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33 终于离开了
    紫苏还没提脚,靳泽曜就开口阻断她前行的路。

    她回身,看着还是一脸怒意的俊脸,郁积的情绪闷在心底咽进肚子里。

    这种男人!

    这么无敌的脾气!

    明明心里想得要死,嘴里却拒绝得飞快!

    ……

    看在卫见师对自己还不错的份上,紫苏觉得自己也不该看着他和无辜的厨师们被这种骂法,于是她硬月兑着还很酸痛的身体快地做了1o桶水果冰沙。

    当做完足够5o人吃的水果冰沙之后,紫苏累得动都不想动,靠在厨柜旁边休息了好一会才缓过来。

    而靳泽曜则悠闲地坐在餐桌前优雅地吃着第一桶水果冰沙,一边吃,另一只手还拿着电话放在耳边。

    他一直在听电话另一头的说话,应该是对方在汇报公事,否则这个男人不太可能这么有耐心。

    到是现在有水果冰沙在手,刚才怒的模样完全消失了。

    紫苏心中感叹,都说女人才会经常喜怒不常,她到是第一次看到喜怒无常的男人。

    之前这人还说不喜欢甜食,讨厌甜食,现在她做出来的水果冰沙却碰都不给旁人碰一下。

    吃这么多甜腻腻的水果冰沙,诅咒你吃大胖子。

    想到靳泽曜肥胖的样子,紫苏浑身抖了抖,好可怕!

    轻摇了下头,她揉揉做完水果冰沙更酸的手臂转身离开厨房。

    还没走到厨房门口,背后就传来靳泽曜不悦的责问:“你去哪?”

    “出去找证据证明我的清白。”紫苏回头,一脸认真地回答,把心底的急切藏得更深。

    “那我要吃水果冰沙的时候,怎么办?”靳泽曜又舀了一口水果冰沙放进嘴里后,这才理直气壮地问。

    做水果冰沙的女人怎么可以离开他的身边!

    紫苏嘴角抽了抽,非常想反刺一句‘关我屁事’。

    可是话到嘴边,她还是把这话咽了下去。

    反而安抚地说:“等你吃完了打电话给我,我再做给你。”

    看了一眼桌上还满满当当地九桶水果冰沙,这么大桶的水果冰沙够他一个人吃将近一个多月了,这还不够么!

    等她把证据找到之后,他跟她就没有任何瓜葛了。

    “哦,那滚吧~!”

    在听到随时会给他做水果冰沙之后,靳泽曜非常大方的放她离开。

    谢谢不说也就算了,这个恶劣的男人还动不动就让她滚。

    可恶,有本事你滚个给我看看啊!

    憋着气,恨恨地瞪了一眼继续吃水果冰沙的靳泽曜,紫苏转身离开。

    别墅外已经备好了车,是卫见师准备的,果然是一流管家,心细程度不一般人能比的。

    万亩别墅面积级大,如果让她步行的话,还没等她走出树林,恐怕她又要昏倒在树林了。

    紫苏坐上准备好的车上,司机没有磨|蹭,立刻开车往树林外驶去。

    她回头从车尾窗向后望去,卫见师还站在别墅大门口目送她。

    精致华丽的别墅越来越小,紫苏默默地想着,希望这一离开,便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地方。

    再见了,靳泽曜。

    再见了,我的恶梦。

    ……

    坐在车上看着窗户迅后退的风景,不知道过了多久,司机问道:“柯小姐,您是直接回家还是?”

    “去云起按蒸会所。”

    “好的。”

    司机开着车穿过B市中心,往B市的老城区驶去,看着车窗外川流不息的行人和车辆,紫苏有一种获得新生的错觉。

    她被困在靳泽曜别墅的这些天,没有电视,没有网络,不能跟任何人联系,她像一个犯人一样被关在一块地方,她都快忘记都市的繁华了。

    到了云起按蒸会所,紫苏下车直接奔向前台。

    “前段时间我的手机和私人物品遗失在这里,请帮查一下还在吗?”

    那次她蒸拿室前把私人物品全都保存起来,当时她是披着一件浴袍被靳泽曜带走的,她自己保存的私人物品并没有拿走。

    过了这么久了,也不知道东西还在不在。

    她来这里也只是碰下运气,她不想再去重办那些证件,手机卡之类的。

    “请您先登记一资料,并写一下具体有些什么样的东西好方便我们核对。”前台很耐心地递给紫苏一张表。

    随手把记得的东西填上,没有多费口舌便拿回了自己的东西。

    紫苏随意的翻了一下拎包,现手机证件都在便准备离开。

    一抬头,猛地看到墙上红色的报警按钮。

    紫苏脸色变了变。

    如果上次靳泽曜带着一群黑衣保镖来闹的时候,哪里有一个人按一下报警按钮,或者从浴室里出去的人帮个小忙打个11o,她之后也不会……

    算了!

    该生的事情生过了,现在还想这么多有什么用呢!

    紫苏挎上拎包向会所外走去。

    低着头摸向自己的手机,没电关机很久了,现在完全无法开机,回去第一件事得充好电才行。

    “柯铭心。”

    一道不满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紫苏抬头,声音挺耳熟的。

    这时,她才现她的面前停着一辆兰博基尼,如果她再继续往前十几步的话,就撞上这辆豪华跑车了。

    车窗打车,里面坐着一个气质优雅的的男人。

    男人长相偏女相,身上却有着书生的儒雅,一副金边的眼镜和休闲西装的装束与跑车的张扬风格截然相反。

    可这种完全不同的风格放在一起却有种奇怪的和谐感。

    是荣永亦。

    他标志性狭长单凤眼正冷漠地看着紫苏,直挺的鼻梁,性|感的嘴唇微张。

    抿了抿嘴,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个人。

    紫苏觉得在云起按蒸会所遇到荣永亦不是一件好事,特别是看到他眼底深深地厌恶时,她觉得自己被这个柯铭心的竹马狠狠打了一耳光。

    紫苏如果一个冰雕一样立于原地,一动不动。

    她该找个什么借口立刻离开呢!

    荣永亦的双手放方向盘上没动,脸上挂着可见的冷笑:“你不是说被绑架了,不是要被撕票了吗?怎么,绑匪请你按摩不成。”

    第一次现实里听到荣永亦的声音,再想到柯铭心那个女孩的心愿,紫苏有一种时光正在交错的错觉。

    数次在死亡边徘徊,这一次是最近的。

    “怎么不说话?谎言被揭穿,在想怎么再把这个谎编下去是吗?”荣永亦一脸嘲弄地看着秀丽的紫苏。

    “不如我来教教你,你可以跟我说,你的聪明机智拯救了你,让你从绑匪手里逃月兑出来。”

    在说这话的时候,荣永亦眼底的厌恶更浓。

    紫苏定定地把目光停留在荣永亦的脸上,继续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