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千亿宠妻 > 第1章 01 夜夜笙歌
    云江市,傍晚七点钟。

    市中心七星级酒店门前,豪车排成长龙,竟把半条街都围堵的水泄不通。

    今晚顾氏集团的庆功酒会,排场阵容自然是一等一的壕。众所周知,百年顾家最初由一个小唱片公司起家,辗转三代人才发展到现在的商业王国。如今顾氏旗下金融、地产、商贸、物流,很多领域都占有一席之地,影响力深远。俪星传媒,算是顾家的根基,之前都由顾家长孙顾载成打理,可顾老爷子宠爱三少,年初发话让大少和三少共同管理,没想到短短几个月三少就把俪星传媒搞得有声有色,顾老爷子高兴,今晚庆功酒恐怕就要宣布三少正式接手俪星传媒。

    不过这样一来,顾载成在家中的地位就很尴尬了。

    酒店十二楼,罗马复古风格的宴会厅内,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前来捧场的客人们陆续进场,场面鼎沸。

    宴会厅被分做若干小厅,将前来的宾客按照等级区分开。那些背景深厚的家族,基本都被安置在前厅。同顾家关系远的人家,则被放在最后两个小厅内。

    乳白色真丝桌布,触感细腻。季笙歌单手托着下巴,一遍遍用手指摩挲。她身上的黑色礼服裙,与乳白色桌布形成对比。

    “妈妈,我的钻石耳环带了吗?”

    “带了,我们美音今天很美,放心吧。”

    “我也觉得。”

    季笙歌看着对面那张妆容精致的脸蛋,慢慢别开目光。

    “喂!”季美音口气不善,“季笙歌,爸爸叫你来参加顾氏酒会,自是让你来为我们季家撑场面的。啧啧啧,你看看你,穿的多寒酸?!”

    季笙歌低头喝水,没理会她的调侃。其实她说的并非全错,同是季家的女儿,但自己永远都是不被待见的那个,永远是多余的那个。

    “美音,说话小点声,这场合被你爸爸听到不好。”季太太语气温和的提醒。

    瞥眼周围的宾客,季美音不情愿的撅起嘴巴。

    这对母女的一唱一和,季笙歌早已习惯,她只觉得有些冷。身上的黑色礼服来不及送去洗衣店,衣服还没干透就要穿上,这会儿坐在大厅越久越觉得不舒服。

    不久,一道形色匆忙的身影回来。季太太忙为丈夫拉开椅子,“怎么样?见到三少了吗?”

    季闲脸色有些难看,“没有,人太多,根本没机会靠近他。”

    季美音竖起耳朵听父亲的话,神情大为失落。今晚这样的场合,前来的名门千金何止一二,她季美音虽然长相不错,但身世背景还差很多。

    “别急,宴会才刚开始,等下还有机会。”季太太倒了杯红酒递给丈夫。

    季闲反而更加皱眉,“宴会结束顾老爷子就要宣布俪星传媒的接班人,到时候大家都去给三少道贺,还能轮到我吗?”

    季太太咬了咬唇。太多人想要攀上顾家,他们季家到底算不上名门。

    对面椅子里,季笙歌沉默的听着他们说话,自始至终都没出声,安静的好像她压根不是季家人。

    酒会过半,宴会厅内的气氛越来越热闹。铺着红色地毯的走廊,灯火通明。

    顾载成一手端着酒杯,一手举着手机,站在角落低语,“婷婷,你到3303号房了吗?”

    电话那端的女人声音羞涩,“到了。载成,你几点上来?”

    “酒会很快结束了,等下我就去楼上找你。”顾载成攥着手机,深邃的目光落向前方,“我订了香槟和点心,你先吃点东西。”

    “好,你要早点上来。”温婷欣喜的回答。

    “有没有穿白色内衣,我喜欢的那套?”

    “……穿了。”

    挂断电话,顾载成一眼看到身后的男人,双眸有片刻的惊讶,“唯深,你怎么在这里?”

    “出来醒醒酒。”男人黑沉的眼眸格外明亮,顾载成笑着别开目光。

    “大哥。”

    “怎么?”

