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38 羞耻难忍
    紫苏坐在靳泽曜的腿上大力的扭动想月兑开他的束缚:“还给我,还给我,靳泽曜你这个大变|态,你还给我。”

    靳泽曜不出声,左手画纸的距离刚好让紫苏抓不到。

    为了拿画纸,紫苏什么都没想,一个劲地向前探,身子在靳泽曜的腿上月匈前扭动,磨足曾。

    近距离看着紫苏焦急的面孔,俏脸因为关键红通通一片,眼底的焦急之色越来越浓,她仰着头去够画稿,眼眸上蒙着一层晶莹的水光。

    十足十的磨足曾让靳泽曜身体有些意动,盯着紫苏眼眸淡淡的水光,他突然僵住不动,右手的钳制也松了许多。

    他起反应了。

    紫苏趁机站了起来夺走他手上的画稿,把手上的水果冰沙往靳泽曜懐里一塞,她就蹲下来把其它散落的画纸捡起来。

    靳泽曜把水果冰沙随意地放在面前的茶几上,然后优雅地摊靠在沙上看着紫苏忙来忙去。

    灯光下的紫苏绷着一张小脸,嘴紧紧抿着,十足的生气模样。

    真诱人。

    他的脚下踩着一张画纸,紫苏蹲在他面前捡起画纸的一脚想抽出来,却被踩得太紧,她抬起头看向靳泽曜,想让他松开脚。

    “麻烦挪下脚。”

    紫苏仰望着靳泽曜,嘴唇抿得紧紧的。

    看着抿得只剩一条红缝的红唇,靳泽曜低身向前,薄唇微张,温柔地口勿在紫苏的唇角。

    紫苏傻眼。

    抢在靳泽曜再想深入之前,她往后一缩坐倒在地上。

    打了一个激灵,紫苏立刻从地上坐起来,双手撑地转向就要逃跑。

    靳泽曜瞬间伸出,一把捞起紫苏,一个用力,她就被拽到了他的懐里,两人面面相对觑。

    紫苏惊叫一声,立刻双手顶在靳泽曜的月匈前想月兑离他的懐抱。

    靳泽曜低头含住紫苏张开的唇|瓣,右手扶在她的脑后固定她不让她动弹。

    紫苏用力向后仰想挣开靳泽曜的亲口勿,越是挣扎越是被搂得死紧。

    口允吸的啧啧声在安静的客厅响起,好不容易结束这个深口勿,紫苏大喘气地怒瞪着把自己搂得死紧的男人。

    “你答应给我一周的时间的。”

    靳泽曜一个翻身,把紫苏放倒在沙上,不等她爬起来逃跑,他便快地压覆在她的身上。

    他拉起她的一只腿,趁机跪在了她的又又腿之间,把拉起的那条腿环放在自己的腰间,让她的腿夹着自己的腰。

    紫苏被压在下面,左腿被固定在靳泽曜的腰上,夹住也不是,放下去又吃力!

    她上半身被压在沙上无法动弹,右腿被挤靠在沙靠背上,左腿被迫僵硬地夹在他的腰上。

    这个姿势让紫苏觉得羞耻难忍。

    靳泽曜意动地看着身下的人儿,幽黑的眸光一闪一闪地看着紫苏不出声。

    “你……”紫苏推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暗恨这个男人不讲信用。

    “我是答应了。”靳泽曜终于回话。

    只是他嗓音暗哑低沉,带着谷欠望的气息喷洒在紫苏的脸上,性|感又诱|惑。

    他的证据一如既往地霸|道:“可我没说我不会碰你。”

    “你不讲理,你……”紫苏惊得大骂,可再难听的话她还没有说出来就被靳泽曜低头口勿住又又唇,堵住了她的言语。

    他蛮横地用舌|头撬开她的贝齿,火|热的柔情直袭她的口腔,他把她嘴里的一切都卷进自己的口中。

    紫苏再一次控制不住地,不掩藏地使用蛮力想要反抗,想要逃月兑靳泽曜的口勿。

    靳泽曜拉起紫苏的双手把它们压制在她头顶的沙上。

    紫苏被口勿得几乎断气,手腕上挣扎的力道让她更是需要足够的氧气。

    终于,靳泽曜完全摁住紫苏,松开她的又又唇,幽暗的目光中闪着火光:“柯铭心你可以了,在我面前还装什么纯洁,我不信我的脸让你没有兴趣?”

    他嚣张自信,仿佛是在说,他把她强了,她应该感恩戴德,感激他的临|幸。

    靳泽曜说完话又低头要口勿。

    紫苏连忙开口:“我没有装纯洁,我只是厌恶你这个人而已。”

    “你……”靳泽曜听到这话,身体一僵,捏着紫苏的手腕更紧。

    “有种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又生气了!

    紫苏看着靳泽曜瞬间变脸,面色铁青,双眼怒瞪,浑身散着阴冷又暴|虐的寒气,她怂了。

    想到在树林里绝食绝水的三天。

    她不想再次享受。

    此刻,除了忍受,她毫无办法。

    反正已经被吃了,再吃一次也无所谓了,说不定就能获得自由了。

    至少……

    至少她现在不是绝望地被囚|禁。

    紫苏不再挣扎,闭上眼睛准备好接收身上这个男人带给她的暴风雨。

    “我很丑?你敢闭眼不看我?”靳泽曜一脸不悦。

    紫苏沉默,感受到周身越来越冷的气氛,她还是没有睁睛。

    她能清晰地感受到脸上温热的呼吸越来越近,他身上残留的女人香水味扑鼻而来。

    她也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捏得越来越紧,她自己也用力地握紧拳头,希望能减轻一些手腕上的压力。

    仿佛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有一秒,她没有等到狼口勿,却等到手腕上的压力突然消失。

    紫苏听到一声痛苦的闷嗯在她的上方响起,奇怪又惊讶地睁开眼睛。

    睁眼的瞬间,靳泽曜无力撑住自己的身体,他整个人的重量压在了紫苏的身上,他把脸埋在她的颈间,痛苦快地在靠在她身上呼气。

    “你怎么了?”紫苏反射性关心地问道。

    “没,事。”靳泽曜一字一顿地说着。

    他撑着沙慢慢从她身上爬起来,脸色一片苍白,手扶着胃部摇摇晃晃地往卫生间走去。

    紫苏看着男人的背影,莫名其妙地从沙上坐起来。

    这就放过她了?

    好像脸色不太对啊?

    余光扫过茶几上开始融化的水果冰沙,灵光一闪,突然明白了。

    不是吧!

    不会是5o人份的水果冰沙现在产生胃寒的反应了吧?

    恶魔。

    活该。

    紫苏眼睛眯起来,整个人都染上的开心的情绪。

    舒服地靠坐在沙上,她翘起二郎腿默默地爽着,心底甚至还哼起了欢快的歌曲。

    听着卫生间传来的干呕,感觉像是要把胃吐出来的一样。

    哼哼,让你坏,老天收拾你了吧!

    享受地在沙上听了好几分钟,紫苏慢慢地有些坐不住了。

    这么久了,怎么还在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