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千亿宠妻 > 第2章 02 顾家三少
    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有片高级别墅区。花园泳池,豪宅的标配。

    季笙歌走过长长的草坪,被带至门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面容冷峻,他伸手将门打开,却没有进去的意思。

    客厅地面铺砌的大理石地砖光可鉴人,拼接花纹复古精致。季笙歌站在玄关,犹豫片刻后将脚上的黑色高跟鞋脱掉,赤脚走了进去。

    大理石的冰冷温度,瞬间令她缩起肩膀。

    偌大的客厅中,空无一人。黑色真皮沙发上面,铺满乳白色皮毛坐垫。季笙歌眨了眨眼,脚底一阵阵寒气逼人,她好想把双脚缩进厚厚的皮毛中捂暖。

    这栋房子很大,她没有过多打量。单单沙发上铺着的那张皮毛坐垫已有七位数,其他的东西还需要看吗?

    如此奢华程度,果然不负顾家三少的盛名。顾唯深是顾家最小的儿子,不但自幼被顾老爷子宠着,顾太太更是对这个小儿子溺爱,简直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叮!

    手机有提示音,季笙歌拿出看眼。微博弹出的消息热度不减,顾家三少接任俪星传媒,一夜间有关顾唯深的各种消息,纷纷占据娱乐新闻榜首。

    而原本轰动至极的顾家未来大少奶奶夜宿酒店的丑闻,已被悄然压制下去!

    将手机放回皮包,季笙歌垂首站在原地。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周围听不到别的动静,她不自觉放轻呼吸声,无意中抬头朝二楼看过去,却被惊出一身冷汗。

    不知何时,二楼的扶栏前屹立道人影。顾唯深双臂撑在胡桃木的栏杆上,嘴角叼着烟,正盯着她。

    楼梯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季笙歌低垂的视线中,渐渐映入一双锃亮的男人皮鞋,鳄鱼皮纯手工定制款。

    她忽然心尖一松。

    不是有句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来了很久?”

    男人磁性的声音响在头顶,季笙歌礼貌的回答,“刚到不久。”

    见到她踩在地面的光裸双脚,顾唯深眼底闪过一抹笑,“不冷吗?”

    当然冷。

    季笙歌笑了笑,“我怕鞋子把三少的家弄脏。”

    男人的注意力落在她的脚上。季笙歌皮肤很白,露出的双脚肌肤都透着一层光,那光洁白皙的脚趾特别好看。

    顾唯深夹着香烟的手指轻弹两下,散落的烟灰直坠地面。

    出于本能,季笙歌缩起脚趾错后两步。

    刚刚那一瞬间,她秀气的眉头皱了皱。顾唯深盯着她的脸,星眸微眯。

    那天晚上,她就是用这双脚缠住他的腰吧。

    天色渐沉,温度骤降。别墅内恒温,顾唯深上身只穿件衬衫,袖口挽起后露出结实的小臂。

    男人绕过季笙歌的肩膀坐下,右腿抬起搭在左边大腿上,他背部后倾,身体线条被毛茸茸的坐垫包围起来,“你是季家的人?”

    季笙歌点头,“是。”

    白色烟雾,缓缓从男人口中吐出,“既然季小姐帮我,怎么一声不响就走了。”

    季笙歌站在原地,面色没有太大起伏,“举手之劳而已,笙歌不敢多想。”

    举手之劳?呵,这女人倒是挺大方,哪怕被人白睡?!

    顾唯深挑眉朝她看过去,“那你的意思,我是那种吃完不认账的人?”

    季笙歌此时抬起脸,一双秋水剪瞳望向他,“三少会吗?”

    这话倒是把顾唯深问笑了,他夹着烟起身,几步走到季笙歌面前,“要是我说会,你预备怎么办?”

    男人的双眸黑亮深邃,季笙歌无法揣测他心底的想法,只能小心应对,“若是,那我就认了!”

    呵呵。

    顾唯深蓦然勾起唇,好一个认了!圆滑世故的人他见过太多,但她只能说聪明,还算不上精明。

    “说吧,想要什么?”

    她微低着头,不知怎的耳根泛红。顾唯深眯了眯眼,忽然有点想知道,那天晚上他是如何亲吻她粉嫩诱人的耳蜗?

    那杯酒的药劲挺大,发生过的很多片段他都没了印象,但身体得到满足的愉悦感,他可没忘。

    还有床单上那些红色印记……

    季笙歌眼睫颤动,经过那晚,哪怕她再怎么矜持,眼前的男人也不会相信。更何况,她压根也没想矜持。

    她目的性很强,顾唯深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俪星下月要上映的新片,我们环锦想要七天的独家播放权。”季笙歌的声音极其平静,仿佛早已在她心中酝酿千遍。

    顾唯深蓦然勾起唇,“季小姐的胃口,倒是比你爸爸大。”

    季笙歌缩起肩膀,悄悄拉开同他的距离,“三少不答应?”

    这个女人有双过于清澈的眼睛,男人未置可否,弯腰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将对面的液晶电视打开。

    他转身坐在沙发里,下巴朝前轻点,“先看看这个。”

    季笙歌狐疑的望向电视屏幕,逐渐变了脸色。

    “我没有和别的男人偷情,我没有!我是被人陷害的!你们不要拍我,不要胡乱报道!”

    “报警!我要报警!”

    电视画面中,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披散头发歇斯底里的朝记者们尖叫。她越是表现失态,记者们越不肯放过每个画面。

    有保镖上前扣住女人的肩膀,很快将她带进车里离开。

    那晚顾氏酒会时,这个女人就站在顾载成身边,笑容晏晏。可十几个小时后,她就被抓到在酒店同别的男人偷情,还被自己的未婚夫捉奸在床!

    “今天早上,温家报了警。”顾唯深的声音不高不低。

    季笙歌皱起眉。这与她有什么关系?

    “酒店那边提供出楼层监控录像。”顾唯深把手里的烟掐灭,目光落向季笙歌。

    心中隐隐觉得不安,季笙歌忍着心跳加速,见他弯起唇,“监控拍到你的脸。”

    “我?”季笙歌惊讶不已,突然想起那晚她曾把头伸出安全通道。

    稳住心神后,季笙歌才说,“三少放心,我不是个乱说话的人。”

    男人轻笑声,连他的房卡都敢拿,他怎么放心。

    “我不相信女人的话。”

    “……”

    气氛似乎陷入僵局,季笙歌做梦也没想到,事情会按照这个方向发展。那晚她并没看到什么,她也是在第二天早上见到那些记者后才有所意识。

    顾家兄弟的内斗她没兴趣,更不敢招惹。

    “三少,那天晚上,我什么都没看到。”

    “呵。”

    顾唯深耸耸肩,“你跟我说没用。”

    他的态度语气太张扬,季笙歌有些着急,“那我要跟谁说?”

    “警察。”

    “……”

    季笙歌胸口起伏下,她怎么还招来警察了?!

    “所以今天三少叫我过来,就是为提醒我?”季笙歌思路逐渐清晰。

    沙发里的男人抬手关掉电视,没有出声。

    握紧手中皮包,季笙歌声音低下来,“我明白了,三少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多说半个字。”

    话落,她转身欲走,却听身后的男人出声。

    “今晚留下。”

    季笙歌脸色一变,“为什么?”

    顾唯深仰起脸,季笙歌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恰好撞入他那双深沉无际的眸中。

    “我没说让你走,你哪也别想去。”顾唯深的回答,亦如他的人。

    张扬跋扈,不可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