    顾唯深单手插兜,上身的白色衬衫紧贴精壮胸膛,道:“今晚我们还没喝过酒。”

    “对,我正要找你喝一杯。”

    端着托盘的服务生过来,盘子里只有一杯酒,顾载成伸手拿过酒杯,递给面前的男人,“三儿,大哥敬你。”

    顾唯深盯着他递来的酒杯,没有伸手。他微微垂着脸,眼底有一抹冷冽的光芒闪烁。

    见他没有伸手,顾载成脸色微变。

    须臾,顾唯深垂落的右手抬起,嘴角勾着一抹笑,“既然是大哥敬的酒,那怎么都要喝。”

    顾载成见他一饮而尽,才松口气。

    宴席间阔太太们谈论的择媳标准,令人窒息。季笙歌站在走廊透气,打算找理由离开。

    “三少,您喝醉了,大少说让您去3303号房休息一会儿。”

    “大少吩咐送您上去。”

    “三少这边请。”

    季笙歌往前的脚步迅速倒退回来。哪个三少?!

    叮!

    电梯门打开,酒店服务生搀扶着身边的男人出来,“三少,前面就是3303号房。”

    顾唯深缓缓抬起头,瞥眼前方装有摄像的位置,脚下的步子停住。他星眸微眯,“房卡给我,你去拿瓶水,我口渴。”

    “房间里有……”

    “我现在就要喝。”

    服务生犹豫几秒钟,只得转身走向服务台。

    等到服务生举着水瓶回来时,3303号房已经打开。他极其熟悉这层楼安装的摄像位置,每走一步能躲闪开不被拍到正脸。

    走到门前时,服务生只来得及看见进门男人的背影。

    吧嗒!

    房间门关上,服务生举着水瓶叫道:“三少,您要的水。”

    大门内没有动静,服务生紧盯片刻,然后才离开。

    侧面的安全通道门被人推开,季笙歌把伸出去的脑袋缩回来。她气喘吁吁跑上来,可惜还是没赶上。

    关好通道门,季笙歌准备离开,却在转身时,意外对上一双黑沉沉的眸子。

    “啊——”

    惊呼声不及出口,她的嘴巴就被男人捂住,“跟踪我?”

    不是吧!

    季笙歌瞪着男人的脸,心跳一阵加速。他不就是顾家三少?!可他不是应该进了3303号房吗?

    “你是谁的人?”男人渐渐垂下的脸庞,令季笙歌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没有想到,自己竟能在这里撞到顾唯深。

    此刻,安全门外的走廊传来一串脚步声。季笙歌看了眼,有好几个陌生男人手里举着拍摄器材,远远守在3303号房间附近。

    那些人,以及她身后不远处那间3303号房,都传递出一种不寻常的讯息。

    原本应该进入3303号房的顾唯深,此刻却把她抵在墙上。季笙歌深吸口气,她忽然有点好奇,那间房内,究竟要发生什么事情?

    顾唯深自然也看到那些人,他轻哼声,嘴角挽起的弧度似笑非笑。果然计划周祥,若他这时候出去,游戏就不好玩了。

    刚刚老大给他喝的那杯酒里加过东西,这会儿药性发作,他的大脑开始亢奋,全身异常滚烫。

    男人的身体紧贴季笙歌,他的体温正在逐渐升高。很显然,这种体温并不正常。

    季笙歌全身的汗毛一瞬间竖起,心中立刻有了判断。她无法确定此刻是不是老天爷给的机会,但她清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三少需要帮忙么?”季笙歌看着面前的男人。

    顾唯深身体虽很难受,理智却没被影响,“你是什么人?”

    “呵……”

    季笙歌扬起脸,漂亮到极致的五官清晰映入顾唯深眼中,“我是可以帮你的人。”

    多么漂亮的女人,顾唯深都见过。妖艳、清纯、性感,不过这会儿站在他面前的女人不属于那些类型。如果非要给她下个定义,那她是属于祸国殃民型的。

    纤腰丰胸,肤白水嫩,这样的女人揉在怀里……顾唯深觉得喉咙更加火烧干涩。

    “真要帮我?”顾唯深盯着她的眼睛,手指点了下自己的西装裤口袋,笑着问她:“这里还有一张房卡,敢不敢?”

    季笙歌好看的眉头轻皱,但只有短短几秒。她伸手取走他裤兜里的房卡时,顾唯深的嘴角轻跳了下。

    上行一层楼后,季笙歌刷卡推门而入,在她还没站稳的时候,身后那道高大身躯便已压下。

    豪华全景观房的视野开阔,落地窗外的璀璨灯光照进室内,季笙歌下巴被男人抬高,后背抵在窗前。

    她的皮肤吹弹可破,顾唯深俯下脸的时候,自然嗅到一阵好闻的气息,“你叫什么?”

