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66高端礼服,高仿而已
    卫见师默默地不出声,做蛋糕的是师傅是米其林餐厅特聘的,这都说不好吃,只能是少爷自己心情太差。

    他还是沉默比较不容易触霉头。

    “把这个人给我炒了,让他滚。”靳泽曜下令,现在不管什么在他眼里都不好。

    “好的,少爷。”这种时候顺着少爷的管家才是好管家。

    直到半个小时后,对少爷百依百顺的卫大管家也被靳泽曜怒骂。

    卫见师终于忍不住了:“少爷,前几天我说的订婚宴……”

    此时的靳泽曜正把冰箱翻得乱七八糟,还有一些菜都掉在地上,听到卫见师的话,他猛地把冰箱门关上,脸色铁青地瞪着卫见师:“说了不去。”

    “是,我这就回复不参加柯小姐的准妹夫的婚宴。”

    卫见师特意把‘柯小姐的准妹夫’几个字咬音加重,相信少爷挺想听的。

    “准妹夫?”靳泽曜想把炒锅都给砸了的心顿时静下来,幽暗的黑眸扫向卫见师。

    这个老东西!

    ……

    外面天气不太暖,紫苏里面穿着礼服,外面则是套了一件米色的中长羊毛外套,这是临出门前卫管家递到手上来的。

    谢谢了卫管家的好意,她打车来到养父母的别墅区。

    这个别墅群后面修建有一直大型的私人飞机停机坪,早晨养父就短信给她,让她直接往停机坪去。

    一路走到停机坪,直升机已经启动,主旋翼忽啦啦转个不停。

    迎着主旋翼扫出的大风而向前,紫苏早就看到了站在直升机边上养父。

    “小铭,快点,只等你一个人了,怎么这么慢?”养父柯康强没好气地喊紫苏加快度。

    紫苏没有出声,只是加快几步小跑过去。

    今天的柯康强穿着一身纯黑的西装礼服,量身订做让他看起来非常精神,或许并不是衣服所带来的效果,而是唯一的女儿嫁得这么好,他这是开心的。

    直升机上人不多,就是养父的几个近亲。

    紫苏一踏上直升机,里面原本交谈的声音立刻停了下来,看清是紫苏后,个个都摆出一副看不起的冷眼。

    紫苏毕竟不是柯铭心,根本就不在意陌生人。

    直升机里,养母坐在靠尾翼这一排的中间,靠近驾驶室则坐的是柯家的三个表姐妹。

    紫苏打个招呼,也无所谓她们有没有回话,越过养母往靠窗户的里面坐过去,最外面的位置留给养父。

    “小铭,你身上的范思哲2o65私定哪来的?”表姐一眼就注意了紫苏外套底下的裙子。

    话音一落,两个表妹的目光犹如利剑也射向紫苏。

    “哦,高仿而已。”紫苏扯了扯嘴角给了个答案。

    “难怪了,柯家不养你了,你怎么可能穿得起范思哲的衣服。”表姐冷笑一声,嘲笑的意味毫不掩饰。

    “你也真是的,穿个高仿的想引起荣大妹夫的注意吗?既然想往高端了打扮,好歹也化个妆配一配你这身高仿的衣服啊!”

    表姐一如既往地刻薄。

    顺着表姐的话,两个表妹也都在紫苏身上打量,每个人都奉献出几个不屑又厌恶的白眼。

    紫苏懒得理会这群人。

    养父母都当没听到,丝毫没有为她出头的意思,她就算吵了指不定还要挨骂呢!

    就当没听到的把头转向直升机窗外欣赏景色起来。

    为了不起眼她才没化妆的,衣服也是在衣柜里挑的最不起眼的,靳泽曜挑的衣服怎么可能有高仿的东西,呵……

    柯铭心的这群势力眼的亲戚,跟她的养父母一样。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听着这群人当着她的面继续讨论柯铭心的种种,没有一句好听的就算了,还话里话外指责柯铭心不听话就是错的。

    紫苏真为这姑娘感到不值得。

    原本她还觉得呆在靳泽曜身边心情不好,可现在坐在这直升机上,她才感受到难熬的滋味。

    她宁愿听靳泽曜直截了当地脾气,也不想听到这群三八阴阳怪气地指桑骂槐。

    ……

    终于到了永湖岛。

    紫苏抢在了第一个下直升机。

    一群女人一路都叽叽喳喳的,快吵死人了。

    云海相连,阳光撒在海面上,蓝天与碧海连成一线,这样的美景难得一见。

    2o65的今天,自然美景越来越少。

    永湖岛名不虚传啊!

    紧跟在紫苏后面下直升机的养母柳惜珍拉了拉紫苏:“记得跟在我身边,不要闲着没事乱跑,订婚典礼开始的时候,你站在我旁边微笑,开宴你就可以离开了。”

    这一小段话,养母柳惜珍叮嘱了三遍。

    紫苏刚开始还点了点头。

    后面她就保持沉默。

    柯铭心的养母对这个养女似乎一点信任度都没有。

    一行人坐上特意安排的车去往订婚典礼主会场,主会场旁边有长长的两排休息屋,紫苏随意找了一间进去。

    而养母柳惜珍则从头到尾都防贼一样盯着紫苏,没有一刻放松。

    走到一个窗口,倚在窗沿看风景,紫苏刻意忽视养母在背后如针扎的眼神。

    实在被这眼神盯得心情不好。

    紫苏才无奈地回头:“母亲,如果真怕我闹事的话,当初我说不来的时候,您让父亲同意就好了。”

    她又不是柯铭心,还念着荣永亦能有恢复记忆的一天。

    “不行,万一媒体借题挥说我们家庭不和,对小爱的影响不好。”养母柳惜珍赶紧反驳。

    复又觉得这话似乎有点重,又连忙说道:“小铭,不是妈的偏心,只是你看亲朋好友们,哪个不说你这些年太过分了,拼尽全力,想办法子的抢妹妹的男朋友,这样真的不好。”

    “是,确实不偏心。”紫苏淡淡地回了一句,语调里的反话藏都藏不住。

    养母脸色僵了僵,无言以对。

    面对养母,对紫苏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她转回头,继续看窗外的风景:“当年父亲为了上位主动要求照顾荣永亦,把人带到家里是谁一直照顾的?是……”

    我字闷在嘴里,紫苏想说是我,可她不是柯铭心本人,这个‘我’字,她说不出口,干脆就把这个字咽回去。

    养母不是笨的,当然知道紫苏没有从嘴里说出来的是什么字。

    她底气不足的低声说道:“我们都知道是你一直照顾着永亦,可是他复明后爱上的是你的妹妹,你又何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