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2717章 母螈兽
    【nbp;.】,精彩无弹窗免费!

    扁头花斑的怪物吐出长长的舌头卷住龙渠的脚腕之后突然钻了出来,巨大的头颅突然从水面伸出,溅起澎湃的水花,岸边上的武修纷纷惊恐欲绝的后退,一些实力低弱的武修,更是发出怪叫,吓的面无人色,恨不得马上逃出这个异常凶险的地方。

    “这才哪到哪?真没用,这叫吓着了?”

    血月天狼殷别似乎对怪物很是熟悉,站在岸边不远处,抱着膀子看着被吓的脸色苍白的飞盟弟子嘴角勾起轻蔑的笑容。

    嘭!

    就在这时,又一只扁头花斑的怪物从河底跳出,没错,是跳出来的,而不是像先前那只怪物一样,从水底浮出来。

    这只扁头花斑的怪物似乎闻到了血腥味,从河底跳出,张牙舞爪的就扑向了龙渠。

    龙渠见状大惊,近距离之下,那血盆大口长着满满四排獠牙,前两排在嘴边,后两排挨着前两排,锋利的牙齿个个透着尖锐的精芒,不用看都知道,要是被一口咬中,就算是龙渠也得身受重伤。

    “妖孽,大胆!”

    震怒之下的龙渠爆发出一声狂怒的啸声,左脚奋力一抬,将那只用舌头绕住他脚腕的怪物挑了起来,旋即作势往右侧一退,躲过了第二只怪物的致命一击,而且就在怪物与其擦身而过的时候,龙渠举起右掌紧扣成爪,全身金光闪烁,手掌扣爪神力暴绽,幻化出一只龙爪模样,全力挥出。

    叮当当……

    强如龙渠的利爪,狠狠的抓在怪物的背后,所有人都认为这一爪下去,那怪物至少会皮开肉绽。

    然可是,当龙爪挥劈而落之时,发出的声音却是犹如金铁交鸣,并且溅出无数火花。

    “什么?这怪物好强的防御?”

    见此一幕,从未有过震惊情绪的萧洪章等人也是被吓的不轻,目光下意识的看向霓光的时候,众人不禁心生畏惮。

    “霓光,你早就知道河中有此生物?”

    骨河半空,龙渠与两大怪物搏命厮杀,霓光却笑容满面道:“早知又如何?”

    莫上仙气愤上前道:“你口口声声说大家联手,却知情不报,这叫联手,你让我们怎么信任你?”

    霓光转过身,微笑看着莫上仙道:“我让你们信我,可是龙渠不信,既然他怀疑我的诚意,霓某人就让你们知道知道有我霓某人的重要性,实不相瞒,其实早在三百年前霓某人就已经找到了三重墓道,之所以没有继续深入,便是因为这骨河中的怪物实力超乎想象,我们三个人与这几头怪物对阵了多年,几乎每年都要来几次,但每次都功而返,你们看这骨河,尸骸处处,都是日积月累形成的,之前你们走过的一个个阵宫,每一处都需要用活人叩门,最后尸体去了哪?你们考虑过了吗?”

    众人听着一愣,司空爵惊讶道:“难不成都被阵法运到了这里,被……被吃了?”

    霓光笑吟吟的扫了司空爵一眼道:“阁下还不算笨,说的一点没错,那些擅闯大墓的人的尸体,全都被阵法运到了此处,成为了那怪物的口啖之食,这皑皑白骨便是见证。”

    “等一等……”就在这时,风绝羽说话了。

    霓光看着风绝羽问道:“风小友想说什么?”

    风绝羽走到岸边,看着空中与龙渠厮杀的两只怪物道:“你刚才说几头,而不是两头,莫非这种怪物不止有两头?”

    “哈哈……”霓光听完哈哈大笑,在众人唏嘘的目光之下,指着骨河道:“风小友果然敏锐,话既然说到这了,那霓某人也不瞒着各位了,的确,这种怪物不止两头。”

    “什么?”众人脸色一变,各自不安了起来。

    骨河中的怪物跟龙渠斗了个旗鼓相当,刚刚大家也亲眼见过了,这种怪物的防御十分惊人,龙渠的龙爪都无法伤害到怪物的身体,这已经够可怕了,没想到这种强大的生物居然不止两头。

    “那究竟有多少?”梵古怪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问道。

    霓光淡淡一笑道:“具体有多少霓某人也说不清,不过我们几百年来都在跟这些怪物争个高下,见过最多的一次,有七只。”

    “七只?你们怎么活下来的?”司空爵都敢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看那怪物的实力,一只都难以应付,何况是七只?

