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63被要求参加婚礼
    满意地看着自己笔下的男人,以后靳泽曜再欺负她,她就用漫画吐嘈他。

    她不就信他会去看少女漫画。

    她的笔下,靳泽曜的整个人生都任由她说了算,她想虐就虐,想让他流血受伤,都由她高兴。

    想到这里,紫苏闷闷地笑出声来。

    越是高兴,灵感越是爆,她一气呵成地完成了第一版的故事。

    一个姿势太久,等第一版完成的时候,紫苏才察觉自己整个身子都麻。

    看了一眼时间,该做饭了。

    收拾好画稿,她用尽力气站起来。

    血液的不循环让她两条腿像被万千细针扎一样,扶着书柜站起来,忍着无法言语的痛苦向厨房走去。

    这种情况越是动好得越是快,她早就有经验了。

    以前训练的时候,也遇到过很多次这种情况,虽然痛苦难忍,但她习惯了忍受,也不觉得难受得想死。

    慢吞吞,一步一步挪向厨房。

    经过餐厅,听到靳泽曜不悦的声音隐约地传来:“这种不学无术的富二代订婚宴而已,我为什么要给面子,找个副总去就行了。”

    “可是,对方订婚宴是宣布继承……”卫见师有些为难。

    “我说不去就不去,别拿这种小事烦我。”

    靳泽曜翻动着手里的文件,不耐烦地打断卫见师。

    紫苏朝着半天的书房看了一眼,默默继续往厨房走。

    这个靳泽曜,一天24小时,除开睡觉的时间,不怒的时间每天不过2个小时,而且还算上吃饭在内。

    订婚宴会。

    突然,紫苏想到柯纤爱的助理塞到她包里的请帖。

    她记得时间好像是两天后?

    去呢,还是不去呢?

    皱着眉头,紫苏一边从冰箱里拿菜,一边纠结这个问题。

    在做了两道菜之后,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紫苏左手摸出手机,右手继续在锅里搅动。

    是柯铭心的养父柯康强打来的。

    愣了一下,紫苏接通电话:“父亲。”

    她代替柯铭心的身份也有半年了,居然从来没有接到过一次养父的电话,而过节礼貌性的电话,每次都是养母柳惜珍接的,每每问个好就挂掉了。

    “你现在还天天躲在家里画画?”养父柯康强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什么情绪。

    “是的。”紫苏一边轻轻地搅动着锅里的菜不让它糊,一边记清这个男人的声音。

    “父亲,您和母亲身体还好吧!”紫苏礼貌地问候一句,算是帮柯铭心问的,那个懦弱心软的姑娘是非常渴望亲情的吧!

    “你妹妹的童话订婚宴你知道吧。”养父柯康强不答,反而问起他想问的问题。

    又是为了柯纤爱。

    “知道。”紫苏眉头轻皱,淡淡地答了一句。

    她真为柯铭心感到不值,用心期待亲情,用尽一切满足亲人的需求,却连一句关心都收不到。

    这时候,靳泽曜突然走进厨房,看到紫苏在打电话便没有出声。

    只是他主动自己拿筷子去夹已经做好的两道菜的举动打断了紫苏的思绪。

    瞪了一眼偷吃菜的靳泽曜。

    这男人上辈子是饿死的吗?

    菜都没端到桌子上就开始大吃。

    这时,养父柯康强的声音再次在听筒里响起:“小爱的婚礼被国内外很多的媒体关注,这是小爱一生唯一的订婚,我不希望看到有任何不利于小爱的新闻被报导出来。”

    不利。

    是觉得她会去大闹婚礼?

    “您放心,订婚宴那天我呆在家里,哪儿也不去。”冷淡的告诉对方自己的决定,紫苏的心情没有丝毫起伏。

    如果不是代替了柯铭心的身份,她连这个电话都不会接。

    这臭老头以为他是什么人,呵……

    目光看向旁边的做好的菜,两三句话的瞬间,他已经把两道菜解决了大半,再看看他优雅贵气的吃相,嘴角连油都没粘上。

    她该夸他吃相好吗!

    “你不来,到时候被写成姐妹不和,你负责吗?”养父柯康强立刻不满起来:“到时候你安分一点呆在我和你母亲身边,什么话都不准说,专心吃饭就可以了。”

    “我不想……”紫苏拒绝。

    话还没说完,养父柯康强就激动地打断:“你还想闹多久?他们已经有孩子订婚了,你就这么讨厌你妹妹?我养你十几年,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养恩的一顶大帽子狠狠地扣下来。

    紫苏无言以对。

    安静片刻,她妥协地说:“好,我去。”

    她一点不想跟荣永亦再有交集,却被逼得不得不面对面。

    她总不能说她并不是柯铭心。

    在身份的威胁下,她不得不妥协。

    只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能听话最好。”养父柯康强说完便挂断电话,连再见都没有说。

    把手机收进口袋,紫苏看着锅里的菜已经差不多,连忙拿盘把它盛出来。

    菜盘放在完成的两道菜旁边时,她现那两个盘已经空了。

    再看看靳泽曜,优雅地拿着筷子,目光却放在她刚放下的这碗菜上。

    紫苏好想问一句,你是猪吗?这么能吃!

    “把你猥琐的目光给我收起来。”靳泽曜锐利地余光扫了她一眼。

    紫苏一惊,连忙把视线移开。

    “柯铭心,你的菜是不是放了让人上瘾的调料?”靳泽曜一边慢条斯理地解决冒着热气的菜,一边问道。

    “都是卫管家买回来的正常调料啊?”紫苏边洗菜,一边疑惑地看了靳泽曜一眼。

    “不可能。”靳泽曜一脸严肃,手里的筷子翻着那盘菜。

    他并不是一个贪口腹之欲的人,就算运动量再大,他的饭量也没有太多的增长,可是柯铭心做出来的食物他却总觉得吃不饱。

    毫无理由地想一直吃下去。

    “啊?”紫苏更加疑惑了。

    她炒菜并没有用太多的调料,也就是盐,酱油,醋,豆瓣酱,还有姜和蒜的配料,其它的配料她用得非常少。

    这样还能上瘾,她真不懂。

    见靳泽曜没有再出声,紫苏小心翼翼地问道:“靳先生,我想问一下,你查到我同学熊静静的联系方式了吗?”

    “没有。”靳泽曜又开始一口一口地吃菜起来。

    这都多少天了,以他的情报网,这么一个简单的人都查不到?

    紫苏有些懐疑。

    懐疑一闪而过,她失望地点头表示知道,话题又一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