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67母亲,我放弃妹夫
    养母不是笨的,当然知道紫苏没有从嘴里说出来的是什么字。

    她底气不足的低声说道:“我们都知道是你一直照顾着永亦,可是他复明后爱上的是你的妹妹,你又何必……”

    “如果我和柯纤爱的处境对换呢?”紫苏冷笑一声,带着笑意的脸转头看向养母。

    “大概你们会说,趁着荣永亦失忆抢柯纤爱的男朋友,不配当姐姐,同样的结局,对吗。”

    语气里连疑问都没有,直接肯定了答案。

    看到养母尴尬不已,紫苏低声笑道,嘴角的讽刺不减:“母亲,我已经答复您了,您并不偏心。”

    养母低下头,不敢与紫苏对视,想反驳却无从说起。

    “母亲,我是真心的,因为我不计较了,也不奢望了,柯铭心现在只有感激,感激您和父亲从孤儿院我领出来,让我不至于流离失所。”

    感激的话里,就算是代替柯铭心活着,紫苏也不愿意用自己的身份来感激。

    “您不用一直用‘柯铭心是错的’这样的话来洗脑,我不小了,是非对错,我分得清。”

    紫苏一步一步打消养母想继续劝慰的念头。

    柯铭心那个丫头或者觉得六年的纠缠是对的,也想过是不是要继续纠缠,可人死如灯灭,她就算想也没有机会了。

    她紫苏帮她放弃,帮她了结一生的遗憾。

    养母听到这里,眼眶微红,不知道是因为紫苏说的不计较,还是对于自己偏心的愧疚。

    紫苏看着这情景,有一丝丝心软,柯铭心的养母似乎还是有一点在乎她的。

    只是对比是亲生的女儿来,养女自然是要排在后面的。

    紫苏转向向养母走过去,轻轻地拥住她:“母亲,您放心,小铭闹够了,以后绝不再参合小爱的事。”

    人都死了,当然已经够了。

    到是养母愕然地僵住,不知是心痛还是惊喜:“小铭。”

    紫苏没有动,静静地抱着柯铭心的养母,其实她挺羡慕的,从资料上看,至少这姑娘童年还是有一段幸福的时光的。

    不像她,记事的时候,就是从孤儿院到特工基础训练基地,从小就开始了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身手练出来后又出任务回报特工训练基地……

    不像她,记事的时候,就是从孤儿院到特工基础训练基地,从小就开始了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身手练出来后又出任务回报特工训练基地……

    训练和吃住这些都是要她们自己出任务来偿还的。

    紫苏陷入儿时训练的那些痛苦回忆。

    养母柳惜珍却颤抖地抚上紫苏的头,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来,她声音哽咽地说:“我的小铭是乖了……”

    这句话是柯铭心小的时候她常说的。

    后来,柯纤爱受委屈后,她再也不说了。

    听到这话,紫苏的难受更甚,为自己,也为柯铭心。

    “小爱订婚宴后,母亲帮你找个好人家,你也要风光大嫁才好。”养母想得很远。

    好人家?

    紫苏在心底冷笑。

    荣永亦的负心,靳泽曜的霸|道不懂温柔为何物,她对男人没有一点好感。

    她现在只想自由地一个人生活。

    养母说的风光大嫁的话让紫苏觉得失望,她一瞬间就想到,恐怕柯铭心的养父想拿这姑娘商业联姻来获取利益。

    柳惜珍的话很可能是试探。

    紫苏依然抱着养母柳惜珍,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不出声。

    猜不透她的想法,恐怕事情就很难安排了吧!

    订婚仪式的时间快到了,养母拍拍紫苏的肩膀,拉着她往礼堂走去。

    一出休息室的门就遇到刚才一起坐直升机过来的表姐妹们。

    “荣永亦不不愧是荣氏继承人,刚才我们坐游艇去海上逛了一圈,这才知道游艇全部都过了小爱的名下了。”表妹羡慕的说道。

    “小爱真幸福,收名又收钱,固定资产也不少,荣大少爷又很宠爱她,羡慕啊!”表姐也感叹起来。

    说着还斜眼藐视地看了一眼紫苏。

    听到表姐妹的谈话,养母柳惜珍愧疚地牵着紫苏的手,用眼神安慰她,柔和带着丝丝母爱。

    紫苏伤由养母拉着自己的手,对着她笑笑。

    她根本不在意。

    一行人6续地坐进主会场礼堂。

    养母已经落坐,紫苏正准备坐下,突然听到记者群里的惊呼。

    “靳氏集团的靳泽曜居然被请来了,我没眼花吧?”

    “啊啊,前段时间靳氏旗下的市值公布,集团财富榜和个人财富榜都是他,我们想尽办法想采访他,他都没应的。”

    “是啊是啊,太好了,这次遇到真人了,我要去抢访,你们不要跟我抢。”

    话音都没落下,这人就冲了出去,余下的记者们听到立刻跟着拔腿就跑,人人都想抢到次访问。

    紫苏惊愕地向声音的方向看去。

    礼堂的大门是逆光而建,温暖的阳光在大门处撒下白色的光圈,四个黑衣保镖先进来拦住蜂拥而上的记者。

    靳泽曜踩着光圈踩进礼堂,闯入紫苏的视线。

    他高大修长的身影被光圈衬得格外耀眼,头打理得一丝不苟,深蓝色的西装正装被他穿出了几分禁谷欠的感觉。

    一大堆镁光灯隔着保镖拼命的闪烁着。

    紫苏看着熟悉的身影,心里咯噔一下,他怎么也来了?

    脑海里突然回忆到,卫管家之前好像跟他提过某不学无术的富二代订婚宴,不会说的就是荣永亦吧?

    紫苏的第一反应就立刻转回头坐下来,不想被他现自己的身影。

    如果被他看到,她不能肯定他那种唯我独尊的脾气会不会曝光两人见不得光的关系。

    这个人从来不懂尊重别人是什么,她不能冒这个险。

    紫苏略带紧张地坐下来,养母好奇地握住她的手关心地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啊?没有。”紫苏连忙摇头,拼命地忍着自己想往后看的念头。

    忍了一小会,她终于偷偷地侧头向后打量。

    只见靳泽曜目光直直地落在她身上,眼底的邪笑狂妄地在紫苏身上环绕,他饥饿的眼神落在她的唇上,又移到她的月匈前。

    紫苏盯着他嘴角的挑起胆战心惊,她好像是他即将到嘴的食物一样,躲藏不开。

    不止如此,靳泽曜也一直向她的方向走来。

    迎光而来的高大俊美的身影令人痴迷,让的窒息,可对紫苏来说却是心慌。

    “母亲,我先去下洗手间。”说完,紫苏立刻弯腰快向旁边的安全门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