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玄界之门 > 第五十八章 真气
    石牧先是拿起了那枚记载大力魔猿脱胎诀的淡红色玉简,贴在额头,并闭上了双眼。

    时间一点点过去。

    足足半个多时辰过后,石牧眉梢忽地一挑,睁开了眼睛,眉头紧蹙,脸色也隐隐有些难看起来。

    方才在血经阁他只是大略翻看了一下这门功法的介绍,此刻已经将其中九层功法仔细翻看了一遍,结果发现这门功法修炼过程的确并不算复杂,甚至可以说是通俗易懂,只是他却还是无法立刻着手修炼。

    这大力魔猿脱胎诀说是只需修炼者身负猿猴类血脉,再借助一些魔煞之气便可。

    所谓魔煞之气,按照玉简上所述,是一种阴煞污秽之地才会产生的特殊元气,和天地灵气不同,对于人体却是有害无益的。

    此功法,就是借助此种魔煞之气淬炼肉身,洗精伐髓,也正因为如此,修炼过程才会痛苦不堪。

    以石牧这样没有修炼过后天功法的武徒肉身,由于缺乏真气护住要害经脉,根本不可能承受住魔煞之气的淬炼,稍有不慎,轻则经脉尽毁沦为废人,重则直接真气爆体而亡。

    虽然这脱胎诀介绍上没有明说,但显然必须体内真气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可尝试修炼的,否则和自杀没有什么区别。

    石牧脸上露出了沉吟神色。

    这样一来,他一开始倒不用同时修炼两门功法了,正好先专心修炼般若天象功,待其修出了一些真气后,再来修炼者脱胎决就是了。

    一念及此,他将淡红色玉简放下,又拿起了身前的另一枚白色玉简。

    石牧将白色玉简贴在了额头之上,盘膝静坐了起来。

    这一次,足足一个多时辰后,他才缓缓睁开了双眼。

    他放下玉简后,眼睛微微眯起,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神色。

    般若天象功十一层功法,他已经尽数牢记于心,如功法介绍所述,此功法领悟起来也没有太大问题。

    他深吸了一口气,起来在屋内活动了下筋骨后,又再次回到石床上盘膝坐好,心中默念了一遍功法口诀后,双臂平放于双膝之上,摆出了一个五心向天的坐姿。

    后天功法和石牧以前修炼的炼体法门最大的不同,就是须以本身领悟的气感,感悟到周围的天地灵气,将其引入体内,化为内家真气。

    这一过程,与修炼者的资质,还有其修炼的功法,以及修炼环境都有关系。

    天资越好,对气感领悟越强,修炼功法精妙,自然更容易吸引到周遭的天地灵气入体,自然的,周围环境中天地灵气的多寡,也是至关重要的。

    石牧静静而坐,竭力将心神平复下来,同时按照功法第一层所述运转起来。

    结果没过多久,他嘴角便露出一丝苦笑。

    他早已领悟了气感,按照功法所述,也很快感应到了身周的天地灵气,但是其体内经脉血气流动颇为迟滞,一时之间还无法将其顺利引入体内。

    随着他心境的沉静,加上一次又一次不懈尝试,他对于周围的天地灵气感应越来越清晰,但是每每要将其纳入体内经脉,他的经脉之中便会产生一股淡淡的阻塞排斥之力,将天地灵气排斥出去。

    厉苍海曾说过,石猴血脉会造成血脉之力阻塞,真气凝聚的速度远逊于其他人,果然是这样。

    石牧一想到这里,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不过他不仅没有气馁,眼中反而露出几分坚毅神色。

    石猴血脉并没有彻底阻断他的修炼之路,虽然他修炼的速度会因此比别人慢一些,但是勤能补拙,他只要实力够强,在黑魔门这种门派中争取到一些修炼资源应该并不是难事,将来的成就未必便会落后于其他人了。

    终于,在外边天色尽暗,历经无数次失败之后,石牧抓住了那一点灵光,一缕极为细微的天地灵气被他小心翼翼的引入了体内,在经脉中缓缓游荡起来。

    石牧不敢有丝毫松懈,但仍压抑不住眼中浮现的喜色。

    他心中知道,直至此刻,他才算终于踏上了武道的起点!

    时光流逝,黑夜变为白天,白天又再度变得漆黑一片,而石牧保持盘膝而坐的姿势,一动不动。

    突然,石牧身体微震,豁然睁开了双目。

    他手在床上一撑,翻身跳到了地上。

    如此苦修了整整一天一夜,他此刻非但没有丝毫疲累的感觉,反而感觉精神奕奕,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

    啪啪!

    石牧手臂一抖,打出了两拳,划破空气发出沉闷的呼啸声,空气猛然发出两声炸响,仿佛放了两个大鞭炮。

    石牧目光一闪,目光看向了双手。

    他此刻肉体力量并没有增长,拳力却忽然增大许多。

    石牧的体内经脉之中一股微弱的气流缓缓流淌,心念一动,这股气流瞬间飞快流动起来,而且向着中间凝聚而去,化为一缕极细的真气。

    这是他一整天苦修的结果,终于凝聚出了第一丝真气,虽然纤细若丝,却代表其终于成为一名真正的后天初期武者了。

    刚刚拳风威力忽然增大,也是拜这一缕真气所赐。

    石牧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再略一沉吟后,忽然缓缓将这一缕真气凝聚到手掌之上。

    其手掌骤然一热,隐隐膨胀了几分,掌心边缘散发出淡淡白光,倒是和金五爷的血煞掌有些相似。

    他身形几个闪动,跳到了小院之中,目光朝着周围看去,落在了院落一角的一块磨盘大小的青色石块上。

    “喝!”

    石牧低喝一声,身形猎豹般扑出,单臂一抖,手掌猛然拍出,狠狠击打在石块上。

    “噗”的一声闷响。

    石牧击出一掌后身形一动,立刻倒飞回了原地,整个过程只有一两个呼吸。

    这一扑一击,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眼力稍差的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

    咔嚓!

    磨盘石块之上浮现出一个清晰的手掌掌印,此刻掌印周围随之瞬间浮现出一道道裂纹,并且朝着周围蔓延而去。

    转眼间,磨盘大小的青石块豁然化为了一堆碎石屑,散落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