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闺华记 > 第八百四十二章、面目全非
    一听去蜀中,不仅高升为难,李福也十分为难,他倒不是担心路远有危险什么的,而是担心万一朱泓追来了找不到谢涵该怎么办?

    可这话他又不能明着跟谢涵说,出来也快一个月了,这些日子谢涵是绝口不提朱泓,他们几个也只好跟着闭嘴,可再怎么说,这两人目前还是夫妻吧?

    谢涵要真走个一年两年回不去,万一朱泓身边有了新人怎么办?这自古都说只见新人笑,谁有耐心来听你旧人哭?

    “必须得去吗?”李福到底吭哧吭哧问了出来。

    “必须得去。”谢涵点点头。

    她总有一种感觉,这一趟蜀中她必须得去,否则的话,她以后只怕再也见不到明远大师了。

    因为她清楚一点,明远大师这是在为徐氏那个女人减轻罪孽,只怕做完他该做的事情就会离开,毕竟徐氏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谁知他还会不会追着她走。

    还有一点,连玄智大师都去了蜀中,说不定她去了有别的什么收获也未必呢,连这里的方丈大师都说她佛缘不浅,这一趟她又是佛珠又是丸药的,哪个不是千金难求的?

    “好,去就去,不过小姐得答应我们一个条件,这一趟蜀中不管有没有收获,回来后我们就在扬州定居。”高升权衡一下说道。

    他知道谢涵想做的事情肯定要做,他只能舍命陪着,但是他也担心朱泓回京后找不到谢涵会后悔会追到扬州来,因此他才要求谢涵回来后要留在扬州。

    当然了,要是能直接回京就更好了,可直接回京他觉得谢涵可能不会接受,她低不下这头来。

    再则,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高升也不想谢涵一味地退让下去,自家小姐这些年为朱泓已经做得够多了,要没有自家小姐,朱泓这些年都不知死多少回了,退一步说就算是自家小姐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可什么事情能大得过人命?

    因而,高升觉得就算是谢涵有错在先,可朱泓也不能一竿子就把谢涵打死,他若真有心原谅谢涵,就该来扬州把谢涵接回去,这样的话谢涵也算是有了个台阶下,说不定就能过了那个坎。

    “好。我答应你们。”谢涵也没想真隐居到什么不知名的山林或村镇去,她还有弟弟要养,还有祖父没送走,也就是说她的俗缘还没有了,至于以后的路会怎么走,她现在还没有想好呢。

    既然商量好了,高升也不想延误下去,趁着这个季节还算暖和,早点进蜀,最好是能赶在冬天之前出来。

    “那扬州那个家我们还回不回?”李福问道。

    “回去看一眼吧,那房子也该修葺了吧?小姐要住的话还得添置点东西。”高升说完看了谢涵一眼。

    “行,看看就看看吧。”谢涵有心想去把陈姨娘当年埋的东西挖出来,就是不知能不能找到机会。

    于是,谢涵一行在没有知会赵妈妈的情形下突然一下推开了家门,只是他们人还没有跨进去先听到了一阵孩子们的哭闹声和大人的训斥声。

    谢涵看了高升一眼,高升也摇头,去年因为小姐成亲又因为战事,他便没有来扬州收账,所以他也不清楚这个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们是谁啊?”两个七八岁大的男孩追了出来,见到谢涵一行,问道。

    “你们又是谁?”高升问道。

    两个小男孩听了这话转身跑回去了,不一会便出来两个三十来岁的市井妇人。

    高升上前问明了情况,这才得知赵妈妈一家已于去年夏天离开了,说是家里有了急事,因而便把房子临时租给了他们,一方面是可以收点租金另一方面是房子有人照管,省得因为漏雨什么的倒塌。

    “你们以前是住哪里的?”谢涵问道。

    “以前,以前,以前就住在前面那一片。”其中一个妇人说道。

    “高管家,给他们半天时间搬走。”谢涵说道。

    “你是谁啊?我们凭什么听你的?”另一个妇人叫嚣道:“房子我们是从赵嫂子手里租的,要搬走也得等她来发话,再说了,她还收了我们的租金呢。”

    “她收了你多少租金?”高实问道。

    “一,一,一百两呢。”

    谢涵懒得跟她啰嗦,交代高升一声,自己带着司画、司宝等人先回了自己的院子,谁知一进自己的院门,她转身忙命司宝:“去告诉你父亲一声,拿着我的帖子去一趟府衙,说是家里进了盗贼,那几个人一律不许放走。”

    司宝听了忙转身跑了,司画看着眼前坑坑洼洼的院子,“小姐,这到底是什么人啊,哪有这么租房的?”

    谢涵没顾上回答她,深一脚浅一脚地进了自己的屋子,屋子里也是如此,地面的砖几乎全撬开了,就连墙皮也几乎全铲开了,显然是在找密道和地洞。

    大致扫了一眼自己的屋子,谢涵又去了父亲的院子,那个院子更是破败不堪,比谢涵住的地方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父亲的院子出来,谢涵直接拐进了旁边的跨院,也就是当年白氏和陈氏住的地方,屋子里也是如此,唯一让谢涵欣慰的是这院子里的地没怎么动,不知是不屑动还是没有来得及动。

    从跨院出来,谢涵又去了澜院和客院,这两个地方也是跟跨院差不多,都是动了屋子里的地和墙,院子的地面只是随意地挖了几下。

    随后,谢涵又去了后花园,后花园已经被整得面目全非了,所有的花花草草全部挖开了,就连那个小池子也被抽干了水裸露出了高高低低的塘泥。

    谢涵正扶着游廊的栏杆站着时,只见高升和李福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这帮畜生,他们到底是谁的人?”李福两手握拳,显然是想打人,可这拳又不知该向谁挥去。

    “如果不是顾家就应该是徐氏的人,徐氏的面大一些。”谢涵说道。

    她记得徐氏说过一句话,这些银子本来就该是她的,是她和顾霖之间的协议,还有,后来她也不止一次问谢涵这笔银子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