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最春风 > 第二一七章 官为媒
    罗绍从帽沿胡同出来时,正好遇到风尘仆仆的霍星。

    霍星刚刚从庄子里回来,他从骡车里走出来时,就看到罗绍正要上轿子。

    “恩师,学生给您拜个晚年。”

    霍星快步走过来,提了袍子便要跪下去,寒冬腊月,又是在大门外面,罗绍忙让远山去扶,可还是晚了一步,霍星就在青石板地上跪下磕了头。

    罗绍没想到霍星会突然回来,身上也没有带封红,他素来洒脱,对远山道:“回去以后,你把我在博古斋选的那枚马上封侯的玉佩送过来。”

    远山笑着应是,伸手搀了霍星起来,罗绍问霍星:“你怎么回来了?郭老夫人她们呢?”

    霍星眼神中莫名的迟疑,嘴上却道:“有几本书忘记带了......”

    罗绍没有多问,让他快些进去拜见祖父,便转身上轿离开了帽沿胡同。

    阿星不是个会说谎的孩子啊。

    罗绍轻叹,真若是有书忘记带了,打发个小厮来取就是了,哪用不远百里亲自回来呢?

    十有八、九是听说了秦罗两家的亲事。

    郭老夫人虽然在庄子里,但以她的身份地位,初五之后,京城里官宦人家的女眷去给她请安的应该不少,秦罗两家定亲的事,想来已经都知道了。

    罗绍想起霍星方才欲言有止的样子,有些遗憾。人生在世,果然不能事事如意。

    霍星为人端方正直,但却过于古板内敛。

    罗绍没回杨树胡同,而是直接去了芝麻胡同。

    现在他是这里的常客,胡同里的小孩们全都认识他,远远看到他从轿子里下来,便飞奔着进去报信了,罗绍让远山把在路上买的小红鞭赏给他们,一群孩子兴高采烈地去放鞭了,没过一会儿,胡同口便是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张谨问罗绍:“明天你去看宝贝女儿,怎么今天还有功夫来陪我?”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张谨与罗绍的关系很奇怪,若说是师徒吧,可罗绍还常常指点张谨制壶;若说是朋友吧,罗绍对张谨却很恭敬。

    罗绍想了想,便把外面对秦罗两家亲事的传言,以及李文忠的事说了一遍,又补充一句:“虽说这件事对小女没有太大影响,但对霍恩师和李阁老的关系上很是不利。”

    张谨像看傻子一样地打量着他,道:“玉章那么通透的人,怎么就找了你这样一个岳父?你的脑袋是石头做的?”

    若是别人这样说自己,罗绍肯定恼羞成怒,可这话是从张谨嘴里说出来,他觉得也没有什么。

    “我听人说李阁老为人很是......”他的教养,他的学识,都不会让他在背后指责当朝阁老是个见利忘义的小人。

    张谨哼了一声,道:“你以为霍英把你叫过去只是为了斥责你?”

    罗绍茫然点头:“还能是何事?”

    张谨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霍英是要了解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你把事情详详细细说了一遍,此时此刻,他应该正在和幕僚们商议一件事。”

    罗绍忽然觉得自己的智商和见识差得太远了,他怔怔一刻,没有搭腔。

    张谨知道他不想评述霍英的作为,便自顾自说下去:“你那霍恩师正在思忖,要不要做这个媒人。”

    “媒人?”罗绍大吃一惊,但他毕竟在官场上混了十几年,很多事情他只是没有想到,但是有人指点了......他还是想不明白。

    秦家的媒人是凤阳先生张谨。

    因为中间隔着霍星,所以罗绍没有想过请霍英做女方的媒人。

    他想等过了上元节,便请肖郎中做媒人,再让肖郎中的太太做全福人。

    张谨看他一头雾水,就有些得意起来,道:“如果这桩亲事没有莫名其妙地牵扯进李文忠,那么霍英可能不会想给罗家做媒人。但是现在多出了李文忠的事,不但是霍英,就是你的顶头上司庄渊,可能都会抢着来做媒。”

    见罗绍还是不明白,张谨也懒得再理他,道:“有机会你还是去翰林院吧。”

    罗绍有些脸红,可还是解释道:“当年我没有考上庶吉士......那年的主考是您......”

    张谨哼了一声,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道:“二月初六下小定,下完小定就要给你女儿办嫁妆了,你府里连个女眷都没有,想好找谁来帮忙了吗?”

    罗绍正为了这件事烦恼,别说是办嫁妆,就是小定、大定这些需要女眷出面的事,他也找不到合适的人。

    看他为难的样子,张谨想了想,道:“我府里的中馈都是小女管着,内子整日闲着没事,就让她有空时到你府里帮帮忙吧。”

    罗绍大吃一惊,连忙道:“这怎么使得,不敢不敢啊。”

    张谨致历任国子监祭酒、礼部侍郎、督察院右都御史,其妻徐老夫人是堂堂二品诰命。

    张谨皱眉:“你怎么这样迂腐,有何不敢的,是怕男女大妨?我那老妻年近六旬了,她去你府上也是在内院,你难道还要往内院里跑吗?”

    罗绍被他说得面红耳赤,道:“那倒不是这个缘故,只是小女成亲,怎敢有劳尊夫人?”

    “你以为我只是为了你啊,我还要为了小章子!”

    张谨一点面子也不给他,说完就把他轰出来了。罗绍已经习惯这个老顽童的举动了,不以为忤,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隔着帘子深深一揖:“晚辈多谢先生抬爱!”

    里面传来一声“哼”,罗绍笑着摇摇头,转身走出了芝麻胡同。

    次日一早,秦珏就来了。

    罗绍今天要去香河,他虽然不能厚着脸皮跟着同去,但还是准备把罗绍送出城去。

    罗绍让秦珏一起用了早膳,正准备出门,小厮跑来说:“老爷,梅花里大老爷府里的一位妈妈来了,说是奉了大太太和四小姐的吩咐,要去香河看望咱家小姐。”

    罗绍想起来,大年初二他在长房时,曾经说起初十会去香河的事。

    “把东西收下,赏那婆子一两银子,就说心意收到了,替小女谢谢大太太和四小姐。”

    小厮转身出去,没过一会儿又回来了,道:“那位妈妈说了,她还带了四小姐的体已话,不方便请老爷转告,她想跟着一起去,骡车远远跟着,不会让老爷感觉不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