    霓光道:“当然是侥幸活下来的,第一次,殷别差点死了,第一百二十七次的时候,乌鸦险些被三只怪物分尸,最后一次遇到七只怪物的时候,我们合力杀了一只,但那次,霓某人受了重伤,整整七年才恢复。”

    霓光一边阐述一边生动的描绘,众人越听越是汗流浃背,整整七只这样的怪物,连霓光这样的身手都差点死了,重伤之后恢复了整整七年,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嘭!

    众人正在说话的时候,突然间又一只怪物从骨河里面跳了出来,龙渠面对两只怪物本来就疲惫不堪,这第三只怪物一出来,龙渠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吼!

    不假思索间,龙渠双臂一振,一声龙吼之后,直接化作了本体。

    五爪金龙化身本体,实力会提高一大截,而且肉身力量直接提高十倍。

    砰!

    一只怪物狠狠的撞在了龙渠的身上,致使龙身一抖,龙渠勃然大怒,也知道霓光此时是用来他探路,就算喊话求救,恐怕也会没有搭理他,是以龙渠龙尾奋力一扫,啪的一声将那只怪物直接拍飞,但也因为被一只怪物一口咬在龙脊上。

    哗!

    布满金光鳞片的龙脊一下子掉下来七、八片龙鳞,怪物的巨口咬下一撕,一大块龙皮瞬间被撕了下来,这一幕看的众高手无比骇然,甚至于几个胆子小的可怜的飞盟弟子,直接被吓死的吐血致死。

    真正的吓倒肝胆碎裂。

    不过此时没有人嘲笑那几个因害怕而致死的飞盟弟子,本来这种怪物就闻所未闻,想到自己在这种处境之下,还能把身子站的笔直的家伙根本就不多。

    “太可怕了,这种怪物究竟是什么东西?”风绝羽的后槽牙直冒凉风。

    “此乃母螈兽,亦是上古神兽。”见多识广的萧洪章终于道出怪物的来历,此言一出,血月天狼殷别脸色渐冷。

    “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啊?”

    萧洪章斜了殷别一眼懒于理会,看着空中三只母螈兽道:“母螈兽是天元纪年出现的上古神兽异种,据传此兽喜欢躲在阴暗之下,以死尸这食,肉身强悍,犹如盾垒,血口如锋,无坚不摧,天元纪年岂有一强者位级道武至一,身下座骑便是一只母螈,成名之后一千两百年从未出过手,旦凡遇敌便由座下母螈出战,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多少强者被活活生撕,没想到萧某平生还能见到如此恐怖的凶妖古兽。”

    霓光听着大点其头道:“萧道友所言不假,天元纪年出现的上古神兽皆是强大物种,每一种都位级神道,堪比神明,就是我身边这位血月天狼,若不是因为开启灵智过早,还有一部分血脉传承没有领悟,也不比现在的母螈兽差,不过此地母螈生性残暴,少见活人,故无法开启灵智,凶性早成,血脉力量自然精纯雄浑无匹,确实是不好对付的角色啊。”

    梵古圣默然,片刻后冷着脸道:“你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让我们信你,但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是想借我们的力量来挡住这些母螈兽,你好穿过三重墓道,直达中殿。”

    众人警惕了起来。

    霓光哈哈大笑:“梵道友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啊,我可没这么想,之所以让龙渠吃点苦头,是因为他口无遮拦,如果他谦虚一些,霓某人早就将这些事与大家知会了,不过梵道友有句话到是没有说错,既然龙渠族人愿意为我等开道,那大家又何乐而不为呢?”

    “嗯?你的意思是……”萧洪章一听兴趣大增,而众人也意识到了什么?

    霓光和盘托出道:“诸位,以在下之前,此河中的母螈兽不过七只而已,多年前我们几个杀了一只,眼下极有可能还剩下六只,而如今龙渠族长一人独挡三只,这意味着河底还有三只,如果大家齐心协力,未必不能安全穿过三重墓道,不知大家以为如何?”

    众人沉默着,没过一会儿,莫上仙淡淡一笑:“好主意,我同意。”

    “你们?”梵古圣讶异的看着莫上仙,过了一会儿也跟着笑了:“的确是好主意,这样一来,又少了一个跟我们分宝贝的人,大家不是能多分一点吗?”

    “哈哈……没想到龙族长如此仗义,如果我们得到了宝贝,应该为他修造一座大墓,告慰他在天之灵,哈哈……”司空爵也跟着笑了起来。

    风绝羽面无表情,慢慢的脸上也浮出了笑容,这种说抛弃就抛弃的事在宏图大世太常见了,而且龙渠跟他还有仇,他才懒得去救龙渠呢。

    “这么说,我们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