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千亿宠妻 > 第10章 10 地址你知道,自己过来
    阴雨天气的傍晚,天黑的特别早。季笙歌打车来到金阙时,不过七点钟刚过,但整个天际已然黑沉沉。

    前方巨大的金字招牌,十分惹眼醒目。哪怕远远地距离,也能一眼就看到。季笙歌握着皮包跨上汉白玉的石阶,入门前的两座雪白石狮,象征着这里的等级划分。

    “小姐,请问您有会员卡吗?”

    西装革履的服务生站在门前,季笙歌抿起唇,“我找三少。”

    “哪位三少?”

    “顾家三少。”

    服务生瞥眼她的穿着,顿时心生不耐,“我们金阙都是会员制,没有名卡不能进去,你还是请回吧。”

    高档会所的会员制,都要一次性充钱进去,按照所冲金额划分等级。季笙歌听人说过金阙,这家首冲金额至少七位数。

    所以能进来这里玩的,绝非一般人。

    眼前这道大门近在咫尺,但季笙歌进不去。她转身出门,顺着台阶一节节走下去。明知道会是这样的局面,她却不能任性的不来。

    心底并非没有委屈不甘,可她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她这辈子的路若想出头,只能咬牙走过去。

    停车场中的豪车比比皆是,季笙歌搜寻半天,也没找到那辆黑色轿车。她知道顾唯深肯定不止一辆车,所以无法肯定他人是不是在这里。

    没有别的法子,只能继续等。

    下过雨的石阶很潮,季笙歌双腿站的发麻,她寻到一处比较干燥的地方,弯腰坐了下来。肚子咕噜噜叫,她看眼时间,已经九点多。

    会所门内的服务生,踮起脚尖朝外看眼,见季笙歌坐在下方的台阶上,不禁轻哼声。这些女人啊,为想要接近三少真是费尽心思。

    金阙地处繁华地带,不但街道两边宽广,就连周边的配套设施也齐备。街对面开着一间间高档餐厅,多数营业到凌晨三点,甚至开在这里的便利店都是24小时营业。

    季笙歌想去买个面包垫垫肚子,可又担心错过那个男人。她偏过头看眼身后金光闪闪的逍金窝,只能忍下来。

    “来来来,继续。”

    燕南淳解开衬衫衣领,翻开牌面一看,顿时笑出声,“哎哟,小爷的运气回来了!你们一个个都等着脱裤子吧!”

    坐在旁边的顾唯深挑挑眉,食指勾出一张牌丢出去。

    “九筒。”

    “碰!”

    美滋滋扬起唇,燕南淳压抑整晚的晦气扫掉。他就说嘛,今天他生日,就该是人气两旺。

    边上的男人们面面相觑,不禁摇头。要不然都说三少和六少感情好,这种滴水不漏放胡的技术,也就三少能行。

    又是八圈麻将,等到燕南淳赢得盆满钵满时,已经十一点多。他赢钱心情好,要吩咐人去叫宵夜,大家干脆通宵。

    顾唯深掐灭手里的烟,朝他看眼,“十二点前不回家,不怕你妈让你吃一年的长寿面?”

    “唔。”

    燕南淳撇嘴,白皙脸庞透着几分无奈,“那么了解我妈做什么。”

    “走吧,见好就收。”顾唯深拿起外套出去,燕南淳也不情不愿的收拾东西。今晚玩牌赢得钱他都没带走,只让人全部冲入他的账户。

    身上的风衣御寒能力几乎没有,季笙歌用双臂裹紧肩膀。她冻得手脚麻木,不知道继续等下去会不会生病。

    十根手指又冷又僵,季笙歌双手攥紧,低头哈着热气。由远及近有脚步声传来,她侧过脸,恰好看到男人黑色外套的下摆在她眼前划过飞扬的弧度。

    “三少。”

    忽然有动静,燕南淳下意识回身,见到季笙歌那张精致的小脸后,瞬间眯起眼,“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噗!

    季笙歌喉咙一紧,被燕南淳的开场白雷的外焦里嫩。呵呵,他以为自己是贾宝玉吗?

    没有多余的时间理会其他人,季笙歌往前半步,“三少,我有事想和你谈谈。”

    “我认识你么?”

    男人平静无波的眸子射来,季笙歌愣在原地。她千想万想,也没想到顾唯深竟然给她丢出这句话。

    “我是季笙歌,代表环锦影业想跟三少谈谈。”深吸口气,季笙歌冷静对待。

    听到这个名字,燕南淳瞬间瞪大眼睛。

    “俪星有前台可以预约。”

    男人话音凉薄,他双手插兜,越过季笙歌的肩膀走过去。

    路边,顾锐开车过来。

    “走了。”顾唯深叫声,燕南淳朝他眨眨眼,“这就走了?”

    没在多说,顾唯深直接坐进车里。

    顾锐将车门关上,三少没有吩咐,他也不敢开车。

    迅速走到车门另外一边,季笙歌敲敲车窗。

    须臾,车窗降下来,男人五官镌刻深邃的脸庞,映在暗影中。

    “三少,我真的有话要说。”

    “说什么?”顾唯深挑眉看她,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令人不敢直视。

    满脸八卦的燕南淳把头伸过来,兴致盎然的偷听。

    喉间一阵酸涩,季笙歌咬紧下唇,“我可以单独和三少说吗?”

    放低身段的滋味不好受,顾唯深狭长的桃花眼眯了眯,随后丢下句话,“地址你知道,自己过来。”

    话落,他将车窗关上,吩咐开车。

    寒夜的风渐起,季笙歌低头裹紧身上的风衣,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压抑住,呼吸都变的困难。

    车厢中开着暖风,燕南淳慢慢收回目光,一脸兴奋地问,“她就是夜夜笙歌啊?怎么样,好不好吃?”

    顾唯深冷冷瞥他眼。

    “切。”

    被甩脸子的燕六少不高兴,伸手拍下前面椅背,“顾锐你说,你家主子是不是越来越难伺候了?”

    顾锐双手握着方向盘,“当然不是。”

    他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看不出任何玩笑意味,“三少一直都不好伺候。”

    “哈哈哈哈哈——”

    顾唯深嘴角抽了抽,边上燕南淳笑的差点岔气。

    大概三十分钟后,季笙歌打车来到西府名都。她站在大门外,犹豫片刻才按响门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