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50 生日,谁来庆祝
    惩罚?

    “羽毛挠脚心,5o下。√”卫见师一本正经地回答。

    挠……挠脚心!

    紫苏瞪着靳泽曜的俊脸,恨不得冲上前去划花他的脸。

    被囚禁在万亩别墅的时候,她就被靳泽曜放在手心肆意玩耍,在他私人的地盘她无法挣脱,现在不在他的地盘了,她也没办法挣脱。

    她垂下眼帘,深呼几口气平利自己的情绪。

    “靳先生,我错了,请念在我初犯的份上原谅我一回,我会把协议拿回去仔细阅读的。”

    紫苏最终的选择只能是低头。

    “背熟,我随时抽查。”

    “……好,的。”怒意充斥于胸,她却还是忍了下来。

    “可以滚了。”靳泽曜挥挥手赶她出去。

    他是个善良的人,既然合作了,让她离开给点甜头是应该的。

    望着远去的背景,靳泽曜的黑瞳中闪着深意。

    柯铭心这个女人,面貌看似清纯,资料里也是乖巧懂事型的。

    可真与这女人相处,却能现她骨子里的叛逆。

    她身上应该还在他没查到的东西。

    这个女人的身手不差,只是逃不出他的掌心而已。

    这么向往自由,是哪个组织的人想要脱离?

    靳泽曜摸摸下巴,考虑着是不是去佣兵头子那里查查看,靳家的情报系统太无用了。

    轻笑。

    不愿意被束缚,他到是想试试能不能栓住这匹向往自由的野马。

    训马可不能一味的死逼,适当的松懈放松马儿的警惕才能驯服她。

    眼底的势在必得耀眼非常。

    靳泽曜的心情没有丝毫的狂躁,反倒是高兴的情绪一直未断。

    ……

    昏黄的夜色,霓虹灯闪烁得天空一片光亮。

    紫苏终于从浴室里出来了,穿着一件轻薄的睡袍,低头在身上闻了闻,轻呼一口气。

    她在浴室里磨蹭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觉得身上没有靳泽曜的味道之后,她才慢慢走出浴室。

    签定了成为靳泽曜女人的协议,意味着以后她身上那个男人味道会越来越重,难以洗净吧!

    一边擦头,一边走向书桌。

    书桌上摆着装订成册的协议,452页的协议!

    那个男人到底在直么,45o页的规矩,恐怕比他靳家的家规还多吧!

    难道只要是他的女人,就会人手一份?

    她不知道的是,她手里的这份就是靳家家规延伸出来的。

    只不过她手里的这个是专门针对她个人的。

    紫苏直接把协议翻到第3页。

    里面第一条内容就是乙方未经甲方同意,不得擅自把脸和手以外的身体部分让任何人看到,任何人包括男女。

    乙方是柯铭心,甲方是靳泽曜。

    紫苏心底默想,要遵守规矩的是柯铭心,不是她,哈哈哈……

    可惜她也只能苦哈哈地在心底笑笑,就算不是签的她的名字,可是柯铭心原本的样貌指纹等已经全部在领丁佳萌的干预下,公安系统里都替换成了紫苏的。

    这个协议她不得不守约。

    唉……

    能定下这样规矩的男人,是有多大男人主意。

    自己恢复自由的日期又被拉长了。

    虽然找证据的时间从一周变成了一个月,算是件好事,可是要在一个月里会被靳泽曜逮着各种机会上,她就很不爽。

    她一定要在靳泽曜厌恶自己之前找到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摆脱这个男人。

    可是,医院检查被靳泽曜强制禁止了,到底还有什么办法呢?

    soso1asodosi,soso1asoredo。

    sososomidosi1a,fafamidoredo……

    生日歌的铃声突然在安静的室内响起。

    紫苏朝声音的地方看去,只见自己的手机屏幕上亮起一个米白色可爱的生日蛋糕,蛋糕上燃烧着蜡烛……

    动听的铃声循环地播放着。

    紫苏拿起手机划开屏幕,屏幕上立刻缓慢地显示一行字。

    [亲爱的女主人,今天是2o65年9月12日,您今天满24岁了,甜美的蛋糕拿出来了吗?我们一起庆祝!^_^]

    靳氏出的手机系统特别的智能,提醒功能的花样也各式各样。

    看着手机屏幕上最后那个开心的的笑脸,紫苏心情黯然。

    过生日了啊!

    这是柯铭心的生日日期,她紫苏的生日并不是这个,不过也无所谓了。

    她的生日是孤儿院捡到她的日期,所以生日是哪一天对她来说,并没有区别。

    嗯,决定了。

    她的生日就跟柯铭心这姑娘同一天吧!

    可刚亮起来的眼眸瞬间又黯淡,她一个人过生日太寂寞了,往年还有领跳出来闹她,现在她在任务,不方便联系。

    而柯铭心呢,交朋友的成长人生里已经被荣永亦填满。

    记得那姑娘说荣永亦每年都会把生日提前跟她一起过,然后把自己收到的礼物全部送给她。

    复明之前到还算是个好男人。

    复明之后嘛!

    就是个渣男了。

    估计他现在只想跟他的柯纤爱和她肚子里的宝宝过生日吧!

    心底冷笑一声。

    渣男,渣姐,配成一对正正好。

    唉……

    我和柯铭心两个这么可爱的姑娘,怎么没人为你们庆生呢!

    紫苏心底连连感叹。

    两人都是被遗忘的人啊!

    摇摇头,把这种遗憾甩掉,无事伤风悲月,真不像她的性格。

    随手把屏幕上的提醒关掉。

    正准备继续看协议内容,突然,门铃响了。

    奇怪?

    她基本上是没有朋友来往的人,会是谁来找她?

    难道是养父母,或者同事想起柯铭心的生日来了,过来为她庆生?

    荣永亦。

    想到这个人,紫苏抿了抿嘴,莫名有点期待起来。

    柯姑娘喜欢的那个男人会不会终于被打动了。

    匆匆走到门口,打开门。

    在看清楚来人的脸上,尴尬藏都藏不住,脸都有点僵住了。

    站在门口的,不是养父母,也不是什么同事,更加不可能是荣永亦。

    她对柯姑娘的亲戚朋友们期待过高了点。

    只见靳泽曜站在门口,懒散地靠着门墙,一身高定休闲西装本分在贴在身上,修长的身形,迷人的五官,迎着屋里透出去的微光。

    他格外的迷人。

    “靳先生,你怎么不住院,突然出院了?”

    紫苏还真是没想到门口的会是靳泽曜,她想不透他突然到她这里干嘛?

    或许是紫苏的迷惑太刺眼,靳泽曜斜眼藐视地看了一眼紫苏,推开她径直往里走:“怎么,出院要向你打报告知会你一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