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39 你摸哪里?
    享受地在沙上听了好几分钟,紫苏慢慢地有些坐不住了。√

    这么久了,怎么还在吐?

    水果冰沙是她做的,以靳泽曜那个奇葩的脑回路,最后说是她的问题,找她算帐怎么办?

    “呕……”

    靳泽曜吐得难受的声音再一次传进客厅。

    紫苏犹豫了一下,终于皱着眉头起身向卫生间走去。

    站在卫生间门口,她看到靳泽曜高大的身影弯在洗手台前,台上的水龙头哗哗流水,而他则双手撑着台面干呕。

    靳泽曜没有注意到紫苏的到来,他脸色惨白,额上的冷汗结成团从脸颊滑落。

    他时不时用右手揉搓胃部,期望能减轻一点痛苦。

    紫苏看着他的样子,恻隐之心顿起。

    她走上前去低声问道:“你还好吧!”

    “废话。”靳泽曜侧头冷眼瞪了紫苏一眼。

    紧接着,他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呕吐,连说话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紫苏看他的情况不太对头,担心他出什么事,立刻说:“我去叫卫管家来送你去医院。”

    她刚转身,身后立刻传来一声砰响。

    她吓了一大跳,立刻回头。

    只见靳泽曜此时已经坐到了卫生间的地上,他的头无力地靠在洗手吧下面的柜子上,脸上血色全无,眼神看起来也有些涣散。

    幽暗的眼底尽迷茫。

    这样的眼神!

    紫苏有些惊讶,她之前看过荣永亦失明的视频,当时他眼底最多的就是这样的迷茫。

    有些心疼眼前坐在地下的男人,紫苏不由蹲下来想把靳泽曜扶起来。

    “自己用点力,我把你扶起来。”

    靳泽曜倚靠在柜子上,一手还放在胃部:“别动。”

    两个字里冷气十足,却因为有气无力失去了威慑。

    “难受。”靳泽曜抵不过紫苏硬要扶起他的心,又无力地说了两个字。

    此时的他完全没有之前嚣张跋扈的模样。

    他现在看起来温和柔弱,一副需要被精心照顾的模样。

    紫苏想起来了柯铭心那个小姑娘。

    她放在靳泽曜手臂上的手僵了僵,最后她把手换了个位置,开始在他的背上轻轻从上到下抚|摸。

    慢慢减缓他胃部的压力,紫苏哄孩子一样轻柔地说:“没事的,过一会就好了。”

    靳泽曜偏了偏头,把目光放在紫苏身上:“我是胃疼,你摸背有屁用!”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蠢!

    “……”

    紫苏原本轻扶的手僵住不动,无语地瞪着靳泽曜。

    靳泽曜眼神毫不回避,直直地凝视着紫苏。

    尽管他自己额头冷汗一直不停,眼里的她也迷离得看不太清,但他就这样没有任何情绪地看着她。

    没有强势。

    没有霸|道。

    没有嚣张。

    紫苏蹲在他旁边,鬼使神差般,她换一只手,抚揉的位置也换成了靳泽曜的胃部。

    她打着圈因因的揉动:“揉热就会好了,等一下就不疼了。”

    “嗯。”

    难道,靳泽曜居然什么都没有说低应一声。

    正当紫苏在心底惊讶的时候,靳泽曜却动了起来,他离开倚靠的柜子,整个人往紫苏的肩膀上靠过去。

    紫苏反射性地向后躲闪。

    靳泽曜却一手勾住紫苏的腰让她不得动弹。

    心满意足,准确无误地靠在紫苏的懐里,靳泽曜对着她的脖子呼吸,嘴角挑起一抹满意的浅笑。

    紫苏僵直地蹲在原地,心底七上八下。

    这个人是真的难受还是装的?

    想到这里,她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

    靳泽曜右手覆盖在她停下来的手上:“柯铭心,继续。”

    他的手冷得像冰块,在他的手触碰到她的手时,紫苏便被凉气惊得手掌缩成拳头。

    柯铭心最后的弥留时,她也是这样靠在她的肩膀上,紧紧握着她的手说:“紫苏姐姐,我好累,我好累。”

    紫苏一直试图让自己不要回忆柯铭心的事,可从遇到靳泽曜之后,她对柯铭心的回忆总是被反复勾起。

    她把抬微抬,眨了眨眼收住眼眶里的水珠。

    她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靳泽曜却抓住她的手不肯放开:“你在抖什么?”

    紫苏僵直住不动。

    靳泽曜紧紧拽着紫苏的手,睛亮的双眼半眯起来,冷汗落到睫毛上又顺着眼眶转个弯下滑。

    “你在想什么,我知道。”

    他声音低沉,强忍着疼痛,语调有些颤动。

    “啊?”紫苏惊讶地张了张嘴。

    她脑子里在想什么,他怎么会知道?

    “你的手指很敏|感,嗯……只要我碰到它,口勿到它,它就会抖得厉害。”

    靳泽曜气虚地说着他的想法,他说得很慢却吐字清晰。

    他冰凉的大手完全包裹着她的拳头:“我是在上次在蒸拿会所的时候知道的。”

    “……”

    紫苏无奈。

    她真是服了这个男人了。

    他都虚弱成这个模样了,脑海里居然还有着这种念头。

    “手指居然是敏|感点,你还不承认你是个放|荡的女人。”靳泽曜虚弱的讽刺,嘲笑之意明显。

    这混蛋。

    真的是有病。

    “你才是放|荡的男人。”

    紫苏气得七窍生烟,一怒之下,她用力推开靠在自己身上的靳泽曜。

    靳泽曜顺着力道倒在地上,后脑勺咚地一声磕在墙砖上。

    “靳泽曜,你真是太过分了。”

    紫苏猛地站起来,跺跺快麻的脚狠狠地瞪着倒靠在墙壁上的靳泽曜。

    只见他双眼紧闭,整个人顺着墙壁慢慢地侧滑下来。

    没有暴怒,没有大骂。

    紫苏一看不对,立刻蹲下来接住差一点点就磕到地面的靳泽曜。

    这样都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昏过去了。

    轻轻拍打他的脸部,只有冷汗一直不停,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紫苏大惊,立刻准备大叫,突然她又猛地捂住嘴,眼珠一转。

    好机会。

    轻轻拍拍靳泽曜昏迷不醒的脸,又摸了摸他的后脑勺,并无大碍,接着她轻轻呼叫他:“靳先生,靳泽曜,姓靳的,喂……臭男人……”

    每一个称呼,她都拍拍他的脸蛋,现他一直没有动弹。

    于是她立刻快地在靳泽曜的身上搜摸起来,所有的口袋都翻了一遍,居然除了手机,什么东西都没有。

    目光落在手机上。

    眸光闪动,指纹手机。

    看看昏迷状态的男人,当机立断,紫苏拿起他的手解锁打开了手机。

    快地在手机里翻动,包括联系人全部翻了一遍。

    并没有什么可疑的文件,联系人也就寥寥无几的十多个人。

    皱着眉头,紫苏疑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