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34 最后的诀别?
    “不如我来教教你,你可以跟我说,你的聪明机智拯救了你,让你从绑匪手里逃月兑出来。”

    在说这话的时候,荣永亦眼底的厌恶更浓。

    紫苏定定地把目光停留在荣永亦的脸上,继续沉默。

    她要怎么解释呢,她怕她说得太多会被现她不是柯铭心,而且她离开别墅的方法,她也无法解释清楚。

    这个柯铭心到死都念叨的竹马,好像跟日记和视频里的描述不一样,差距还挺大的。

    原本那个完全依赖柯铭心的少年完全看不到,现在的荣永亦看到柯铭心的第一眼到最后一眼都只有厌恶。

    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现在的局面的?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姐姐?”荣永亦单手敲打着方向盘,漫不惊心地看着紫苏,偏女相的脸上嘲弄却收敛了一些。

    姐姐!

    他居然叫她姐姐!

    紫苏愣愣地看着他,她的实际年龄比他小啊!

    忍住不爽,她只能心底默默安慰自己,她现在是柯铭心,是柯纤爱的姐姐,也是荣永亦这个妹夫的姐姐!

    摔……

    怎么还是这么不爽呢!

    臭小子,如果不是因为柯铭心这丫头喜欢,她紫苏大人怎么会忍气吞声给你骂!

    看到柯铭心心心念念的男人这般讽刺,她甚至帮柯铭心心痛起来,她一个外人都觉得这些话过分,换作是柯铭心本人的话,恐怕就是锥心了。

    “姐姐再见。”以为揭穿了紫苏的真面目,荣永亦也懒得再跟她废话,嘲弄地再叫一声姐姐,他便启动车子准备离开。

    车子启动,荣永亦正准备关上车窗,紫苏却在这紧要的关心问道:“你是真的有这么讨厌我?”

    她是帮柯铭心问的,她期望这个竹马能回到当初。

    坐在车内的荣永亦身子一抖,不知道是因为紫苏沙哑的声音还是因为她的这一句话。

    愣了半晌,荣永亦转头定定地看着紫苏冷笑:“对于一个整天缠着妹夫的,不知羞耻的女人,你觉得我应该用什么情绪来对待,笑颜相对吗?”

    从五年多前他动手术复明后,这个柯铭心就一直围绕在他身边,特别是在他跟柯纤爱交往后,柯铭心纠缠得越来越紧密。

    她不止总是逼他回想过去,还不分场合地打他的电话,写信,画画给他。

    这样一个纠缠自己妹夫的女人,怎么会不让人厌恶。

    如果她不是柯纤爱的姐姐,他早就让人把她给解决掉了。

    紫苏看着那双满是厌恶的眼神,再想想视频中满是爱意和依赖的少年,两者差距实在太大了。

    心里默默对柯铭心说了句对不起。

    “放心吧,以后不会了。”紫苏垂下眼帘掩饰自己对柯铭心的心疼,低声的说着,证据非常坚定。

    并不是她不愿意守诺挽回柯铭心的竹马,实在是这个男人这样的态度,她真的没有办法帮她挽回了。

    “你觉得我会信你?”荣永亦嗤笑一笑,纠缠了他好几年,说放弃就放弃,谁信?

    “之前我就做好了放弃的准备,本来想等你跟小爱结婚就放手的。”紫苏认真地看着荣永亦。

    “现在我宣布,我提前放弃。”

    柯铭心的日记里,荣永亦复明前的内容少之又少,到是复明后,这姑娘每天都记了日记,而且只有关于荣永亦一个人的日记。

    紫苏在日记的字里行间看到柯铭心一次一次的被羞辱,一次一次的写着想放弃,却一日复一日地小小地期待她的竹马会恢复记忆。

    甚至日记里还提到,她看到新闻上看到豪门亦少与知名明星柯纤爱深口勿的时,她的心疼得死去活来,甚至跑去相亲想逃离这段感情的痛苦。

    柯铭心在日记里写到,她相亲是真是太寂|寞了,也太嫉妒妹妹柯纤爱了,她嫉妒妹妹嫉妒到狂……

    直到柯铭心看到两人真正在她面前亲口勿的时候,柯铭心受不了,选择了放弃。

    原本出去旅游想放松自己,却中途出事,知道自己没救了,柯铭心不介意她用她的身份,也不介意她取代她的所有,她早就在无数次的拒绝和厌恶的眼神中放弃了求生意志,她只希望紫苏能帮她告诉竹马,她爱他。

    回想到柯铭心的日记,回想到傻姑娘的最后请求,紫苏觉得自己已经被虐得一脸血了。

    一味的低声下气对荣永亦没有用,那么她不介意换一个方式。

    她该感谢靳泽曜的霸|道,到是让她清晰地看到荣永亦对柯铭心的态度,紫苏决定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法。

    在靳家的时候,荣永亦在电话里愿意替她收尸,当然紫苏就明白了,荣永亦恢复记忆的可能性基本没有了。

    现在的荣永亦,只是,也只会是柯铭心的妹夫。

    放下。

    柯铭心不再纠缠荣永亦。

    荣永亦一脸讽刺,语气凉薄地说:“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啊,姐姐。”

    紫苏抿抿嘴,看来荣永亦的厌恶已经深到随时出言伤人的阶段了。

    她眨眨眼,抬起头看到车里这个阴柔的男人。

    “永亦,心心真的很努力了,如果你真的有恢复记忆的一天,请你不要责怪心心的放弃。”

    提前打好预防针,柯铭心的放弃是因为荣永亦的厌恶。

    紫苏心想,如果真有这么一天,荣永亦再怎么后悔也没有丝毫用处了。

    “就算我能记起,我爱的人也只会是柯纤爱。”紫苏的话音落下,荣永亦立刻反驳。

    “是吗?”

    紫苏眼底流光闪动,如果你恢复记忆知道柯铭心已经死了,你还会这样想吗?

    真是个绝情的男人。

    紫苏扯起嘴角,笑得稀奇古怪:“知道了,我先走了,再见。”

    她不想再跟这个绝情的男人呼吸同一片空气,道别完她就转身离开。

    热风吹来,紫苏的裙摆被风卷得大力飞扬,她一步一步向自己租的小屋走去,她需要好好清理一下自己,还需要马上跟领联系上。

    “……”

    荣永亦坐在跑车里没有动弹,定定地望着紫苏的背影出神。

    第一次。

    他第一次觉得柯铭心的背影让他心痛,好像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

    以前,无论他怎样讽刺柯铭心,她都淡然笑对不见任何阴霭和狼狈,而且每次都缠到他亲口赶人她才离开。

    可是这一次她她离开得这么干脆?

    虽然觉得不合理,可荣永亦还是期待这次柯铭心说的是真话。

    收回远望的视线,荣永亦挪了挪下半身准备开车。

    突然,他抬手扯开衬衣领口的两颗扣子,没来由地觉得闷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