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31跟我的女人睡觉

031跟我的女人睡觉

 热门推荐:
    紫苏真的想问问,如果她真有一个孩子,那像他这种豪门身份的男人,又没有娶她的可能,凭什么控制她的私生活?

    豪门都讲究门当户对,他控制她在他身边,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情|人而已。

    他凭什么……

    想来想去,她还是懒得纠结这个问题。

    如果她真的问出来了,估计这男人又得狂躁粗暴地骂她一轮了。

    吐气。

    她不跟有病的人计较。

    “嚓……嚓……嚓”

    靳泽曜坐在旁边优雅地把画纸一片一片地撕碎掉,一脸到处都是垃圾真脏的表情。

    紫苏眼睛瞪得圆圆的,就这么看着他撕纸玩。

    不到片刻,周围所有的画纸都被靳泽曜撕碎,画纸上铅笔描出来的少年身影也一起成为碎片消失在靳泽曜手里。

    紫苏的嘴角抽了抽,什么话都没说。

    他把柯铭心和荣永亦的爱情撕得粉碎,似乎是上天注定的一样。

    这两个人最终会没有任何交集。

    这天夜里,紫苏做了个梦,梦到自己拿着证据一把砸到靳泽曜的脸上。

    靳泽曜带着他那群黑衣保镖在她面前跪了一地,一行人边磕头边喊:“柯小姐我们错了,请惩罚我们,请鞭|打我们,请蹂|躏我们……”

    如此美梦真是美得不行。

    她站在靳泽曜面前,一脚踩上他的肩膀,居高临下得意地笑着。

    哈哈哈哈哈……

    “女人,你半夜的,你疯笑什么?”

    一道充满磁性的低哑的男声突然在耳边响起。

    紫苏吓得猛地睁开双眼。

    留了一盏壁灯壁灯的房里,靳泽曜单手撑着脸侧躺在她旁边,应该是刚洗完澡,一身睡袍上还染着湿意。

    额前头黏在饱满的额头上,幽黑的瞳孔直勾勾地盯着她。

    “你……”

    紫苏惊得立刻向后缩了缩然后从床|上弹坐起来,可下一秒,她又虚弱地倒了下去。

    无力地瞪着旁边的这个男人:“你,你在干什么?”

    “当然是睡觉。”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可,可这是我的房间?”

    “这是我家,我想睡哪里就睡哪里!”靳泽曜挑挑眉头,一脸霸|道。

    “那好,我换地方。”

    紫苏开始努力控制自己的手脚想坐起来下床。

    就在这一秒,她感觉到湿|热缠到了自己的身上,靳泽曜双腿用力地压在她的腿上不让她离开!

    紫苏无力挣扎,只能认命地瘫|软下来:“你到底想怎么样?”

    “跟我的女人睡觉,有问题?”靳泽曜全当她答应了当他女人的条件,把她当私有物来对待。

    他目光灼热地看着她,在昏暗的壁灯下都如此显眼。

    紫苏觉得自己有种被野狼盯上的错觉。

    “腿挪开,让我下去。”

    “想离开?好啊!”靳泽曜大方地挪开腿。

    紫苏一时奇怪他的态度,却没有想太多。

    坐下来正准备下床,就听到身后传来靳泽曜慵懒的低喃:“离开我的床和一周找证据的珍贵机会,自己选。”

    “你想反悔,出尔反尔不是男人所为。”紫苏回头,一脸愤怒。

    “决定权在你,选择什么我不干涉。”

    靳泽曜换了个姿势平摊在床|上,目光从紫苏的身上离开,只是满不在乎的态度让紫苏气结。

    算计得真好,果然再怎么俊美高贵都掩盖不了他的奸诈。

    逼她做选择。

    是要不再清白的身体,还是可能会获得的自由!

    想来,她没有别的选择了。

    紫苏垂下眼帘,眼底闪过恨意。

    等我出去联络领之后,哼……

    沉默地躺回床|上,一下去就快地被靳泽曜搂进懐里。

    他身上的湿意和沐浴露的微香扑鼻而来,混合着他霸|道残|暴的男人体香,紫苏有些喘不过气来。

    陌生的房子,陌生的床。

    陌生的怀抱,陌生的人。

    紫苏被抱得不舒服却懒得挣扎,闭着眼睛任由靳泽曜用一个难受的姿势抱着自己。

    靳泽曜的脸靠近紫苏的脖子,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颈间,耳边,他的又又唇无意地贴在她的脖子上。

    慢慢地……

    他的呼吸变快了。

    他开始用他的唇在她女乔嫩的脖子上游走,像小鸡啄米一样,一下一下地轻口勿。

    呼吸越来越重,越来越快。

    他开始不再满|足简单的亲口勿,他右手穿过她的颈间,帮她调整一个方向,大掌按住她的后脑让她的红润贴向他的唇。

    左手环着她的腰,似乎要把她揉进自己的懐中。

    他不由分说的进攻,狂妄地剥夺她嘴里的汁液。

    她感觉自己的唇|齿之间充满了他的味道,他的霸|道淹没了她。

    她被迫承受着他的亲口勿。

    靳泽曜却不甘于只在紫苏的唇上飞舞,他用软舌有技巧地挑拨她,亲得她不能呼吸。

    被逼得节节后退的紫苏不得不张嘴,期望喘过气来。

    可就在张开嘴的瞬间,一条软舌便迫不及待地滑了进去,开始探索早已觊觎已久的汁液。

    靳泽曜搜刮着紫苏嘴里所有能够吞咽的液体,舌|尖更加深入寻找。

    用力的拉寻,热|情地触碰。

    听到懐里的女人不自觉地轻哼和喘不过的大喘气,靳泽曜的身体躁动起来。

    他忍不住粗暴激烈地抢夺紫苏嘴里的液体。

    紫苏被口勿得一阵颤,她难|耐渴望却不想屈服,一个用力,她把靳泽曜推离一些。

    两人相连之处堵然分开,一道银丝在两人之间拉长,瞬间又被扯断落黏到双方的嘴角。

    紫苏尴尬之色一闪而过,却还是开口问道:“你不是有很多女人?”

    e杯啦,叶红啦他都可以去找的,她现在身体还没恢复,虚弱得很。

    “对,所以我想睡谁就睡谁。”

    靳泽曜的语气理所当然,仿佛说的这事理所当然。

    不过显然他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一低头,再次封住她的唇,继续抢夺品尝她的甜美。

    紫苏被亲得觉得瘫|软。

    房间的温度也因为两人的暧昧一升再升。

    她对靳泽曜狂妄的态度非常无语,却无力制止他继续。

    她有些自暴自弃地想,算了,争也争不赢,反抗又反抗不了,爱怎样就怎样吧,她就当他是高档真皮人肉按摩棒好了。

    反正被侵犯一次也是侵犯,两次三次也看不出什么不同来。

    等她身体一恢复,她立刻就走。

    只是很奇怪,除了殷切的亲口勿的抚|摸外,靳泽曜居然没有继续往下做。

    这霸|道总裁的脑回路,她真的是想不通。

    动了动睡姿不太舒服的身体,紫苏想离这个男人远一点,抱在一起热死了,只是她一动却被环得更紧,她感觉自己腰都快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