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最春风 > 第六章 隔帘听
    窗外传来汉子们略显收敛的嘻笑声,夹杂着崔起恭敬的声音,其中方四的笑声最为响亮,惹来大哥的喝斥。★

    大哥叫张广胜,老二叫鲁振平,老三莫家康,老四方金牛,老五腾不破,老六李初一,老七章汉堂。

    这七人刚才在旗官那里报了名讳。自从同德皇帝亲政以来,征高丽,破鞑靼,战争不断,仅同德十年和同德十四年,五年间便两次加赋,同德十五年时又逢百年一遇的干旱,哀鸿遍野,很多人离乡背井,四处逃荒,这种情况到了同德十七年时虽有好转,但还是有年轻力壮或有手艺的,没有返回家乡,来到富足的江浙和京城找生活。

    他们七兄弟便是这样的,他们靠打零工混饭吃,进了腊月,京城里找零工的人家很少,他们便想到邻近的丰台和昌平看看,听说那里的田庄多种暖棚花菜,越是到了冬天,生意也越好,他们有的是力气,搬搬抬抬不在话下。

    罗锦言侧耳倾听车外的声音,七个声音,但其中一个是崔起。

    有一个人一直没有出声。

    在旗官面前是大哥张广胜代替他们几个报的姓名。

    不对,他曾经干咳了一声。

    听声音像是还很年轻,但就在他干咳之后,几个汉子便鸦雀无声,之后虽然也在说笑,但明显没有刚才姿意。

    那人不是大哥,而应是老七章汉堂。

    难道这七人之中,最有权威的不是老大张广胜,而是年龄最小的章汉堂?

    可惜下雪的缘故,油布遮把骡车的窗子盖得严严实实,从车帘那里看不到步行的汉子们。

    罗锦言不由得有几分好奇,她重又拨开车帘,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要来的也该来了。

    罗锦言在夏至的手心上写道:不要害怕。

    夏至有些莫名其妙,骡车上的气死风灯挂了起来,淡淡的灯光透过门帘的缝隙照进来,把罗锦言如羊脂白玉般精致的面颊染上了一层暖色,她的唇边有抹淡淡的笑意,而眼中的笑意却更浓,她对夏至调皮地眨眨眼睛。

    夏至正要开口相问,骡车忽然硬生生停下了。

    她吃了一惊,掀开车帘问道:“方四哥,出了什么事?”

    “有人挡住了咱们的路!”说话间,方四已经跳下骡车,撸了袖子就要上前打架。

    夏至急道:“方四哥快回来,保护姑娘!”

    “老四,上车,护住小姐,打架的事让咱们来!”看到骡车忽然停下,原来落在后面的几个汉子已经飞快地跑了过来。

    方四气得跺跺脚,重又跳上骡车,不甘心地骂道:“看在小姐的份上,饶了这帮兔崽子,哥哥们别客气,收拾这帮****的!”

    忽然砰的一声,一个人被扔了过来,骡车晃了一下,那人正砸在方四的腿上。

    “老七,你把这个软骨虫扔给我做甚?”方才问道。

    黑暗中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那些人是姓崔的同伙,你来看管他。”

    闻言,夏至恍然大悟,姑娘让军爷去找驿站,原来就是要引出崔起的同伙啊,可是这样也太危险了,万一这些粗汉子不是那些人的对手可怎么办?

    想到这里,她从随身带的小包袱里摸出一把黄铜剪刀,拉起锦被,把罗锦言连头蒙住,自己则挡在一帘相隔的车门前,那些贼人胆敢冲进来,她拼死也要保护自家姑娘。

    骡车外,喊杀声哀嚎声不绝于耳,还夹杂着方四的骂声:“奶奶的,就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敢出来劫道,遇到爷爷们是你们倒霉!”

    约末一盏茶的功夫,外面的声音渐渐停下来,夏至掀开车帘向外张望,转过身对蒙着锦被的罗锦言道:“姑娘,姑娘,那些贼人都被打跑了,不对不对,是抓住一个活的。”

    罗锦言拉开蒙在头上的锦被,咧开小嘴笑了。

    自家姑娘很少会笑得这样开心,夏至呆了呆,姑娘笑起来可真好看,不对,是眩目。

    可是很奇怪,这些汉子们打跑了贼人,又抓了活口,以他们的性子,按理说一定会凑到骡车前粗声大气地邀功,可是除了没有参于的方四大声叫了几声好,其他人也只是小声啼咕,骡车重又缓缓而行。

    反常便是妖,夏至警惕起来,她试探地问方四:“崔傻子怎么不动了?”

    方四笑道:“他被老七的掌刀劈到,一时半刻醒不过来。”

    “那刚抓的人呢?怎么处置?”夏至又问。

    “那人被绑了,这会儿在骡车后面拖着哩,至于怎么处置......”方四抓抓脑袋,“那要问老七了,他的鬼点子最多。”

    问老七?不是问大哥?

    夏至放下车帘,这才看到罗锦言已经点起了一盏小灯。

    “小姐......”

    她刚开口,罗锦言便冲她点点头,示意已经听到了。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了,七兄弟虽然是按长幼排序,但年龄最小的老七章汉堂才是他们的主心骨。

    罗锦言不由得对这个没看清模样的少年大感兴趣。

    她也只是在摞倒崔起,夏至呼救时,匆匆瞥过一眼,七名汉子都是衣裳破旧,头身上都是雪花,除了个个身材高大以外,她也没有特别的印像,倒是夏至一直站在车外。

    她在夏至手掌中写道:老七是什么样子?

    夏至歪着脑袋想了想,道:“那个老七啊,他站在最后面,我也没有看仔细,只记得和他们差不多高矮,好像有些单薄。对了,只有他没有胡子。”

    从声音来看,这些汉子年纪都不会很大,最大的张广胜也就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们胡须满面只是因为不修边幅,而老七没有胡子,或许是还没到能长出胡子的年龄吧。

    当骡车再次停下来时,她听到骆明的声音,驿站到了。

    驿站自是比不上客栈舒服的,但胜在安全。罗锦言让夏至拿了二两银子,置办了一桌酒菜,她猜到骆明自恃身份,会不愿与一群江湖汉子同桌,便让夏至告诉驿站里的仆妇,让厨房给骆明单独炒了几个小菜。

    夏至安排妥当,回到房间,见罗锦言就着桌前的小灯又在看那本《大周景物志》。

    有仆妇端上饭菜,夏至帮着摆在炕桌上,又帮罗锦言净了手。

    “小姐,下了几日大雪,客栈里没有新鲜菜式,好在牛羊肉都很充裕。姓骆的军爷一直都拉长着脸,好像大家欠他钱不还似的,七兄弟却都很高兴,不住道谢,我来的时候,他们正在划拳呢。”

    夏至一边布菜,一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罗锦言喝了小半碗白粥,又吃了几个羊肉蒸饺,用香茶漱了口。

    夏至在罗锦言身边三年了,知道自家姑娘的习惯。

    她让仆妇撤了碗筷,从箱笼中取出文房四宝,将灯芯挑亮,挽了衣袖开始研墨。

    罗锦言拿起狼毫笔,在纸上写道:老七也在划拳吗?

    夏至摇头,道:“奴婢这次留意了,别人在喝酒,只有他在吃饭,更没有划拳。他的个子虽然很高,但是应该比我大不了几岁。至于长相吗......”

    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更新送上。

    今天第一天打榜,需要推荐票支持啊,千万别忘了给我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