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55 太闲就多玩直播
    卫见师静静地看着紫苏,沉默片刻后才说道:“具体生的事我也知道得不详细,只知道是在‘潋滟号’上参加宴会时生的。”

    “潋滟?”紫苏愣了一下。

    资料里确实有这一段,柯铭心毕业那年,好友熊静静弄来两张特殊招聘卡,拖着她去应聘了私人游轮宴会‘潋滟号’的服务员。

    柯铭心自己的日记里也提到,说是日薪高,第一晚莫名晕了一个多小时偷偷隐瞒过去了,事后没人怀疑,有点害怕偷偷在日记里记了一笔。

    “柯小姐记得‘潋滟号’?”卫见师眼底闪过一道期待的光芒。

    “是,我跟大学同学因缘即会成为那三天宴会的服务员,日薪比较高,所以记得。”紫苏点点解释。

    “柯小姐记起来啦,宴会确实有三天,不过第一个晚上少爷就不小心着了道,有一个女人偷进了他房间,然后……”

    着了道,还有女人进房间,后面的事不用说她也知道了。

    紫苏点点头表示知道,目光淡定地看着卫见师,示意他继续。

    卫见师有点疑惑紫苏的淡定:“少爷清醒过来后怒火冲天,游轮上的人我们全部盘查过,最后的线索指向柯小姐您。”

    紫苏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件事有问题。

    “少爷见您太年轻,可能脑子不清楚才犯了这个错,所以只对您略施小罚就算了。”卫见师强调自家少爷是个心善的人。

    若不是之后查到柯铭心可能怀了少爷的孩子,少爷怎么找上门来。

    听到这话,紫苏却气得血气翻涌:“小罚……?”

    柯铭心大学最后一年不得不退学,现在算是找到答案了。

    “是的。”

    忍住一口气,紫苏问道:“大学那年突然传出我乱搞男女关系的事,是你们弄出来的?”

    卫见师沉默。

    现在柯铭心在少爷心底的地位好像不一般,说不说实话呢?

    “这叫小罚,你们要不要这么过分,全校都在传我跟无数个男人有一腿,还专挑有家室的老男人,因为这个传言,老师们看都不看我的成绩直接扣掉我的学分,连毕业证都拿不到。”

    紫苏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要说柯铭心还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件事了。

    被污蔑乱搞男女关系,不能大学毕业,柯铭心自己暗地里都查了很久,就是没查出来是谁在整她。

    弄了半天,居然是完全想不到的人,靳泽曜。

    无意地知道柯铭心的遗憾是靳泽曜造成的,人死灯灭,紫苏彷徨。

    她不知道该不该帮柯小丫头报复回来。

    “敢对我下药,这样的惩罚已经是最轻的了。”一道磁性慵懒的男声在紫苏的背后响起。

    靳泽曜。

    看着卫见师恭敬地微低头行礼。

    紫苏正要转身瞪那个臭男人,却被快她一步的靳泽曜从她背后环抱住。

    男人特有的气息包围了她,淡淡的牛奶沐浴露香味充斥在紫苏的鼻尖,她不安地动了动,却现背后的男人把脸埋在了她的颈间。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子上,暧昧得惊得她一身的鸡皮疙瘩。

    若是早知道她能激起他这么浓的兴趣,三年前就不该放过。

    饶有兴致地朝着白皙的嫩肉咬上一口,湿润的舌头舔过牙齿咬上来的软肉,靳泽曜的呼吸更热了。

    “嘶……”

    紫苏的肌肤属于痕迹易显的不受痛敏感肤质,脖子上的痛让她条件反射抬手捂向被咬疼的地方。

    谁知道靳泽曜松口是松了,却就势咬住她主动凑过来的手指。

    她想收回自己的手,靳泽曜却不轻不重地咬住不放,湿哒哒的舌头还舔弄着半截指头。

    “你属狗的吗?”紫苏想缩回手,一缩却被咬得更紧,更痛。

    靳泽曜松开牙齿,凑在紫苏的耳边轻笑:“手指还是这么敏感。”

    轻轻咬咬就开始抖,如果再重一点会怎么样呢?

    好奇。

    紫苏被耳边的湿热气息惊得一个哆嗦。

    酥麻感让她腿都软了。

    差一点点就站不住了。

    暗骂一声色狼,紫苏挣脱出靳泽曜的怀抱,离开他几步后才转身面向他。

    “靳先生,关于三年前的事,我想我可以解释清楚。”紫苏一本正经,严肃地表示这不是玩笑。

    靳泽曜没有说话,目光暗沉地紧盯着她。

    刚沐浴后的靳泽曜一身纯白色的浴袍,贴身的面料,锁骨大半隐藏的浴袍内,领口向下半开,完美的胸肌若隐若现。

    再加上靳泽曜俊美异常的脸庞,此刻的他诱人得让人想把他吞入腹中。

    紫苏吞吞口水,一个劲地在心底给自己催眠,他不帅,他不帅,他不帅……

    过了好一会,靳泽曜抬脚走向沙,姿势优雅又带点痞气地靠坐着:“说。”

    紫苏连忙走到他的对面,看看手里抱着一衣服,顺手把它放在身后的沙上,她也没问过靳泽曜可不可以坐,就径直地坐下来。

    “三年前我确实在潋滟号上,可是我对天誓,我当时根本不认识你,所以更加不可能给你下药还爬上你的床。”

    靳泽曜抬眼,阴沉地看着紫苏:“这就是你的解释,废话连篇。”

    他拥有全球最顶级的侦察机构,那边给的结果跟她嘴里说的话完全相反。

    “我没有说谎,潋滟号虽然是私人游轮,可是这么多顶级人物参加宴会,肯定到处都是监控,你查一下就知道我说的是真的了。”

    紫苏焦急万分。

    既然当时靳泽曜的人就下令查了,那么监控他肯定会有。

    靳泽曜一动不动地盯着紫苏冷笑。

    紫苏僵着背死撑着。

    “柯小姐,当晚的好些人物都是不能曝光的大人物,有些事情很紧密,所以游轮上除了船长室,其它地方都没有监控。”

    卫见师及时地开口反驳紫苏的话。

    没,没有监控。

    紫苏傻眼了,她一般只围绕任务查资料学东西,顶层社交圈却从来没有踏足过,这种要求她并不知道。

    “还解释吗?”

    靳泽曜盯着紫苏,眼眸里的不悦越来越重。

    急着想用几句话就证明清白,就这么迫不急待想离开他吗?

    “游轮上的人这么多,为什么一口咬定就是我下的药。”紫苏瞪着眼睛质问。

    “柯小姐,经过我们最精密的证据搜查和时间排查,最终才确定是你的,不要怀疑我们的侦察机构。”

    卫见师忍不住为自己的手下正名。

    “你们的排查肯定有问题,我觉得你们应该再查一次。”紫苏皱着眉头,虽然卫管家一口咬定,可她还是觉得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