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57 碰瓷,我不需要你

057 碰瓷,我不需要你

 热门推荐:
    紫苏咬了咬下唇,觉得烦躁得不行。八一中  文网

    一边向外走,一边想着要避开遇到这两人恐怕要查查两人的作息时间。

    外面阳光独好,高档小区的园内风景也是数一数二的精美。

    走了一会,看到小区分布图,紫苏直接从分布图上寻找陶瓷精品的店在哪里。

    确定位置,她很快就到了这家店。

    店外以实木为基础底,艺术气息浓重,进门口就像走进时间长廊一样。

    进入店内,瓷品全部是呈系列的,每个系列一块装修风格完全不同的区域,每个系列都分装饰瓷和餐具。

    看着这些精致得连碗都能当成装饰品的瓷器,紫苏觉得这些都漂亮,拿不定主意看哪套。

    “您好,您是装饰用还是吃饭用呢,您喜欢什么样的风格,需要我为您介绍吗?”一个穿着红色套装的销售人员走过来,微笑着问紫苏。

    “咳……我先看看。”紫苏一眼扫过了中英文的标价牌,那价格让她有点打颤。

    销售员脸色到是没有变化,继续热心地介绍:“看您的衣着打扮,个人觉得您比较喜欢低调简单的风格,不如您看看这套绿茵如水。”

    说着,销售员的手掌向上,指引离两人比较近的浅绿色区域。

    低调简单,紫苏有些窘迫。

    她身上的衣服是柯铭心自己买的,两人身材差不多,紫苏替代她之后只买了少许几件搭配的衣服。

    柯铭心的养父母有钱,可是很少给她钱用,她的钱都是自己挣来的。

    而紫苏虽然存款不少,可对衣着方面不太在意。

    今天上身轻薄的中长针织衫,下身一条浅蓝牛仔裤,再简单不过的打扮,里里外外加起来不过1ooo块。

    所谓的低调简单,就是廉价。

    这里的东西不是买不起,可紫苏觉得花这么多钱买餐具用,真的不划算,她准备找个借口离开。

    正在这时,她听到一道磁性熟悉的嘲弄声传来:“还真是你啊,柯铭心,你死缠烂打的功力见长啊!”

    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荣永亦站在紫檀木架旁,柔美的俊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眼底更是冷意四射。

    刚才在紫云楼的电梯里,他认出她了。

    紫苏暗叫一声麻烦,木着脸打了声招呼:“荣先生。”

    销售员显然是认识荣永亦的,她觉得两人之间似乎有点不对,连忙说:“两位认识啊,我们这边有休息区的,两个不妨讨论一下给对方点意见,我去帮您二位端点喝的过来。”

    说完,一脸急切地等回复。

    “好。”

    荣永亦目光一直落在紫苏身上,随口答应。

    销售员礼貌地为两人指了一个方向,像逃命一样快地离开。

    紫苏其实很想转头离开,可是又不知道找个什么离开的借口。

    荣永亦已抬脚向休息区走去。

    紫苏只能默默地跟在他身后,两人在靠落地窗的一边坐了下来。

    一坐下来,荣永亦迫不急待地冷声问道:“濡沫今生的房子不允许外租,以你的经济条件,这里的房子连一个平方都买不起吧!而以你的交友范围,能买得起这里的房子也不可能有,你挺有本事的,这里居然都能进来。”

    明明是同一个人,对紫苏冰冷的语气毫不情,跟刚才与柯纤爱说话的宠溺完全不一样。

    紫苏看着对面男人冰冷的表情,觉得刚才在电梯门口看到的温柔其实是幻觉。

    维持着面无表情,紫苏回答:“还请荣先生放心,我答应不会打扰你们,绝对说到做到,至于我是怎么进来的,无可奉告。”

    正在这时,销售员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过来。

    深咖色的纯咖啡放在荣永亦面前,而紫苏面前则是颜色浅许多的调制好的咖啡加伴侣。

    销售员离开后,紫苏抬手自己加上一包半的糖,然后把她面前的咖啡推到荣永亦面前,把他面前的纯咖啡拖到自己面前来。

    记得柯铭心那丫头说过,她的永亦哥哥怕苦的。

    紫苏低头看着刚拖过来的咖啡默默给自己点赞,嗯,我果然是好人。

    咦,不对,这半年多来她已经养成习惯了,看到荣永亦又按照柯铭心的要求,凡事以他为主。

    可是她忘记了,她前段才跟他说了不纠缠。

    现在她这个举动似乎……

    抬头看荣永亦的表情,只见他一脸冷笑不说话,眼底的讽刺在说‘柯铭心,你所谓的不打扰就是这么做的?’

    “呃……只是习惯而已,别介意。”紫苏干巴巴地解释。

    “是吗。”荣永亦冷笑,眼底的嘲讽两眼极了。

    紫苏偷偷翻了个白眼,伸手把那杯甜咖啡拖回来直接喝了一大口。

    没得反悔了。

    荣永亦有些错愕,没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她跟以前的态度不一样,以前不管什么时候遇到,她都会不停地叨叨他们之间的感情有多好,可是现在?

    “换新花样了,这招叫什么?欲擒故纵?”荣永亦眼底冷光闪过,完全推翻了紫苏前几天不打扰的说法。

    紫苏右手握着咖啡杯的杯把,一瞬间有些僵硬,她想立刻离开这里。

    刚才就应该找个借口走人,不应该跟过来坐着的。

    她抬头看了一眼荣永亦,试图从他脸上找到柯铭心那丫头说的温柔如水。

    四目相对。

    紫苏只看到了冷漠,她有些可惜。

    而荣永亦居然在紫苏那淡然的目光中败下阵来,不自觉地移开视线。

    他总有一种离柯铭心的距离远得无法回头的错觉。

    紫苏实在找不到话题,这样干坐着太尴尬了,她赫然站起来:“我前些天说的放弃没有说假,你不要多想,我有事先走。”

    脚步还没有抬起,就听到荣永亦冷漠地说:“那你怎么解释你的出现?”

    闻言,紫苏僵在原地。

    她要怎么解释呢?

    靳泽曜给她房子算得上是金屋藏娇的做法,可他是她的任务,迟早要离开,她不能留下过多的她存在的证据。

    如果她说她是靳泽曜的床伴之一,那柯铭心那丫头在荣永亦心目中的形象会更加难堪了吧!

    什么答案都可以说,就这两个真实的答案不能说。

    垂下眼帘,紫苏一时间找不到解释的理由,只能说:“总之与你无关,我先告辞了。”

    说完,紫苏抬脚就走。

    荣永亦也跟着站起来:“我信你最后一次,纤爱怀孕了,你最好不要接近她,如果她受到任何伤害,我唯你是问。”

    听到这话,紫苏莫名地看了荣永亦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