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最春风 > 第十二章 拨不断
    章汉堂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罗锦言怔住。√

    罗家庄子不是皇家大内,但也不是菜园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就在不久之前,章汉堂还曾训斥过夏至,也不过半个时辰,他就走了。

    老大张广胜满脸歉意,搓着一双粗糙的大手,不住道歉。

    “老七年纪小,担心罗老爷嫌弃,便想在江湖上闯个名头再来投靠,他走得急,我这当兄长的替他给大小姐赔个不是。”

    说着,张广胜长揖到地,其他几人见状有些迟疑,但也纷纷施礼,只有方四是个火爆脾气,不悦地嚷嚷:“大哥,您还护着他,他要闯什么名头,不过就是......”

    话未说完,老三莫家康便用臂肘撞了他一下,示意他闭嘴,又强拉着他一起向罗锦言作揖道歉。

    骆明冷笑,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烂泥扶不上墙。”

    声音低沉,但却清清楚楚听进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刚刚直起腰的方四勃然大怒,骂道:“小白脸,你说谁是烂泥?”

    骆明冷哼一声:“你们全都是,尤其是那个听说死人就害怕的老七。”

    几兄弟都是血性汉子,他们可以为了填饱肚子出卖力气,甚至出卖生命,但绝不允许有人这样侮辱他们。

    “靠祖宗蒙荫混饭吃的才是烂泥,你不过就是比我们会投胎而已,有本事亮家伙,爷们儿让你看看谁才是烂泥!”

    汉子们一哄而上,就连最稳重的张大也是脸色铁青。方四一把揪住骆明衣领,碗钵大的拳头抡了起来。

    “住手,住手”,罗建昌满脸堆笑,“恩公们,恩公们,都是误会,都是误会,恩公们来到我们罗家,全都是客,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也要给罗老爷几分面子吧,再说大小姐受了惊吓也不好吧。”

    众人这才想起屋里还有女眷,不由得齐齐看向罗锦言。

    罗家小姐年纪幼小,却是他们齐心协力一路护送回来的。

    “噗”,一声轻笑,如同细小石子落入湖中,罗锦言站在夏至身边,朝华明露般的小小面孔笑盈盈的,纯净烂漫。

    山房里的空气凝结起来,众人不约而同静了下来,几个粗汉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收回拳头,把手拢进衣袖,生怕让她看到他们指缝里残留的泥垢。

    罗建昌掏出帕子,抹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子,严冬腊月,他急出满头大汗。

    骆明睃一眼罗锦言,又扫向那几兄弟,冷冷地道:“在小姑娘面前耍什么威风,有种的就随爷去柴房看看!”

    说完,他率先走了出去,几兄弟对视而望,老六李初一问向张广胜和鲁振平:“哥哥们,咱们去吗?”

    没等张大和鲁二说话,方四已经冲了出去。

    看着他粗壮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张大笑道:“当然要去,老七虽然不在,咱们兄弟也不能让人看低了,走,去柴房!”说完,带着几人鱼贯而出。

    罗建昌长松一口气,又用帕子擦擦额头,也追了出去:“等等,我给几位爷们引路。”

    跑出几步,罗建昌才想起罗锦言还在,便又折回来,压低了声音对夏至斥责道:“你这丫头真不懂事,还不快带大小姐回去,大小姐惊着吓着,你担当得起吗?”

    说完,见这主仆二人看都没看他一眼,唉了一声,小跑着去前面带路了。

    庄子里有三个柴房,关人的是外院的小柴房。

    崔起和那个贼人是上午才押回来的,出了这样的事,罗老爷当然会让林总管处置,林总管不在府里,但算起来今天晚上也该回来了,罗建昌便就近把这两人关起来了。他做事一向瞻前顾后,林总管估摸着要到晚上才能回来,把这两人关在前院的柴房,审问起来也方便。

    罗建昌觉得自己这样安排是最洽当不过的,却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

    前院人来人往,是人多手杂的地方。

    崔起没受什么伤,是被五花大绑捆起来的,嘴里还塞着破布,另外那个贼人原就受了伤,又在雪地上拖了一路,早就奄奄一息,见他也没有力气逃跑,只是绑了,并没有堵嘴。

    柴房里原有两名护院看守,晌午时有粗使丫鬟送饭过来,两名护院在一旁的矮桌上用饭,吃饱喝足,又天南地北聊了会天,待到想起去看看那两个犯人时,才现其中一个脸色铁青,已经死了。

    柴房里一股难闻的气息,崔起吓得半死,已经失禁了。把嘴里的破布取出来,他就是一个劲地求饶。

    骆明皱眉,柴房里的味道让他几乎呕吐,他强忍着恶心走了过去,张大则已经在死人身边蹲了下来。

    他用手掰开死人的嘴,凑过去闻了闻,对其他几兄弟道:“咱们走眼了,这小子嘴里藏了毒|药,在路上时晕过去,应是醒过来后咬破毒囊自尽的。”

    他刚刚说完,远远站着的罗建昌就用拳头敲着自己的大腿,自杀啊,虽然传出去不好听,但毕竟不是被打死的,即使闹到官府也不怕。

    罗锦言看一眼比自己年长十几岁的从兄,忍不住笑了,还是和爹爹说一声,让他去管管灶上采办之类的,前院的事还是不要让他掺合了。

    骆明却已大步走到崔起面前,怒声道:“少他妈装蒜,他是怎么死的,你是亲眼看到的,你不说清楚,爷这会儿就成全你。”

    说着,他嗖的一声抽出腰间佩刀,明晃晃的腰刀闪着寒光,夏至吓了一跳,挡在罗锦言前面。

    “军爷,军爷,您听小的说啊,小的冤枉啊,小的老子给老太爷赶了一辈子的车,可三侄少爷趁着大老爷不在,就把小的给辞退了,小的这是走投无路。”

    没等他说完,罗建昌就急急地辩驳:“你这是信口开河,你不学好欠了赌债,那赌场的人到庄子里找你要债,弄得鸡犬不宁,我当然要把你辞了,难道罗家还要替你还债不成?”

    眼看这两人还要胡扯下去,骆明怒声对罗建昌道:“你闭嘴,让他接着说。”

    一一一一一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送上。

    昨天写完金玉良颜的章节,小区里忽然停电了,直到零点才修好,真是抱歉。

    想要快点把这一段写完,可是很多细节不能没有,已经压缩一遍,这一章还是只能写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