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47世界首富太穷
    抱着紫苏一路走出妇科走廊,路途中好奇的目光没有一刻消失。

    尊严尽失的紫苏把自己的脸埋在靳泽曜怀里。

    砰……

    紫苏被扔在一个床上,突出其来的栽倒让她吓了一大跳。

    回过神来,她现自己在靳泽曜的VIp专属病房内。

    垂下眼帘,她不想跟这个男人说话。

    脑筋快转动。

    怎么脱身才好呢!

    靳泽曜站在床边紧盯着紫苏,她坐在那里,简单的衣服起了皱折,一头长凌乱不堪,使得她看起来狼狈异常。

    她垂着眼帘不知道在想什么,却依稀可见睫毛上挂着的晶莹。

    脸颊并没有泪光流动,强忍的表情看起来倔强傲娇。

    这个模样的女人莫名勾得他视线无法挪开。

    他转过身向窗户走去。

    伸手捂在自己的心口,几步的距离而已,他却感觉心口躁动不安。

    很奇怪。

    明明这个女人气得他半死,脑海里总是闪过杀了她的念头,可是看着她,他却连骂都有点说不出来了。

    这种感觉不太好。

    “**……”

    靳泽曜捂在心口的手突然大力朝窗台捶了一下,嘴里咒骂一句。

    紫苏坐在床上还没想出对策,听到安静的病房内突如其来的响动,她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目光看向站在窗边男人的背影。

    靳泽曜突然转身。

    他目光清冷地看着紫苏,眼光流转,深不可测的感觉同一时间递给紫苏。

    “安分做我的女人。”

    靳泽曜开口命令。

    霸道,独断。

    他站在窗前,强烈的光线从玻璃窗户撒在他的背后,面目都有些模糊。

    可他给紫苏的感觉却是藐视天下的霸王。

    神思一闪。

    紫苏从这种玄妙的感觉的逃脱。

    又是这句。

    他这是要把她圈在身边欺负吗?

    “说好。”见紫苏沉默,靳泽曜愠怒地走到床前,居高临下去俯视着她。

    他床上的女人一向是下面的人准备好干净的,根本不需要他主动开口,亲自去说更加不可能。

    现在他亲自说,给足了这个女人面子。

    紫苏终于暴了:“说给我时间找证据,是骗我了吧!”

    答应找到证据就放过她。

    结果呢!

    她是来找了,可是他也来搞破坏了。

    不止搞破坏,还……

    还在医院的检查床!

    想到刚才自己岔开双腿的模样,紫苏气得呕血。

    这个男人打定主意忽悠她。

    气红了双眼,紫苏怒问:“既然不打算放过我,还耍这么多花样干什么,想弄死我,请度的。”

    弄死三个字,紫苏语气压得很重。

    靳泽曜的怒气一顿,气势有所下降。

    她在说什么?

    请度弄死她?

    她就这么想死?

    不就是要得她没力气了,难道还怪他体力太好吗?

    有必要为这事这么激动?

    刚才明明她她哼哼唧唧挺爽的,换了个地方就翻脸不认人!

    到底这个女人在装什么?

    第一次。

    靳泽曜觉得自己看不透一个女人。

    “靳先生,求你弄死我。”紫苏又重复一句。

    “……”

    “靳……”

    “闭嘴,再出声,我就在床上弄死你。”

    靳泽曜恼怒地瞪着病床上一脸无辜的女人,他的脸色异常的难看,怒吼完紫苏便抬腿离开病房。

    病房的门被重重地带上。

    一出门,一直守在门外的卫见师和保镖便齐齐低头:“少爷。”

    靳泽曜冷着脸,随意走向旁边的间病房,愤怒地踹开门走进去,怒火在他的胸口烧得疯狂,怎么也止不住……

    “少爷,还有最后一次输液。”

    卫见师跟了进来,丝毫不提紫苏的事,就像没有看到自家少爷在火一样。

    “不要了。”靳泽曜一脸狂躁低声应了一句。

    心情不好地在病房里来回走着,试图平心静气。

    卫见师的管家礼仪学得很好,这种时刻是绝对不能打扰少爷的,他安静地等在旁边。

    靳泽曜一圈又一圈在病房内来回踱步。

    突然,他快步走到卫见师面前,不自信地摸摸自己的俊脸:“卫管家,我长得很难看?”

    卫见师愣了愣,从来没听过少爷对自己的样貌不自信过。

    “少爷不仅是靳家最帅的,甚至放眼整个世界,能比上您的样貌的人,少之又少。”

    卫见师冷静地回答。

    他说的是实话,就算是娱乐圈那些整容的明星也没有少爷的好相貌,何况还有气质加分这一说。

    “那是我穷?”靳泽曜又问。

    “少爷如果说穷,那世上便没有富人。”

    他家少爷是世界富,世界财富排行第一,集团排行也是世界第一。

    如果他家少爷都说自己是穷人,那还有谁敢说自己是有钱人?

    “那个女人看不上我的脸,看不上我的钱,宁愿去死也不愿意跟我睡?我到底哪里差?”

    有钱又帅的男人,那个女人会看不上?

    想到这里,靳泽曜泄般地,随意踹翻旁边的椅子。

    脸色越的阴沉起来。

    该死的柯铭心。

    世上的女人都来巴结他,恨不得舔他的脚指头。

    而她呢!

    居然被他上了之后敢求死。

    当着他的面求死。

    该死。

    “少爷是说……柯小姐?”

    卫见师小心翼翼地询问。

    见自家少爷没有出声,他又试探性地说:“其实吧,我觉得柯小姐不太像那种为了上位随意爬床的女人,要不然的话,她早在第一次少爷要弄死她的时候,她必然见好就收地带着孩子留在少爷身边。”

    现在的情况太复杂了。

    柯铭心一再的坚持没有怀孕生子过。

    他们有着再专业的团队,也着实查不出孩子到底被藏在哪里。

    “我知道。”

    靳泽曜冷着脸附和一句。

    卫见师都看得清楚的事,他怎么可能不明白。

    如果柯铭心真是那种靠男人爬床的女人,他给了她很多次机会,她早就应该顺杆爬上来了才是。

    现在她一再的拒绝,到是让他看不懂,她到底想要什么?

    “我正在妇科做检查,靳泽曜,等我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证明了我并没有怀孕过之后,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想起紫苏说的那段话。

    他知道她想要自由,所以一再地说让他不要出现在她的生活中。

    靳泽曜突然目光一冷,他想到一条绝妙好计。

    淡定地吩咐卫见师:“把律师叫过来。”

    给读者的话:

    中秋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