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最春风 > 第二一九章 李青风(今曦今朝和氏璧加更)
    常贵媳妇带着小丫头进来,小丫头把刚炒好晾凉的南瓜子放在炕桌上,常贵媳妇便悄声对罗锦言道:“长房来的孙妈妈已经安排住下了,我派了雨水过去侍候。”

    罗锦言的眼睛落在书上,头都不抬,淡淡地说:“她想打听什么,就让雨水如实告诉她,不用瞒着。”

    常贵媳妇应声退下,第二天送走了孙妈妈,常贵媳妇就带着雨水来见罗锦言。

    雨水年纪虽然小,但很伶俐,说起话来像炒豆子似的:“孙妈妈问奴婢是从京城里来的,还是庄子里的,奴婢说是京城来的,孙妈妈就给了两条苏杭街的帕子,还问我在这里住得可习惯,很是亲切。奴婢就按常贵嫂子吩咐的,她问什么就答什么,孙妈妈后来又给了我一盒子芝麻糖。”

    常贵媳妇笑着问她:“她怎么问的,你是怎么答的,都和大小姐说说。”

    雨水道:“孙妈妈问:绍大老爷出城时,有位挺漂亮的公子送出城来,那是谁啊?我说我又没看到,怎会知道呢?孙妈妈就问那是不是李家表少爷,我就说表少爷在庄子里,没回京城,你说的那位可能是秦公子。孙妈妈问秦公子是什么人,我说就是秦家大爷啊,秦家和罗家快要定亲了,秦公子送我家大人出城也很正常啊。对了,孙妈妈见我这么说,她好像挺高兴的,就是这时给的芝麻糖。”

    “再后来她就问起表少爷的事,说表少爷一直在京城做生意,为何不把妻儿接到京城来,我就说表少爷还没成亲呢。孙妈妈就问,那他定亲了吗?定的也是扬州的巨商吗?我就说肯定没有,表少爷可好了,真有定亲这么大的喜事,他一定会给我们打赏的。”

    罗锦言无语。

    孙妈妈能到香河的庄子里来,就不是罗锦屏一个人的心思了,红大太太刘氏肯定是知道的。

    今天孙妈妈回了京城,告诉刘氏关于李青风尚未定亲的消息,过不多久,长房那边就要请父亲出面保媒了。

    罗锦言虽然挺不想让罗锦屏给她做表嫂的,但这是表哥的私事,她无权插手。

    但是问一问也是可以的吧。

    待到见了李青风,罗锦言就笑咪咪地看着他,看得李青风直皱眉头,道:“我的脸上有脏东西吗?”

    “没有啊,嘻嘻。”罗锦言笑得像只偷油成功的小老鼠,在李青风看来,更是莫名其妙,小表妹虽然可爱,却也不是很爱开玩笑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你把哥哥叫过来,就是傻笑的?算了,我还说等到上元节时,带你到县城看花灯呢,现在免了。”他佯怒道。

    “县城会有花灯看吗?”罗锦言的眼睛亮了起来。

    李青风原是想给她惊喜的,现在既然说出来了,也就不想瞒着她了,他道:“秦玉章让远山给我带了话,请我在上元节那天,务必带你到镇上去看花灯。十有八、九,他是找了县太爷,出银子办了灯会。”

    还有三天就是上元节了,办灯会肯定不是这几天的事,秦珏在庄子里“养病”的那三天,偶尔也会出去,说不定就是那个时候安排的。

    罗锦言心不在焉的,李青风连问了几遍“你找我什么事?”她这才回过神来。

    “二哥哥,你怎么还不成亲?”她问道。

    李青风没想到会是这个问题,被比自己小了十多岁的表妹这样问,他有些尴尬,想了想,道:“这一两年我会成亲的,三弟和四弟也到了该成亲的年纪。原本去年我就该回扬州把亲事定下的,天不遂愿,只好拖到今年。”

    “回扬州啊?那二哥哥是想找位江南女子做我的嫂嫂吗?”罗锦言又问。

    李青风点点头:“亲戚离得近一些彼此能经常走动,表兄弟表姐妹也能相互照应。而且,本乡本土的,和我娘、嫂嫂相处起来也更融洽。”

    李青风是次子,他早就自立门户了,但他长年在外奔波,如果妻儿能得到家人的照顾是最好不过的。

    他的想法很成熟也很实际,罗锦言点头称是,心里已经知道罗锦屏不会是二表哥心目中的人选了,便彻底放下心来。

    “我爹把你当儿子似的,你最好把这些想法告诉他,免得他好心办错事。”罗锦言冲着李青风眨眨眼睛。

    看着罗锦言欢快地跑开了,李青风默默地叹了口气,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沮丧涌上心头。

    妹妹快要嫁人了,秦珏虽然讨厌,对惜惜还不错,在县城里办个灯会也就是几百两银子,银子不多,但能有这份心思也足够了,写信告诉父亲,父亲一定也很欢喜。

    李青风果然找了机会告诉了罗绍,说他今年会回扬州和父母商议亲事,罗绍很高兴,觉得喜事一桩接着一桩。

    到了上元节这天,罗绍得知秦珏专门在县城里办了灯会的事,就更高兴了。

    秦珏是家中长子,上元节自是不方便离开京城,没想到却提前安排好了,真是懂事。

    对了,他怎么知道惜惜喜欢看灯呢?

    喜事果然一件连着一件。

    到了下午的时候,就传来消息:闽军主力已全军覆没,福建、浙江两地驻扎的闽军不胜而败,王师告捷!同德皇帝大喜,大赦天下,并开恩科,招贤纳士。

    罗绍在京城时就听到一些消息,说皇帝有开恩科之意,所以现在并没有太过吃惊,但也很是欢喜。

    因为今年的恩科和以往有所不同,将乡试和会试放在了同一年。

    本应在每年九月举行的乡试改在今年的五月,而次年举行的会试则改在今年的九月。

    “惜惜,玉章听到这个消息一定很高兴,他是要科举入仕的,今年定会下场。对了,你有空时制上几方好墨,那些考官们对字很看重,要写好字就要有好墨。”

    罗锦言嘟着嘴,秦珏会不知道这个消息?她才不相信。前世时她就怀疑,赵极是专门为了他才开恩科的,否则为何会把乡试和会试放在同一年里呢。

    ****

    今天三更,这是第一更。

    感谢今曦今朝的和氏璧。

    庆祝本书第一位舵主和执事诞生,感谢枫雪之歌的五百高楼和勤劳可爱的小璇泥。

    爱你们,么么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