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最春风 > 第二一二章 冷如冰
    “玉章,你怎么在这里?”秦牧大吃一惊,目光却落到秦烨身上,暗示秦烨管管秦珏。

    秦珏已从里面走了出来,似是没有听到秦牧的问话,冰冷的眸子像利箭一样看向吴氏:“二婶,您若真想改了老祖宗留下的规矩,那还是开祠堂说个明白吧”

    秦牧立刻明白了,秦珏是要抓着吴氏方才的一番话不松口了。

    吴氏只是女眷,她连进祠堂的资格都没有,秦珏口口声声要开祠堂,表面上是说吴氏自不量力,但实际上打的却是他的脸。

    “玉章,长辈们议事,哪里轮得到你来开口?”秦牧沉声说道。

    秦珏这才缓缓地把目光从吴氏脸上收回来,看向秦牧,道:“二婶要改老祖宗的规矩,想来这也是二叔父的意思了?难怪二叔父不让我开口了。”

    “你......无稽之谈!规矩既是祖宗立下的,我等后辈怎能擅改?玉章,你休得无理取闹。”秦牧如同踩了蒺藜,针扎般的疼,可又甩不开摘不掉,只能强忍着。

    吴氏这才缓过劲来,是啊,方才秦珏质问她时,她怎么就说不出话来了?

    秦牧说的对,秦珏不过是个晚辈而已,这里哪有他说话的地方。

    “是啊,还宗子呢,一点规矩也不懂,长辈们在这里说话,就这样闯进来,还敢对长辈呼三呼四的,也不知道是怎么教出来的。”吴氏冷笑着说道。

    秦珏没有理她,目光炯炯看向秦牧:“二叔父,您也听到了,二婶非但要改了老祖宗的规矩,还嫌我这个宗子没有规矩,家中教养不当,二叔父,您怎么看?”

    秦牧恨不能立刻让人把吴氏拖下去,好在母亲程老夫人早就故去,否则不把吴氏送回娘家才怪。

    当年自己为何会认为吴氏天真可爱,不似世家小姐那般矫揉造作?现在看看吧,吴氏不知死活地胡说八道,出身湖北宁家的四太太强忍着才没有笑得花枝乱颤。

    宁氏虽然年轻,可也能看出吴氏的举止有多么可笑。

    秦牧用眼睛的余光看向秦烨,却见秦烨如同老僧入定一般,低眉垂目,一言不放。

    秦牧沉声道:“玉章,你二婶有不当之处,也不用你这做侄儿的评议,你退下吧。”

    秦珏方才还冷若冰霜的面庞顿时如雪后初晴,绽放出刺目的笑容。

    他向在座的众人深深一揖,道:“侄儿就不打扰叔父和婶婶们同我爹商议亲事了,侄儿就在隔壁侍候。”

    说完,便撩帘退了回去。

    冰蓝色红梅傲雪的帘子下端,缀了四只玉石圆球缀脚,帘子撩动,那四只玉球便发出玲珑声响,很是悦耳,但听到屋内众人耳中,却是如坐针毡。

    这叫什么事?

    他们在这里谈话,秦珏隔着帘子监听,再有哪句话触到他的逆鳞,他便又是一顶改了祖宗规矩的大帽子压下来。

    尤其是四老爷秦炻,他平时看到秦珏就恨不能绕开走,有一次还踩进种着月季的花丛里,毁了一件新做的袍子。今天他好端端的,就被叫到楚茨园里来了,秦珏定亲聘金想给多少就多少吧,关他什么事,又不是让他掏银子,大哥有钱,愿意多掏一万两,那也是人家的事,这一万两不给罗家,也到不了他秦炻手里。这下子可麻烦了,秦珏以为他和二哥二嫂是一伙的。

    所以秦炻立刻说道:“依我看,就按大哥说的定了吧,大哥啊,下月初就要下小定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您只管说话。”

    四太太宁氏也笑盈盈地站起来,道:“大哥若是不嫌弃我年轻不懂事,小定那天我也跟着二嫂去吧,一来是长长见识,向二嫂学学持家之道;二来也是和新侄媳亲近亲近。”

    秦烨微笑颌首,道:“那就有劳四弟和四弟妹了。”

    秦炻和四太太连忙摆手:“都是一家人,大哥您太客气了。”

    吴氏暗地里气得直咬牙,小四房这两个活宝,平时在家里动不动就吵得天翻地覆,这个时候夫唱妇随起来了。

    “四弟妹千万别说跟着我去学什么,你也知道,我身子刚好,二月初六那天,怕是去不成了”,说到这里,吴氏起身对秦烨道,“还请大哥多耽待,好在家里女眷众多,其中不乏德高望重之人,全福人又是请的江三太太,论起做全福人,她是最有经验的,这次的小定礼一定也能办得体体面面。”

    秦家的女眷除了她和宁氏,其他人还在太原,宁氏只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妇人,江三太太虽有经验,可也是全福人,又怎能给秦家做主,到时宁氏压不住场面,只会让罗家笑话。

    吴氏摆明是要拿乔。

    秦烨眉头微动,但还是和言悦色道:“这样的场合怎么没有二弟妹?二弟妹如果身子不适,到时我再从旁支几房请位女眷和四弟妹陪着你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吴氏见秦烨服软,心里暗自耻笑,活该你们小长房没有女眷,这个时候知道为难了吧?刚才秦珏针对我时,你这个当爹的为何没有出声斥责?

    罗家也是有官身的,宁氏虽是出身湖北宁家,可四老爷秦炻没有官身,若是让宁氏这么一个无品无级的过去,外人只会说秦家看不起罗家,才会如此慢怠。

    吴氏算准了这个时候,秦烨只能请她出面了。

    她索性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对身边的丫鬟道:“我又觉得气闷,你扶我到窗子前面坐会儿。”

    秦牧看着她那副模样,只觉得眼疼。

    他强忍怒意对丫鬟道:“夫人身子不适,还不快把夫人扶回谷风园躺着。”

    丫鬟们唯唯诺诺,扶着吴氏走了出去。

    四太太宁氏见了,捅捅身边的四老爷,四老爷如梦方醒,站起身来,对秦烨和秦牧道:“二嫂也病了许久了,我这就去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大夫。”

    说完,带着宁氏就匆忙走了。

    屋内只留下秦牧和秦烨无声对坐,良久,秦牧才道:“大哥,我已经递了辞呈,想来过几日就能批下来了,到时我就要闭门不出,在家养病了,玉章的亲事,我......”

    秦牧是称病请辞,辞去皇子师傅一职,即使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借口,他也要装病。

    秦烨叹口气,道:“无妨,无妨,到时我请江院使亲自来一趟,把这有病的事做实。”

    秦牧面有愧色,道:“吴氏那边,我会劝劝她,小定的时候,还是让她过去更体面一些。”

    秦烨没有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