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59 蠢货,胆儿真大
    紫苏还是被四人在拉扯的同时,不知道是谁下了暗手,在她手臂上的身上用力掐她。

    紫苏被掐得生疼,气得七窍生烟。

    可是她又不能大肆还手。

    这憋屈。

    这时,有一个小小的声音传来:“林姐林姐,快别拽了,靳先生的管家说一会就过来,这位小姐可能真的认识靳先生。”

    话音落下,销售领班停下动作,僵硬地松开双手回头:“你刚才打电话了?”

    紫苏快地拍开还拉着自己的三个销售员的手,松了一口气。

    再不停下来,她就忍不住还手了。

    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年纪很小的小丫头,一样穿着销售员的套装,她怯声怯气的点了点头:“嗯。”

    “李宝仪,你还把我放在眼底吗?谁让你打电话的?”林姐怒声喝斥。

    “啊?”李宝仪惊讶地看着林姐:“这位小姐没钱,如果不打电话过去的话,赔不出钱来,老板火怎么办啊?”

    “你……”林姐无言以对,恨恨地瞪了一眼娇俏的李宝仪。

    冷哼一声:“我到是要看看这个穷鬼是不是真的认识靳先生。”

    说完,林姐踩着高跟鞋往门口的前台走去。

    剩下的三个销售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都露出了害怕的表情,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跟紫苏道歉。

    李宝仪趁着三人不注意,对一身凌乱的紫苏眨眨眼。

    紫苏眯着眼睛,微微额,并不收拾乱七八糟的头和快扯烂的衣服坐在原地等卫管家的到来。

    女人的武器可不止只有眼泪。

    ……

    而紫云楼28o2室,荣永亦直接拿钥匙打开门。

    一进门,立刻有佣人上前递拖鞋:“少爷回来啦。”

    荣永亦淡淡地点头,换上鞋就往客厅走去,客厅里有电视播放的声音,他的公主柯纤爱一定在那里。

    果然,墙壁上的电视放着新闻,而柯纤爱则在前面的空地练着孕妇瑜伽。

    现在的柯纤爱还没有显懐,瑜伽动作难度还挺高的,荣永亦看到后,一脸关心地在她身边蹲下来:“你现在懐孕了,就不要做这些难度高的了。”

    柯纤爱停下来,一双水盈盈的眼睛透着一丝哀怨看着他:“我怕懐孕后身材走样,万一你嫌弃我怎么办?”

    荣永亦轻抚着柯纤爱的头,一脸温柔:“胡思乱想什么,我们都快要结婚了。”

    说完,他站起来,把裤子口袋里的钱包摸出来扔在旁边的沙上。

    坐下来,看了一眼自己的钱包。

    不知道柯铭心会不会被送去公安局?

    一个女孩子,呆在那种地方总是不太好的。

    他心底有一丝丝的后悔,暗骂柯铭心这么倔强干什么。

    说一句软话都不行吗?

    真以为他是见死不救的人?

    突然,他惊觉,自己居然在想柯铭心。

    有些不适应的皱起眉头。

    “我那有乱想,我只是总想起我们之间还横着姐姐,我……”柯纤爱不再继续瑜伽,坐瑜伽垫上起来,坐到荣永亦的旁边靠在他懐里欲言又止。

    “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她。”荣永亦冷漠地回答,伸手把柯纤爱娇软的身躯搂得更紧。

    柯纤爱看到未婚夫对姐姐不不在意,心里暗喜,可嘴里还不饶人的撒娇:“怎么可能,从你复明后,她就一直纠缠着你,整理缠了你快六年。”

    只要是男人就不会喜欢一个死缠烂打的女人,她时不时的提起柯铭心的纠缠,那永亦就会对柯铭心越来越厌恶。

    听到柯纤爱的话,荣永亦没有表情,他把脸埋进柯纤爱的月匈口。

    六年啊!

    柯铭心居然坚定地纠缠了他六年,人生有几个六年?

    “纤爱。”荣永亦闷声叫道。

    “嗯。”柯纤爱心情大好的娇声回应。

    “以前,我复明未失忆前,我跟柯铭心的关系真像她说的那样好?”荣永亦总是觉得有些不合理。

    柯纤爱听到这话,脸上甜美的笑容瞬间僵住。

    她惶恐地推开荣永亦,担忧地问:“你被她感动了是不是,你对她有感觉了是不是,我明明跟你说过她总是撒谎,你居然还相信她,就算你们以前真的很好,那你是想回头跟她在一起吗?你要抛弃我吗?”

    一连串的话里全是质问。

    察觉到未婚妻的紧张,荣永亦以为她太在乎他,没有介意她的语气,他轻笑:“你就爱胡思乱想,我爱的一直只有你,你知道的。”

    “真的?”柯纤爱半信半疑。

    “纤爱,你什么时候变得不自信了?”荣永亦看着未婚妻漂亮的娇美的脸蛋轻声说。

    “到现在你都有疑问,我哪里自信得起来。”柯纤爱说着,眼眶都透着红意,水光一闪一闪,似乎马上就要掉落。

    “傻瓜,我不爱你怎么会与同床共育我们的孩子。”荣永亦伸手抬起柯纤爱的脸,温柔地轻口勿她的唇。

    柯纤爱心满意足地任由荣永亦亲口勿,手臂不自觉地攀上他的颈,腿一撩,她便跨坐在他的身上,两人贴得紧紧地拥口勿起来。

    电视上此时居然放起公安局的禁闭室还有监狱的环境起来,阴冷寒重是对这两处地方的单词。

    荣永亦听得有一瞬间的僵硬。

    但此时柯纤爱已经动情地撩拨起他来,娇躯在懐,有哪个男人能坐懐不乱呢。

    ……

    此时的瓷器精品店门口。

    一辆宝石黑的宾利雅致缓缓停了下来,而后面跟着好几辆奥迪也停住。

    一群的保镖从奥迪车上下来开路。

    卫见师坐宾利雅致的副驾上下来,恭敬地打开后座车门,靳泽曜面无表情地下车直直向瓷器店内走。

    一进门就看到不远的休息处的紫苏。

    只见她头凌乱,衣服也被扯得宽大有裂开的迹象,看起来像是被欺负的很惨的样子。

    紫苏听到动静,抬头向门外看。

    当看到挺拔的靳泽曜时,她傻了。

    怎么这人亲自来了?

    刚才那个小姑娘明明说通知的是卫管家的,按道理说,靳泽曜这时候应该在开会的。

    “靳先生……”

    几个销售员看到完美的靳泽曜,一眼就认了出来,除了那个叫李宝仪的小姑娘,剩下的四人都一窝疯献媚地围了上去。

    靳泽曜目不斜视,越过这群小丑直直走向紫苏。

    他伸手把她拉起来,紧紧抓住她的手腕满是怒气地问:“谁干的?”

    “你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