闪现的脸丢进角落。

    “刷,刷,刷。”

    紫苏的右手在空白的画纸上移动起来,依照着日记的情景,她慢慢在画纸上勾勒出二楼的荣永亦年少时的模样,特别是明亮却没有光明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