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千亿宠妻 > 第4章 04 撇清关系
    季笙歌到达警局时,早有律师等待。

    一系列询问结束后,律师很快办好手续带她出来。有专业人员陪同就是不一样,前后个把小时的功夫。

    温婷报案称那晚她是被人强迫的,有人故意陷害她。由此事件升级,大家都把目光集中过来,更有媒体专门盯着事情的最新进展。

    闹出如此丑闻,温家自然颜面扫地,更重要的是,他们要尽快给顾家一个交代才行!顾家未来的大少奶奶被捉奸在床,顾家的脸面岂是能随便让人丢的吗?

    其中两家牵扯的厉害关系,明眼人都懂。也正因为如此,温家才会咬定温婷被人陷害,温家才是受害方。

    而那晚唯一出现在监控中的季笙歌,也就成为温家的救命稻草。

    只可惜,季笙歌什么也没看到。

    “季小姐,手续都办好了。”律师拿着公文包,好心提醒她,“如果温家的人私下里找你麻烦,你要立刻报警。”

    “我明白。”季笙歌点头。

    律师离开后,顾锐将黑色轿车开过来,季笙歌低头坐进去。

    不久,车子停在一处老旧居民区外,季笙歌将皮包中的一个黑色U盘拿出来,“这是环锦的资料介绍,请三少有时间看看。”

    今早她离开西府名都时,并没看到顾唯深,所以东西没办法亲自交给他。

    顾锐转过那张冰山脸,瞅眼她手中的U盘,犹豫下才伸手接过。

    见他把东西收下,季笙歌没在多说什么,立刻打开车门走远。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以后,顾锐才眯了眯眼,驾车离开。

    近几年的云江市发展迅速,高档写字楼、地铁、高架桥,街道拓宽竖起的蓝色护板随处可见,这座城市正以人们意想不到的速度发展壮大。

    新铺的柏油马路上,驶过一辆白色悍马,车子发生的嗡嗡声格外吸引目光。奈何这车的卓越性能,面对拥堵的路况,完全发挥不出超长本领。

    车子驶入南区八排,相比外面的喧闹,这片区域仿佛一下子被人按下暂停键,任何吵闹声都消失无踪。

    男人降下车窗,夹着香烟的左手伸到车窗外。被雨水洗涤过的天空,湛蓝通透。道路两排栽种着枝繁叶茂的银杏树,阳光直射下来,落在金黄色叶片中,泛起星星碎碎的耀眼光芒。

    南区早些年就被划为不开发地段,有很多古老建筑完整的保存下来,代表着这座城市的文化和历史,无论城市如何规划,南区都不在之列。其中占地面积最大的那栋连排别墅,便是顾家祖宅。细算下来,那栋别墅已经有百年历史,见证过云江的繁华起落,人事变迁。

    白色悍马停在大门前,看门人见到车牌号,小跑过去将门打开。从大门到主楼还有段距离,车子直到回廊前才停下。

    佣人们听见动静,急忙迎上来,“三少。”

    顾家祖宅的主楼保持明清建筑风格,琉璃碧瓦,雕梁画柱,彰显出这家人的身份与地位。

    顾唯深抬脚跨上台阶,直接走进客厅,“爷爷呢?”

    “老爷子出去了。”

    “我妈呢?”

    “太太在楼上,刚还念叨三少呢。”佣人回完话,立刻上楼禀报。

    客厅中很快响起顾太太的说话声。

    “快把花胶炖鸡端来,三儿喜欢吃。”

    “是,太太。”

    顾太太走到客厅时,见到儿子半躺在沙发里,怀中抱个果盘,正伸手抠里面的红提吃。

    果皮吐的到处都是,顾太太严如摇头坐下,“你都多大了,吃东西还这么挑剔。”

    “唔。”

    顾唯深把剥好皮的红提塞进嘴里,含糊道:“我还小。”

    严如忍俊不禁,接过红提耐心细致的将果皮去掉。这孩子从小嘴刁,咸了不吃,油腻不吃,所有带外皮的东西必须去皮,就连提子也不能幸免。

    她语气虽严,但眼底的宠溺明显,“要是被你爸爸看到,难免又要数落你。”

    “我爸这会儿看不到,”顾唯深撇撇嘴,“爷爷去了马场?”