    “季笙歌。”

    男人狭长的桃花眼眯起,嘴角的笑容一下子变的暧昧。

    他说:“季笙歌,夜夜笙歌么?!”

    难得他被下了药,大脑反应还能如此不正经。

    季笙歌笑了笑,回他道:“三少真能夜夜笙歌?”

    沾染男人炙热体温的吻,瞬间落下。季笙歌只觉得嘴角酥麻刺痒,他故意在她唇上轻咬,带着点惩罚的意味,更多却是情潮汹涌。

    当她整个人跌入身后那张巨大的双人床时,季笙歌才不得不承认,她已经没有退路。

    女人的皮肤紧致滑嫩,顾唯深薄唇贴在她的颈侧,感受到他和她相同频率的脉搏跳动时,双手猛地扣住她的腰。

    今晚这场戏,顾唯深不得不应酬,可他并没算到,半路竟杀出个救兵。那杯酒的药量不小,他暂且不想琢磨这救兵是哪里来的妖精,反正这小妖精很对他的胃口。

    凌晨五点钟,酒店大门前被赶来的一波波记者们围堵的水泄不通。有人爆料昨晚顾唯深同自己大哥的未婚妻夜宿酒店,整夜私会。如此爆炸性的消息,瞬间轰动各大新闻媒体。

    酒店侧门前,季笙歌双手环肩快步走到路边。前方乌泱泱的人群,正被酒店的保安们强撑阻止,奈何记者们人数众多,明显寡不敌众。

    大批记者围堵在酒店门前,必有大事发生,季笙歌第一时间想到那间3303号房。

    “大家快点进去啊,一会儿人要是从后门走了,谁家的头条也别想发!”

    人群中有人高喊,记者们像是受到鼓舞般,举着手中的器材拼力冲过去。门前的十几名保安哪里能阻挡几十名记者的力量,筑起的人墙顷刻冲散。

    记者们蜂拥而入。

    “拦住他们!快拦住他们!”

    有人拿出手机报警,场面顿时失控。

    季笙歌收回关注的视线,脸色蓦然,仿佛一切都与她无关。

    也确实无关,顾家的事情,她可不敢沾染半点。

    一阵裹着寒气的秋风袭来,身上那件黑色短裙根本不具备御寒功能。季笙歌打个寒颤,赶紧走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趁乱离开。

    彼时,酒店豪华景观房内。

    男人身穿白色睡袍,手中夹着一根香烟站在落地窗前。玻璃窗上留有不少指印,顾唯深叼着烟,眼睛盯着那些痕迹,有些出神。

    叮咚——

    房间门铃响,顾唯深将门打开。

    “三三,事情成了。”

    一脚跨进来的男人,身上穿套粉色西装。他肤色白皙,说话时眉头挑起很高,“你是没看到啊,刚你们家老大带头冲进去抓奸,看到奸夫不是你,表情那叫一个漂亮。”

    燕南醇嘴巴一直很碎,顾唯深低头吸口烟,“照片拍的清楚吗?”

    “高清无码,汗毛孔都看得真真的。”

    瞥眼身穿睡袍的男人,燕南淳忽然眯起眼睛,“昨晚不接我电话,原来躲在这里逍遥。顾载成那杯酒,你是怎么解的?”

    顾唯深侧过身,眼角余光盯着白色床单上,那一抹暗红。他抬起右手拽住被角,将床单中的印记遮盖住。

    “昨晚来的宾客里面,有姓季的人家吗?”顾唯深开口问他。

    燕南醇想了想,“那个环锦影业是不是姓季。”

    这就对了。

    顾唯深眉头轻佻,笑道:“她说,她叫季笙歌。”

    “什么歌?”燕南淳怔了下,瞪起眼睛盯着面前的男人,“昨晚你的酒是她解的?!”

    顾唯深没在回答,他敛下眉,嘴角慢慢聚拢起几丝笑意。

    夜夜笙歌,他记住了。

    隔日。

    连日阴雨散去,天空总算放晴。

    季笙歌走出小区大门时,天色已暗。路边停靠着一辆黑色轿车,车门打开,立时有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朝她走来。

    “季小姐,顾先生要见你。”

    “哪位顾先生?”

    “顾家三少。”

    季笙歌缓缓垂下脸。

    不久,黑色轿车平稳停在西府名都外。

    很多人都知道,顾唯深早在外面单住,这套西府名都的房子,算他偏爱的住所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