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52 感动,跪下来取悦
    饭后甜点是用餐习惯,不能少。

    “甜,甜点?”紫苏不可置信地看着靳泽曜:“这都没吃饱?”

    “哼。”靳泽曜冷哼一声,赞同紫苏的话。

    紫苏大汗。

    他是天蓬元帅投胎吗?

    她很想吐嘈出来,可是还是忍住了。

    忍气吞声努力安抚:“你的胃还没好呢,不能吃太多。”

    她才不想做甜点给他吃。

    这么特殊的日子,她都没有享受甜点,他凭什么。

    似乎认同的紫苏的话,靳泽曜深深地看了紫苏一眼:“这些个劣质碗胳手,全给我换了,碗把食欲吓跑了。”

    怒瞪。

    没食欲还把她的面也抢走,谁信!

    偷偷翻了个白眼,紫苏摸了摸自己还饿着的肚子起身收拾碗筷。

    而这时候靳泽曜却在客厅里转动起来,边走嘴里冷漠无情地挑剔着。

    “椅子颜色难看,换了。”

    “吊灯太丑,换了。”

    “花瓶太艳,换了。”

    “沙太硬,换了。”

    “柯铭心,你的眼光和品味怎么这么差,家里装修得这么丑也住得下去。”

    紫苏端着碗筷,咬了咬快要骂出口的话,转身往厨房走去。

    气,气死她了。

    她家关他屁事,她求他来她家了吗,现在家里最不该存在的就是他了,她应该把她丢出去。

    脑海里的小人不停地扎着靳泽曜,直到闷气压下去她才从厨房出去。

    没有声音,客厅也没人,靳泽曜离开了。

    太好了。

    紫苏喜得扯出笑容,长长吐了一口气,见鬼的臭男人终于消失了。

    **的手在身上背了背,紫苏正要去卧室拿衣服洗澡,突然听到一熟悉的咒骂声传来。

    “**,破浴室这么小。”

    只见靳泽曜从浴室里走出来,只一有条长裤挂在身上,上半身的衣服消失不见,完美的胸肌,还有美得迷人的腹肌。

    他的短被淋得半湿,还有一些水渍滴在光着的肩膀上,胸前,头顶的灯光一照,水光反射出奇异的光芒。

    好性感。

    吞了一口口水,紫苏回过神来,掩饰自己般急切地问道:“你去我的浴室干嘛?”

    “洗澡,干你。”

    靳泽曜朝紫苏走了过来,嘴里给出答案。

    紫苏嘴角抽动。

    混蛋。

    流氓。

    “你的地方太破了,硬不起来,给你换个好地方。”说着,靳泽曜已经走到紫苏身边。

    紫苏还没反应过来,靳泽曜便把她一提,拦腰抱起她向门口走去。

    “你妹……没事换什么地方!啊……”紫苏被这个男人一脸高贵优雅地脏话调戏,不知道怎么反驳。

    原本想骂人,却还是转口。

    转口的话音才落,靳泽曜已经公主抱地把紫苏抱出门。

    一声吩咐,卫见师配合默契地从外面推开的大门,靳泽曜就这样抱着紫苏开车离开。

    这个生日的夜,靳泽曜给紫苏送了一份壕礼。

    精美的豪宅。

    身价瞬间飙升,紫苏自己都意外得不行。

    车子开进一个华美的小区,没等紫苏看清楚这是哪里,车便开进了地下车库,下车后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看到门禁旁边挂着一个精美的牌子,上面写着紫云楼三个字。

    莫名其妙地跟下车后,只见卫见师拿着已经转到紫苏名下的房产证时,她感觉到这居然不是做梦。

    虽然房产证上是柯铭心的名字,但也就是她紫苏啊!

    任务这么多年,她也算是小有积蓄,可是常年在外,她从来没有置办过房子,第一套房子居然是靳泽曜给送的。

    她此时陌名忽略了一件事,产权过户不是件容易的事,排队过早,怎么着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就算靳泽曜有权势大过天,那也是要走流程,不可能一个小时内办好的。

    紫苏惊讶得脑袋瓜子似乎停顿了。

    房产证是亚洲区最贵的区域,没有之一。

    泽宫?濡沫今生,紫云楼28o1室。

    产权页的附件上还有一张楼顶所有权,备注,楼顶只能用于修建直升机停机坪,其它建筑不允许。

    靳氏所有的房产从靳泽曜掌权后,房产名称全部都以‘泽宫’为前缀,泽音译意思是选择,宫的意思是房屋,加在一起是选择这里的房屋。

    更为不同的是,‘泽宫’的幢数从来不用数字或者字母标号,而是全部以中文命名。

    看着手里的资料,紫苏在想,累死累活的做任务是为了什么?

    38万一平方的单价,总面积198平,还不算楼顶产权面积,什么概念,一套公寓式厅房75oo万。

    她这些年来做任务存的钱买半套都不够。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惊讶得瞪着手中已过户成功的产权证,紫苏算了算帐,总觉得这是一个玩笑。

    “钱多得傻眼了?”靳泽曜环胸立于一旁,紫苏错愕的表情尽收眼底。

    忍不住讽刺一句。

    紫苏默默地合上手书的产权证,不答话。

    “感动的话,就跪下来取悦我。”靳泽曜一脸施舍地伸手抬起紫苏的下巴,恩赐之意明显。

    如果说紫苏刚才有一丝丝的感动,听到靳泽曜说这句话后,她的这一丝丝消失得无影无踪。

    偏头躲开他温热的手指,她淡淡地说:“是你自己想换个好的睡觉环境,我感动什么?”

    靳泽曜眼底的怒气一闪而过:“我的别墅更大,如果不想住这里,就跟我回去住。”

    他是考虑她喜欢自由才把这里送给她,如果不是答应了不束缚她,他会把这套房过到她名下?

    回万亩别墅!

    不要!

    一想到那里与世隔绝的,紫苏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是宅,可是想出门买个东西还要开个几个小时的车,搞得像个深山老林一样。

    那里就像古代的后宫一样,圈养着大把的女人,她才不要去。

    “想好了吗?”靳泽曜没有表情,看不出喜怒。

    可紫苏就是感觉到他生气了。

    吞了吞口水,她挤出一个笑脸献媚地主产:“靳先生,能得到您送我的房子,我又是激动又是感动,感动得不得了。”

    “哼,算是识相。”靳泽曜冷哼一声。

    “少爷,这里是精装好的,拿些生活用品就可以直接入住了,我现在回去帮柯小姐搬家吗?”

    卫见师见缝插针地插话进来,说话间,电子门已经被刷开。

    “明天醒来之前搬完就行了,下去吧!”靳泽曜吩咐众人离开。

    此时,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