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深度索爱:国民老公请轻点 > 068逃,躲进新郎房间
    “母亲,我先去下洗手间。”说完,紫苏立刻弯腰快向旁边的安全门跑去。

    她不能在大庭广众下跟靳泽曜见面。

    否则里子面子,她可就会全没了。

    紫苏出了安全门就在走廊里飞地跑起来,听着后面一连串的脚步声,她断定靳泽曜肯定事着他的那群保镖跟上来了。

    跑过一扇扇紧闭的门,她急得不知道往怎么办才好,正在这里,她看到前面有一扇半开的门,心中一喜,她立刻推门冲了进去。

    快转身,锁门。

    确定门锁好了,她这才转回身,整个人靠在门上大力地喘着气儿。

    低头看了看快跑断的细跟高跟鞋,紫苏暗地诅咒一声音。

    真是要命。

    怎么到哪里都甩不开靳泽曜的身影!

    “柯铭心?”

    一道疑惑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房间里有人?

    紫苏警觉地抬眼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纯白礼服镶着金色的边,这一身看起来格外的帅气。

    俊美得像女人一样的脸庞上尽是疑问。

    居然是荣永亦。

    旁边有好几个助理在帮他整理衣角,把一些小的细节部分理平,旁边的落地衣架上还整齐地挂了四套其它颜色的礼服。

    毫无疑问,这是新郎的更衣室。

    更衣室居然不关门?

    这样的疑问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紫苏的注意力更多的是在想,不能让荣永亦认为她是追上来纠缠的。

    她连忙说道:“恭喜恭喜,我借下洗手间。”

    这种关键的时候,她肯定是不能出去让靳泽曜逮住的,在瞟到这间屋里有洗手间的时候,她就想好了应对方法。

    说完这句话,看都不看一眼惊讶的荣永亦,紫苏飞奔似的闪进洗手间。

    进门后,快关门落锁。

    一气呵成。

    荣永亦目光跟着紫苏的背影,最后落在洗手间紧闭的门上。

    柯铭心又想做什么?

    躲进洗手间的紫苏烦躁地坐在干净的马桶上,思绪飞旋转。

    怎么办呢?

    难道一下躲在洗手间吗?

    如果等订婚仪式开始了再溜出去的话,有没有可能跑得掉?

    正想着,门外突然向起剧烈的踢门声。

    紫苏紧张地双手握成拳头,目光死死地盯住洗手间的背门,真追上来了?

    洗手间门外荣永亦的问候声打消了紫苏的疑问。

    “你好靳先生,靳先生能来鄙人的订婚宴,荣某荣幸之至。”

    紫苏听到门外的话,眉头紧皱,祈祷让靳泽曜快点离开。

    “妹夫?”靳泽曜狂妄带着审问的语气响起。

    “啊?”荣永亦不知道是没听清楚,还是不明白靳泽曜的意思。

    外面复又安静下来。

    紫苏在洗手间里面到是听清了靳泽曜在说什么。

    这个混蛋。

    明明知道她不愿意对外公开两人的关系,他居然敢!

    紫苏坐在马桶上气得半死,却又无可奈何。

    “靳先生是在找什么吗?需要我帮忙吗?”荣永亦的疑问再次响起。

    紫苏心中一紧,不会真看到她进这屋了吧!

    冷汗立刻从头上滴了下来。

    她进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人影,靳泽曜是怎么找到这间房间的?

    “不用,只是丢了一只狗而已。”靳泽曜冷哼一声,拒绝荣永亦的帮忙,语气里不屑的意味非常浓郁。

    该死的。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紫苏咬牙切齿地暗骂,却不敢出声,这种憋屈的滋味让她不住地双手互挠着。

    不过,幸好他没报自己的名字。

    如果他敢公开他们的关系,她就……

    她就……

    想了半天,紫苏自己也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

    门外。

    荣永亦轻笑:“靳先生这么有闲情逸致,带了宠物来永湖岛,需要我的帮助吗?”

    “不必。”

    靳泽曜冷声回绝。

    “离主厅不远有个宠物中心,靳先生若是找到家里的狗,可以带它去哪里运动运动。”荣永亦一片温和,相信了靳泽曜的话。

    “嗯,走。”靳泽曜点点头,转身就走。

    “就不远送靳先生了。”荣永亦礼貌地说。

    在听到一连串离开的脚步,又听到关门的声音后,紫苏这才松了一口气。

    整个人秧榻榻地急喘向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感觉靳泽曜一行人走远了之后,紫苏这才拉开洗手间的门走出来。

    “谢谢你的洗手间,我先走了。”紫苏低着头,看也不看一眼荣永亦,直直地朝房门口走去。

    “等等,我有事问你。”荣永亦叫住她。

    紫苏无奈地回头转身,她真想装作没听到他叫住她。

    荣永亦眼帘下垂,右手食指在旁边的玻璃柜上点选着手表,选定一块后直接拿起来,帅气的一抬左手,左手的袖子立刻往上缩了一寸,露出合适的戴手表的空间。

    “瓷器精品店的事你处理好了?”

    “啊?”紫苏不明所以,不太懂他的意思。

    “没被抓进去坐牢?”

    荣永亦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之后派人去了解了一下状况,本来还是有搭把手的心思,可那家店一夜之间突然消失了,连理由都找不出一个。

    后来小爱又说柯铭心会出席他们的订婚典礼。

    也就是表示,柯铭心这个人什么事都没出。

    他想不能她身边还有谁能有钱帮她?

    紫苏看了看荣永亦不在意的表情,眼珠转动了几下回答:“哦,我借钱赔了。”

    “你有富有的朋友吗?是不是银行贷款的?”荣永亦戴好了手表,把左手的袖子往下拉了拉。

    “这好像跟荣先生没有关系,我有事,先走了。”紫苏觉得跟这个人完全没办法聊天。

    转身拉门。

    突然背后听到大件物品摔倒的声音,紧接着有助理担忧地询问起来:“亦少,您怎么了?”

    紫苏迅回头,只见荣永亦瘫坐在地上,一手撑在地面,一手捂着头部极度痛苦的模样。

    怎么了?

    紫苏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突情况。

    “药。”荣永亦艰难地吐出一个字,人便无力地向后栽倒。

    助理快地扶住他,撑起他吃力地拖向不远处的沙,边拖边把目光投向紫苏:“这位小姐,麻烦你帮忙拿一下化妆台上的黑盒子,药在里面,两颗就可以了。”

    “啊,哦!”紫苏回过神来,第一反应是帮了这个忙先。

    拿了药,又去倒了一杯水,她这才走向沙。

    荣永亦这时候已经浑身抽搐起来,俊俏的脸上只剩下了苍白。

    “他身体不好?”紫苏摊开掌心把药递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