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60 胆儿真大,砸
    他伸手把她拉起来,紧紧抓住她的手腕满是怒气地问:“谁干的?”

    “你帮……”

    “我问你,谁干的?”靳泽曜打断紫苏的话,一脸阴沉,语气暴躁地逼问。√

    这里又没有别人,这么明显还要问她!

    紫苏下意识地看了那四个销售员一眼。

    几个销售员原本献媚的神色立刻变成害怕起来。

    靳泽曜的势力之在,没有人不知道。

    他转过头来,目光阴鸷地盯着一脸惶恐的四人,半晌,他突然唇角轻勾:“胆儿真大。”

    说完,靳泽曜把目光看向门口两排保镖,利落地吐出一个字:“砸。”

    保镖们齐回‘是’后,立刻四散开来,把店内所有的瓷器全部掀到地上,室内一片瓷器落地的清脆声。

    销售员们尖叫地抱成一团,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是干嘛?”紫苏惊讶地看着靳泽曜,不明白他的意思。

    她只是想借他的手教训一下几个狗眼看人低的人而已,他把这里都砸了,得赔多少钱?

    “闭嘴,蠢货,这点小事都墨迹这么久。”靳泽曜不悦地瞪被自己拉着的女人。

    紫苏的手腕被拽得生痛,她却无法挣月兑。

    仅仅几分钟,瓷器店里的艺术氛围完全消失。

    如果瓷器会哭的话,地上一堆一堆的瓷器们恐怕会哭得淹没整个店吧!

    紫苏看着地上的碎瓷片,脑子里默默地计算损失了多少钱。

    “少爷,没有任何残留。”其中一个保镖上前汇报。

    “给老板打电话,说他的销售把他的店给砸了。”靳泽曜的怒火还没有消失,他冷漠地下命令,好像下令砸店的人不是他一样。

    “是。”

    几个销售瘫坐到地上,吓得脸上一片苍白,嘴里喃喃地求饶:“靳先生饶命,饶命啊……是我们有眼无珠,我们错了,饶命……”

    林姐激动地跪跑向靳泽曜,想抱着他的大腿求饶。

    靳泽曜不耐烦地一脚踹开她,拖着紫苏就走。

    突然的反转让紫苏插不上嘴,一惯的冷静分析都消失了。

    听着鬼哭狼嚎的销售员求饶,她才回神,刚才有个小姑娘帮了她的忙的。

    “有个小姑娘帮了我,我……”紫苏连忙挣扎了一下,手腕的力量带着靳泽曜的脚步停顿了一下。

    “卫管家,你处理。”说完,靳泽曜脚不停顿地拉着紫苏来到他的车前。

    拉开车门,他把紫苏用力地推进去,自己紧跟了进来,没等紫苏坐好他就关上车门,手指在她额头上不停地戳:“柯铭心,蠢货我见过不少,你这么蠢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紫苏连忙躲开,人迅地爬到旁边坐好。

    他不是第一次骂他蠢了,反正就说说,又不会掉坏肉,随他了。

    摸了摸被戳得生疼的额头,紫苏也挺烦躁的。

    谁知道靳泽曜把她的手拉下来,又继续戳起她的额头:“几个销售员都没胆子骂回去,三年前给我下药的胆子哪里去了?”

    紫苏撇了撇嘴,三年前又不是她下的药。

    她的胆子并不小,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不满地在心底嘀咕,她到底没把心中的不满说出口。

    车子很快开到紫云楼,紫苏又被暴躁的靳泽曜拖下车,拉着她边走嘴里还边教训:“蠢货,笨蛋,窝囊,废物……被人欺负连回击都不会,我给你的电话是摆来看的吗?有我给你撑腰你还能被几个垃圾欺负,你怎么这么蠢。”

    紫苏愣愣地跟在靳泽曜身后,就算被骂得这么难堪,她居然没有生气。

    怔怔地看着男人的背影。

    他骂她笨,强调她不懂回击,告诉她他是她的后台。

    他给她撑腰。

    从记事起,她的生活里只有训练,到后来只有任务,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唯一朋友是领丁佳萌,可因为组织原因,她们的友情不能摆到明面上。

    两人不可以说任何关心对方的话。

    可是今天,第一次。

    她第一次听到有人光明正大的说要为她撑腰,要成为她的后台。

    而这个人还是她的任务目光,夺走她第一次的男人,靳泽曜。

    这个让她恨之入骨,却无法报复的男人。

    眨了眨眼,紫苏压下心中的情绪。

    片刻后,她认真地说了一声:“谢谢。”

    “从来没见过蠢成这样的,你怎么还没有蠢死,你……”拽着她手腕的靳泽曜还嘴里不停地教训着。

    听到紫苏的声音,教训的话戛然而止。

    他停下脚步,转头瞪着紫苏:“你说什么?”

    “靳先生,谢谢你。”紫苏直视着靳泽曜,一抹笑颜忽然闪现,自肺腑感谢由然而升。

    她第一次被人这样护着。

    哪里护的人名字叫柯名心,却人是她,她都觉得满足了。

    靳泽曜僵住了,瞪着紫苏看了许久,直到不处在的气氛弥漫在两人之间。

    突然。

    他甩开她的手腕丢下一句:“莫名其妙。”

    说完,快步背过身去按电梯。

    紫苏愕然地看着挺拔的背影觉得奇怪,她只是向他道谢而已,他怎么这种反应?

    害羞?

    摇摇头,她甩掉脑海里这种奇怪的想法。

    靳泽曜这个人说起来是个冷心冷情的人,害羞这种情绪,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出现在他身上。

    不过……

    他骂她的感觉,似乎还不错。

    跟在靳泽曜身后上到28楼,一直到进屋,他都没有理会她。

    倒是卫见师和保镖们不到半分钟就抱着几个箱子跟上来。

    紫苏默默地坐在客厅的沙上,没事做,她就开始想刚才瓷器店的事。

    花架上的钉子恐怕是有人故意弄上去的,针对她吗?

    她在店里的时候,并没有外人接近那个花架……

    不对,进门的时候,那个花架并不在,东西是她进店后搬过去的。

    难道是柯纤爱做了手脚。

    根本没有人知道她搬到这个小区,能这么快使唤动人来针对她的除了柯纤爱,别无……

    等等……

    她忘了一件事。

    也许,有可能是靳泽曜故意设下的陷阱,她有暴露身份的嫌疑。

    可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如果是靳泽曜刻意安排的话,那他好像没有必要亲自来解围,还关心地骂她一顿。

    想来想去,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靳泽曜已经让卫见师把那个瓷器店给废了,就算她想去找点证据出来,恐怕也被毁得不留一丝痕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