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28 她要死了
    紫苏的右手在空白的画纸上移动起来,依照着日记的情景,她慢慢在画纸上勾勒出二楼的荣永亦年少时的模样,特别是明亮却没有光明的双眼……

    第二天,紫苏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

    空空的腹腔难受得紧。

    胃酸也抗议得不行。

    看到草地上的晨露,紫苏有些麻木地准备补充一下水份。

    可是她刚弯下腰来,立刻就有黑西装的保镖冲到她的面前黑着脸警告她,什么都不准碰。

    然后这群大男人直接用脚在她周围的草地上密集地走了一遍,确定露水全部掉落土地中,这么离开紫苏的视线。

    紫苏真是气急了。

    靳泽曜,你真是好样的。

    居然连草叶上的露水都不给她喝。

    脑海里闪过被现计谋的念头,可是她还是放弃了这样的想法,虽然靳泽曜时刻有摄像头监视着她,但她当时低着头,情绪也没有外露,不可能现她的计划。

    这是铁了心想把她活活饿死的节奏。

    对于一个柔弱的女人,靳泽曜居然能做到这么狠,大家族的继承人都有这份狠厉么?

    不可能。

    这个男人背后肯定有不同寻常的身份。

    领的猜测是对的。

    紫苏靠回大树上,米白色的裙子已经四处粘满了泥土,她懒得理会。

    抬起头,望着高高耸的大树,思绪又陷入柯铭心的日记中去。

    从荣永亦复明之后,柯铭心这个姑娘为了她的竹马把自己弄得众叛亲离。

    柯铭心周围的人都觉得她不过是荣永亦少年时期的玩伴而已,没有一个人相信她,而且都觉得她不该骚扰荣永亦,还胡搅蛮缠想扰乱妹妹的幸福。

    柯铭心的养父说:“你跟永亦小时候关系再好,那也只是小时候,现在的永亦在,他知道他要的是什么,就算他没有失忆,他也爱的是你妹妹。”

    养母说:“小心,我真后悔当时收养了你,你走吧,自己出去住吧,除了过年,以后别回来了。”

    一句别再回去,柯铭心一个人生活五年多。

    再以后,柯铭心这姑娘想回都回不去了,她可能是知道了找回荣永亦的记忆没有可能,所以去旅游,其实是去寻死。

    就连寻死她都把自己弄得像莫名失踪一样,她善良得想让所有人都松口气,不再觉得她的负担。

    真是个傻姑娘,临死的最后却还是不愿意忘记荣永亦。

    最后的拜托让她身为一个无情特工都觉得心疼。

    ……

    万亩别墅的三楼阳台。

    靳泽曜倚靠在阳台的栏杆上站着,明媚的阳光撒在身上暖洋洋的。

    他拿着手机接听电话:“收购成功的结果我知道了,新闻布会随便安排个人去,不要拿这种小事来烦我。”

    把电话另一头的下属一通吼,靳泽曜终于把电话挂掉了。

    对着树林深处的某一处看了一眼,他把手机扔到旁边的小圆桌上,拿起圆桌上放着的平板电脑。

    平板上显示着风景如画的绿林画面。

    绿林中一些散乱的白色很是显眼。

    画面赫然是监控紫苏的画面。

    只见紫苏一直坐在大树前没有挪动位置,全然不顾树林里是否脏乱,是否有野兽。

    真是个肮脏的女人。

    靳泽曜一脸嫌弃地看着屏幕,一脸不屑却没有把它立刻关掉。

    他的双眼一直紧盯着画面中的人,一刻不离。

    从紫苏进树林那一刻起,他就利用监控紧盯着这个女人,他这种态度就像一个变态的偷窥狂魔,他自己丝毫不觉得。

    一片绿林中,除了紫苏身着米白的裙子外,四处更是散落着白色的画纸。

    看样子是整晚都没睡,一直不停地在画画。

    真是个无聊的女人。

    都死到临头了,还做这些无意义的事。

    突然,紫苏右手的笔停顿了下来,左手快地按到自己的胃上,精致的小脸上更是露出了难受的表情。

    终于开始痛苦了,很快就能看到你哭着求我了。

    靳泽曜拧着眉头看着画面,得意的情绪一闪而过,更多的却是心口莫名地有些堵塞。

    厌烦地关掉平板电脑,他不再看屏幕上的画面。

    第三天。

    紫苏继续硬撑着没有求饶。

    挨饿其实她是能撑得住的,只是现在连水都没有,恐怕撑的时间会缩短很多了。

    皱着眉头,紫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慢慢地崩溃,胃酸在身体里一个劲地造反,嘴唇也干裂出几道竖着的伤口。

    科学研究,一个人可以七天不吃饭,只要有水就行。

    可如果没有水的话,这个人只能活三天。

    以她忍耐的能力,到第四天的话恐怕会是极限了。

    紫苏暗暗地打算着,难道真是是她先认输吗?

    不。

    绝不。

    她紫苏从不认输。

    她把自己的整个重量都靠在背后的树上,非常勉强地维持着身体的平衡,一缕黑长的丝垂落在脸上,有些档住了视线,但她却不想浪费力气去把它绕到耳后。

    好累。

    好像又回到了当初训练的那断日子。

    当初还有一拼的动力。

    现在却只是静静地等待死亡了。

    滋味差了好多。

    慢慢地,紫苏的身体不自觉地瘫软。

    啪……

    她侧倒在了地主,腿上的画纸和手中的笔早已滑落。

    一头凌乱的长散乱地撒在地上,右脸贴着微潮的地面,努力把眼睛微睁,温暖地阳光透过树叶一点一点地射下来,地面的草丛变幻着深浅不一的颜色。

    五彩斑斓的世界似乎慢慢开始变化了。

    真美。

    记得柯铭心日记的开篇在说,第一次看到荣永亦,绝美的少年像一道暖阳直直照进她的心底。

    之后,荣永亦更是微笑着直接走到她的面前,就像他没有失明一样,直直走过来:“心心,当我永远的导盲棍,我们一起去外面走一走,好么。”

    寂寞的脸上挂着俊美的微笑,还有对她的依赖。

    “永远啊!”

    紫苏喃喃地,虚弱地说出这个词。

    柯铭心真是个傻姑娘,你把永远记了一生,他却永远把你忘记了。

    荣永亦,你已经看到了世界,不再需要一个柯铭心了。

    “心心,再见,荣永亦,再见。”

    紫苏舔了舔干裂的唇,喃喃的向她脑海里最熟悉的人告别,带着柯铭心的绝望,带着自己的寂寞。

    长长的睫毛迟缓地眨了两下。

    靳泽曜,我输了。

    紫苏在心底如是想着,眼睛无力地闭上,紧紧地,不留一丝缝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