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37 原来你喜欢这一套
    紫苏被靳泽曜环在懐里,侧过头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卫见师。★

    拿这么多材料跑到她这里来做水果冰沙,这些人是什么想法?

    这东西她也是网上看教程,跟着教程随意做的,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做出来的东西,这群人大半夜吵着过来她这里……

    主人有病。

    一群下人也都有病。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可她在自己的屋檐下,却还是要低头!

    无奈地把材料拆出来开始准备起来。

    靳泽曜对过程没兴趣,他要的只有结果,转身走向客厅,他等着吃就行了。

    客厅听其中一个女人迎向靳泽曜:“靳先生,我也挺会做甜点的,有空我做给你吃。”

    说完低头一副欲语还羞的模样让开路让靳泽曜经过她的身边。

    另外的一个女人就大方多了。

    见靳泽曜在客厅的沙上坐下来,她一下坐到他的腿上,凑上她的红唇轻语。

    “靳先生,我的小嘴可比水果冰沙甜,你……唔……”

    话音没落下,大方的女人就被靳泽曜含住又又唇,封住了她往下的话。

    客厅里阵阵口水相交的啧啧声,还有女人谷欠求不满的轻哼。

    紫苏呆在厨房里气得吐血,她此时恨不用拿刀杀出去,把外面的人全部赶走……

    靳泽曜这个种马男,把她这家当什么地方了!

    她这里不是夜总会!

    麻蛋……

    紫苏咬着牙一忍再忍。

    可外面那个女人哼声起来越大,越来越浪,像快要兴奋得疯掉一样!

    擦!

    紫苏气急眼,手中的材料一放,她便往客厅走去。

    只见靳泽曜坐靠在沙上,双手平摊在沙靠背上一动不动,他的身上跨坐着一个娇柔的女人。

    女人环着靳泽曜的脖子,两人口勿得难舍难分,而另一个女人则一脸艳羡,羞涩地站在旁边,一副随时想凑上去的模样。

    “姓靳的……”紫苏愤怒地开口,正想骂人,靳泽曜却突然一把推开身上的女人。

    女人避之不急,一个屁股墩跌坐在地上。

    “不甜,骗子。”

    女人摔得眼冒金星,身上的衣服之前被自己拉得凌乱,现在几乎是仰躺在地上,模样狼狈,但散乱得几乎无法遮挡的身体的样子却撩人至极。

    女人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根本没有听清楚靳泽曜的话,她一脸哀怨地向他伸手:“靳先生……”

    仅仅三个字,女人说出来的语调七转十八弯,紫苏听得鸡皮疙瘩起了满身。

    靳泽曜完全无视坐在地上的艳丽景色,他抬手擦拭自己的嘴,眉头拧得死紧地吐了口口水:“呸……”

    “卫见师,把这个丑东西丢出去。”

    “是,少爷。”卫见师神出鬼没地突然出现在靳泽曜附近。

    他一挥手,两名保镖相继出现,什么话都没说就直接把地上那个女人给出去。

    剩下那个羞涩的女人一见,立刻笑逐颜开,含情脉脉地看着靳泽曜准备凑上前去。

    靳泽曜注意到她的动作,转头眼睛一瞪,怒火冲天地说:“把这个丑八怪也给我丢出去。”

    “靳,靳先生。”羞涩的女人吓得哆嗦,从小到大人人都夸她漂亮,怎么到他嘴里她就是丑八怪了!

    眼光这么差,还是男人吗?

    虽然羞涩女人心底质疑,可靳泽曜的身份高贵,她一个礼物根本不敢说什么。

    不用保镖使用蛮力,这个羞涩的女人主动地跟着保镖离开客厅,只是离开时,怨毒地瞪了一眼不远处的紫苏。

    紫苏翻了个白眼,转身离开,瞪她干什么,关她什么事了,她还被骂蠢女人了呢!

    这个靳泽曜还真是一头眼光奇特的种马。

    回到厨房,紫苏继续按网上制作流程做水果冰沙,做好一桶后她便抱着它去客厅,先安慰住那个易怒的男人。

    客厅里,靳泽曜还是坐在沙上,只是现在他里手多了一叠画纸,他正一张一张地翻看,只是翻一张便往地上丢一张,像是丢垃圾一样任它散得满地。

    紫苏眼睛瞪得老大,那是柯铭心完成了大半《独占总裁萌萌哒》的原稿,后面结局是她紫苏接手完结的,虽然接手柯铭心的人生,但对于漫画她却是真正的爱上了。

    这可是她除了任务之外的唯一乐趣了。

    现在她准备向领申请取消任务了,唯一的乐趣可不能丢了。

    紫苏激动地走向前去,想把靳泽曜手里的画稿抢回来。

    “你这个女人,还以为你真有多清纯呢!”靳泽曜手一晃便让紫苏抓了个空。

    他甩甩手中的画纸嘲笑:“看看这情节,成年人的情涩,制服,s|m……原来你喜欢这一套。”

    紫苏羞红着双颊窘迫地解释:“那,那只是主角性格需要,配合性格的,你……你还给我。”

    紫苏连忙单手拿着水果冰沙,另一只手挥舞着想抢回没有丢落在地的画纸。

    靳泽曜右手一圈,拦腰把紫苏抱进懐里,幽默的眼珠扫过画稿边配的文字,他把下巴搁在紫苏的肩膀上一字一句的念了起来。

    “进入她的温热,满|足地哼出声音!”

    “皮绳绑得好紧,好痒!”

    “他奋力向前冲,用力充实她……”

    “……”

    靳泽曜念得缓慢,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喷洒在紫苏的颈边,耳背。

    紫苏被这种暧昧的字眼和温热的气息刺|激得体内走过一道道电流,她在熟悉前面这些情节的时候并没觉得有什么,只是想着柯铭心这姑娘可能有点被虐倾向。

    最后的结局她还配合主角性格,颇露地大玩一场。

    现在经过靳泽曜的口一念,那种肉谷欠横生的场景似乎映入她的脑海,紫苏顿时感觉无地自容起来。

    她还被他的声音带给身体一阵阵电流。

    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像一个荡女彐。

    “靳泽曜,你把画稿还给我。”紫苏的脸烧得通红,她挥舞着双手,激动又被动地坐在靳泽曜的腿上挣扎。

    靳泽曜单手环在紫苏的腰上,她的屁股紧紧贴在他的大腿上,不能移动半分。

    腰间的手收得更紧:“s|m就s|m,画得这么唯美就是儿童漫画了吗?矫情!”

    紫苏坐在靳泽曜的腿上大力的扭动想月兑开他的束缚:“还给我,还给我,靳泽曜你这个大变|态,你还给我。”

    靳泽曜不出声,左手画纸的距离刚好让紫苏抓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