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61 注意你的态度,摆什么脸
    靳泽曜已经让卫见师把那个瓷器店给废了,就算她想去找点证据出来,恐怕也被毁得不留一丝痕迹了。

    卫见师的能力很强,一般靳泽曜吩咐的事,他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完成。

    这件事,只能暂停在这里。

    处理完箱子的卫见师走到紫苏面前,打断她的思路:“柯小姐,少爷在书房开视频会,今天的会只开到一半,少爷就回来了。”

    开到一半?

    紫苏惊讶地看着卫见师,试图在他脸上找到说谎的信息。

    “他为我的事专程回来的?”紫苏不确定地问。

    “是的。”卫见师点头。

    他接电话的时候,少爷正把一个策划经理赶出去,听到柯小姐的名字就问了一句。

    然后,少爷就把会议强制中断了。

    “他对每个床伴都这么尽心尽力?”紫苏疑惑地问道。

    刚才生出的一点点感动突然之间消失了。

    他的每个女人都照顾得亲力亲为,他应该很忙吧!

    “柯小姐所说的尽心尽力我不知道界限在哪里,我只知道,少爷这是第一次突然中断会议。”卫见师解释。

    听到这话,紫苏不由一震。

    第一次?

    就为了给她出个头而已?

    不可能吧?

    她不愿意再往多想,也不想深究这里面的含意,她完成最新的任务就离开,他的所有以后都不关她的事了。

    再等等。

    等她找齐证明清白的证据,她就远离他。

    下定决心,紫苏便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她把目光扫向忙碌的保镖们,看着他们搬进来的一箱箱东西,好奇地问:“搬的什么东西?”

    “少爷说您外出购物太招麻烦了,所以帮您添了些衣服,还有家里的生活用品。”卫见师微笑地回答,不介意紫苏转移话题。

    该说的他已经让她知道了,这就够了。

    紫苏咬咬下唇,想到靳泽曜的喜好,她估计这些衣服恐怕全部都是裙子。

    生活用品也一并买了,他这金屋藏娇做得还真够好的。

    看了一眼时间,紫苏默默地跑去厨房做饭。

    虽然她讨厌靳泽曜,可她却不得不妥协,何况今天靳泽曜还帮了她的大忙,她怎么也要做一餐丰富的晚餐给他。

    她其实不需要他的帮忙的,可她顶着柯铭心的身份。

    她不得不柔弱。

    在自己的叹息中,紫苏做好了五菜一汤。

    最后一道菜端到餐厅后,她转身准备叫靳泽曜吃饭,一转身就看到他一身纯白色的家居服站在书房门口。

    他慵懒地靠在书房的门框上,幽暗的黑眸紧盯着她。

    他在哪里站了多长时间?

    紫苏心里嘀咕,嘴里说了一句:“吃饭了。”

    她抬头朝着餐边柜里的镜子里照了照,脸上没有油啊?

    “再照也不会变好看,这么平凡的脸有什么好看的。”靳泽曜讽刺地说了一句,面无表情地走到餐桌前坐下。

    她真想吐嘈,既然她平凡,他还费尽心机跟她签做他女人的协议!

    脑子有病。

    突然又想起来他确实是真的有病,暗暗地撇了撇嘴,没有反驳,默默地跟着坐了下来。

    等到他拿起筷子优雅地开始吃饭时,紫苏这才端起自己的碗。

    这个男人一向把自己当帝王,她要是在他前面端碗,他还不折腾死她,尽个半分钟而已,死不了人。

    知道靳泽曜吃饭的度很快。

    紫苏迅地夹菜,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不快点吃,等对面的男人莫名火的话,她又得饿肚子。

    “吃相真难看。”靳泽曜突然说了一句。

    紫苏含着满口的饭,看着靳泽曜一脸的嫌弃,她居然无法反驳。

    她吃相难看还不是他逼的!

    居然还嫌弃她的吃相。

    怎么不说这饭菜是她做的,要感谢她。

    “这么丑!”靳泽曜皱着眉头:“你背过身去,我不想看到这么丑的吃相,会让我吃不下饭。”

    “……”

    紫苏的嘴的饭吞也不是,吐也不是,差点噎个半死。

    垂下眼帘,她在心底默默地给自己催眠。

    我是报答他的帮助。

    报答他的帮助。

    报答他的帮助。

    ……

    好不容易把快要暴的怒火压住,紫苏矜持地细嚼慢咽起来。

    “乖,现在勉强能入眼。”靳泽曜满意地看着紫苏的转变,点点头,然后自己开始疯狂地扫荡桌子上的菜起来。

    紫苏眼明手快地夹了几筷子菜到自己的碗里,却每次都被靳泽曜瞪一眼。

    被瞪得浑身麻,她只能默默地不再伸筷子,干吃起碗里的白饭来。

    金屋藏娇是什么鬼?

    她觉得自己想错了,她这过的是什么鬼日子,菜都没得吃!

    “柯铭心,有件事我必须要提醒你。”靳泽曜放下干净的饭碗,拿起旁边的湿手帕优雅地擦拭着自己的手。

    “有事直接找我,手机里的私人号码不是摆设。”靳泽曜嗓音低沉,语气却强势霸|道。

    紫苏愣了愣,然后一脸顺从地说:“知道了,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可以吗?”

    “说。”

    “我的大学同学熊静静,你能帮我查到联系方法吗?”只要把这个关键的人找到,熊静静能证明她们两一直在一起,不可能不去下药,那这事就算是解决了。

    “给我一个帮你的理由。”靳泽曜冷静的反问。

    “不是你说的有事直接找你?”紫苏反问。

    “我是说了,不过,我好像没说肯定会满足你吧。”靳泽曜挑挑眉头,理直气壮地拒绝。

    俊脸上表示未变,眼睛却眯小了一些,邪恶地看她怎么反驳。

    “你……”

    紫苏真的被这个人的脑回路刺激得自己都不正常的了,她无奈地放下筷子:“好,我知道了,我会自己想办法解决的。”

    端起桌上收拾得差不多了碗筷,她去洗碗。

    “柯铭心,注意你的态度。”靳泽曜一动不动,不悦地瞪着紫苏:“协议的内容你忘记了吗,以我为主,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敢摆这种更新人我看,嗯(第二声。)”

    她态度怎么了?

    紫苏气闷。

    她还没怪他说话不算话,他还嫌弃她态度不好?

    她看他不是情感缺失,而是偏执。

    紫苏不想跟他对上,每次都是她输,于是,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是是是,我检讨我的态度不好,靳先生是主人,我是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