    “老爷子有三天不去马场,就会闹身体不舒服。”

    佣人们将午饭备好,餐桌中摆着大大小小十几道菜。严如不停观察儿子的眼色,适时将合他胃口的菜换过去。

    大家早已习惯这样的画面,整个顾家人都知道,三少爷可是太太的心头肉,最是宝贝。

    “多喝点汤,你一个人住也没人给你煲汤,不然搬回家来住?”

    顾唯深抬起脸,目光落在母亲脸上,“我们家顾太太,怎么这么好看。”

    儿子故意跳过话题,严如明白,却还是被儿子哄的心里美滋滋。

    将佣人支走,她小声同儿子说话,“你爸接到温家的电话,刚带你大哥出去了。”

    “有事?”

    严如叹口气,“听说温婷吞了安眠药,这会儿还在抢救室。”

    将剥好皮的提子放在儿子面前,她皱眉道:“温婷平时看起来挺乖巧的,不像能做这种出格的事。”

    抽出支烟点上,顾唯深嘴角勾了勾。温婷当然不敢出格,但顾载成敢。为了得到俪星,他真是煞费苦心,甚至把自己的女人丢出去。

    只可惜,顾载成这次赔了夫人又折兵!

    “三儿,你刚接手俪星就出了这样的事情,你爷爷这几天脸色都不好,你要多回家吃饭,哄哄老爷子开心。”严如叮嘱儿子,也想借着老爷子的由头,多看看儿子。

    掐灭手中的香烟,顾唯深笑着安抚母亲。

    从家里出来时,午后的暖阳依旧明媚。顾唯深双手握着方向盘,目光迥然的望向前方。稍后,他戴上蓝牙耳机,拨出个电话。

    吃过午饭,季笙歌一直瞪着手机发呆。昨晚他说过,等事情办好,他会给她一个答复。

    昨晚没有回家,阳台晾晒的衣服早已干透。季笙歌将衣服取下来,坐在沙发里心不在焉的收拾。她手中的黑色短裙,沾染上阳光的味道。

    季笙歌眨了眨眼,目光定格在裙摆那个暗色印记上。她很用力的搓洗过,只是血渍太难清理。

    那晚的画面跳入大脑,她忽然捂住小腹,一溜烟跑进浴室。

    几分钟后,季笙歌端杯红糖水回来。她背靠沙发小口喝水,忽然想起什么,脸色一变。

    那天晚上事情发生的突然,顾唯深不可能做措施,而她昨晚又被留在西府名都,耽误了买事后药的时间。

    这会儿大姨妈的提前造访,瞬间令季笙歌松口气。

    女孩子的第一次,她自然珍惜。可若能成为她进入环锦的敲门砖,倒也值得。

    更何况,那个男人是顾唯深,云江市地位最尊贵的男人,她还有些小确幸。

    不过季笙歌很清楚,她的出身背景与顾唯深完全不能相比。所以那份自知之明,她时时都揣在心中。

    她断然不会傻傻的以为,自己陪顾唯深一晚,就会成为他的谁。她只要得到那一晚的最大价值,便已经足够。

    嗡嗡嗡——

    茶几上的手机振动,季笙歌一瞬间回过神。她看着那个陌生的号码,心中异常清明。

    “喂。”

    “你的声音听起来很紧张,”手握方向盘的男人,薄唇轻弯,“害怕我不认账?”

    季笙歌轻吸口气,“我相信三少的为人。”

    “是吗?”

    顾唯深直接开口,“环锦可以有三天的独家播放权。”

    他的回答早在季笙歌预料之中,七天是她故意抬价,商人的本质,她懂。

    “谢谢三少。”

    她的回答同样没有令顾唯深意外,他很清楚这女人有野心。

    听着男人低沉的呼吸声,季笙歌咬了下唇,道:“三少的身份尊贵,如今我们两清了,从今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三少!”

    一口气说完,季笙歌挂断电话。

    听筒传来的忙音刺耳,顾唯深搭在方向盘中的手指骤然收紧。他都还没着急撇清关系,她倒是敢给他撂电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