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35 半夜吵闹
    收回远望的视线,荣永亦挪了挪下半身准备开车。

    突然,他抬手扯开衬衣领口的两颗扣子,没来由地觉得闷得慌……

    突然,他抬手扯开衬衣领口的两颗扣子,没来由地觉得闷得慌……紫苏的背影已经看不见了,可他的脑海里却一直停留着她远去的画面。

    “永亦,心心真的很努力了,如果你真的有恢复记忆的一天,请你不要责怪心心的放弃。”

    她的话像是在通过他跟另外一个男人说的一样。

    而且,话里话外好像在表达心心并不是她自己的感觉,那种感觉像是……

    临死前的诀别?

    临死?

    诀别?

    最好是诀别,他可担不起害死人的坏名声。

    她缠着他,他挺生气的。

    可她亲口说放弃,他也莫名觉得不舒服。

    摇了摇着,荣永亦并不觉得自己是个犯贱的男人!

    深呼吸一口气,他启动车子往前开去,他跟纤爱约好了吃饭,已经迟到了。

    到达约会地点,柯纤爱娇柔地嘟起嘴,一脸不高兴:“我都等了十多分钟了,你怎么这么慢!”

    柯纤爱长得跟柯铭心大不一样,她长得妩|媚动人,随便一个眼神都像是勾|引你犯罪一样。

    因为未婚妻撒娇一样的埋怨,荣永亦一路上的沉闷消失,他递给柯纤爱一个深蓝色的饰盒,软声道:“宝贝,原谅我,我是为了拿这个迟了一点。”

    柯纤爱接过来打开,里面的东西让她满脸惊喜:“这不是我们上次看到的那套宝石饰么,你买下来了?”

    “嗯,见你喜欢耳环,就把整套买了。”荣永亦一脸温柔。

    其实他并不喜欢宝石,觉得太艳丽太浮夸了,可是谁让她的未婚妻喜欢呢?

    他喜欢哄得柯纤爱一脸开心的样子,这些年来柯铭心的时时纠缠和柯纤爱一直大度地谅解,荣永亦觉得愧对小爱。

    ……

    紫苏沉默地回到自己的住处,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走了一长段路,整个人都虚浮得几乎要倒下去。

    原本脑海里还各种加快柯铭心和荣永亦之间的纠结,但身体的疲惫赶走了这些思绪,她现在只想好好休息。

    站在自己租的家的门口,紫苏靠在门口翻钥匙。

    先睡觉再跟领联系好了。

    摸出钥匙,想到马上就以安稳地睡一觉,荣永亦也结束了,靳泽曜也结束了,紫苏高兴地笑了。

    打开门。

    进门的脚步刚抬起,紫苏就僵愣在原地不动了。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家里凌乱的场面,警惕地竖起耳朵。

    屋里并没有人。

    松了一口气,看着满地的衣服鞋子,画稿家具,所有的所有都乱七八糟,室内像是被强盗翻找过一样,一片狼籍。

    靳泽曜。

    是他。

    一定是他干的。

    紫苏想来想去也只能想到有理由干这种事的人,看这凌乱的程度应该是翻了好几天的,是想在她家翻出关于孩子的一些痕迹吗?

    之前被荣永亦这么一搅和,她把答应靳泽曜的事给忘在脑后了。

    她是答应靳泽曜寻找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这才得以出来的。

    现在最简单最直接的办法只有去医院检查,让医生帮她开一个未曾懐孕的证明。

    现在这个时间去医院肯定不行了,反正不急,紫苏决定还是先睡觉。

    她真的快累瘫了。

    不对……

    衣柜!

    想到,她赶紧走进屋内,随手把门关上,也不去收拾屋里乱七八糟的东西,费力地找出充电器把手机充上,随意地用脚踢出一块能走的地方,然后就往自己的卧室里走去。

    在看到到衣柜处除了衣服散乱外,并没有其它被动过的痕迹,紫苏这才放心下来。

    先睡觉。

    已经晚上了,她又一天没有吃饭,体力透支得厉害,她却不想动。

    衣服都没有月兑,紫苏足八到床|上,摸到被子的瞬间睡意就涌了上来,很快,她进入深眠。

    夜已深,紫苏躺在床上连梦都没有做。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快而又大声的轮转声在头顶喧哗,怒骂和尖叫也同时响起。

    紫苏被吵得在床上辗转反复,她现在根本没法睡着了,睡意被闹醒,她被迫睁开双眼从床|上爬起来。

    皱着眉头,半眯着眼睛,紫苏推开窗户向外看,到底生了什么事?

    她打着哈欠,窗外的强光射得睁不开双眼,迷茫在她脸上忽闪忽闪,什么鬼声音?大半夜的吵死个人了!

    “柯铭心,滚到楼顶来!”

    一道嚣张好听的男声在夜空中响起,声音有些怪异,应该是扩音器失真导致的,声音虽有些失真,但每个字咬字非常清晰,也清晰地能让人听清在说什么!

    听到这声音,紫苏顿时惊醒,她睡意全无地瞪大眼睛。

    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是靳泽曜。

    不……不可能吧?

    她在做梦,她一定在做梦。

    紫苏鸵鸟一样,开着的窗户也不管,急急往回床跑去。

    还没到床前,她又听到夜空中响起了卫见师的声音:“柯小姐,少爷在顶楼等你,请您马上上楼。”

    “柯小姐,少爷在顶楼等你,请您马上上楼。”

    “柯小姐,少爷在顶楼等你,请您马上上楼。”

    ……

    重要的话说三遍!

    紫苏捂着耳朵,三你妹啊!

    夜空中除了扩音器和奇怪的轮转声,剩下的都是住户们大声的抱怨声。

    紫苏咬着下巴,知道自己无法逃避,只能随手披了一件外套出门,拿着钥匙从电梯上到顶楼,一路上,她的心怦怦乱跳。

    靳泽曜这个点来找她,到底有以事?

    他早晨才答应给她一周时间,绝不反悔的?

    电梯最顶到了,要上顶楼天台还要爬关屋楼梯,紫苏呼哧呼哧爬上去,通往天台的门一推开,一道强光射向她。

    剧烈的强光差点闪瞎她的双眼,她伸手五指张开档在眼前,眯着眼透过手缝向前看去。

    只见不大不小的平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直升机停机坪,平台的四周也被装好了亮如白昼的地灯。

    停机坪上停着一台金色的直升机,而大楼的两边还有两台直升机一直围着大楼盘旋。

    这场景,嚣张至极。

    原本只是懐疑,现在她终于确定轮转的声音是怎么来的了。

    紫苏走上前去,金色直升机前面站了两个严阵以待的保镖,卫见师一身黑色燕尾服周正整洁:“柯小姐。”

    紫苏抿着嘴裹紧身上的外套站定于卫见师面前:“卫管家,你们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