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千亿宠妻 > 第12章 12 当她好欺负?
    陈旧的老城厢居民区,街道狭窄。季笙歌一路跑回家时,她住的那栋楼外围满街坊四邻,大家探头探脑往楼上看,议论声更是不加掩饰。

    “啧啧啧!这真是晦气啊!”

    “可不是嘛,不知道这家人得罪了什么人?”

    “听说这家只住个小姑娘,难道给人家当了小三,被原配打上门来了吧。”

    “倒是有可能,那家的女人每天打扮的像个妖精,仗着漂亮到处勾引男人……”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足够编写一部小说,季笙歌没工夫搭理他们,伸手拨开人群直接往楼上跑。刚刚踏进楼门,她整个人瞬间怔住。

    斑驳的楼道墙壁,此刻被各种颜色的染料喷满诡异狰狞的图画,季笙歌心尖一紧,抬脚上楼,却不想一脚踩进水里。

    她顺着楼梯往上看,只见水流如同小溪潺潺而下。她敛下眉,快跑几步上楼,家门口站着物业的人还有周围邻居。

    “哎呀,你可算回来了!”

    对门的邻居见她出现,气哼哼指着她鼻子叫道:“你家漏水,都把我家淹了,我们可是新装修的房子,花费十几万呢!”

    拿出钥匙,季笙歌打开门时,只觉得有一股水花飞溅出来。她下意识用皮包挡住脸,屋内一片狼藉。衣服、鞋子、电脑全部泡水,来不及收起来的垃圾飘在水面上,慢慢荡漾开去。

    季笙歌呼吸收紧。

    物业人员带着工具进来,很快将自来水开关阀门关闭。

    “真是造孽啊!”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双手叉腰,瞪着季笙歌那张漂亮的脸蛋一个劲冒火,“你一个人住也就算了,竟然还惹来这么晦气的事情。你到底得罪什么人了?”

    季笙歌垂头站在原地,看着自己脚上那双漂亮的黑色高跟鞋被污水淹没。

    “自来水管破裂,这是你自己没有及时更换造成的,与我们物业无关。”工作人员将责任撇的干干净净,转身一溜烟的走了。

    “喂,你们别走!”中年女人跳脚大叫,“我家的地板泡水肯定要变形,这笔账你们不能不管啊!”

    这种老旧小区的物业费都不高,本来也赚不到几个钱,工作人员哪里肯负责,自然有多远躲多远。

    眼见那些人指望不上,中年女人立刻拽住季笙歌的胳膊,“这水是你们家漏的,你要负责赔钱。我新铺的实木地板,两三万块钱呢。”

    季笙歌淡淡瞥眼她,道:“等你换了新的,拿着发票来找我。”

    “说话算话?”

    一把扯回被她攥住的皮包,季笙歌冷笑声,“我就住在这里,你还怕我跑了?”

    倒也是啊,毕竟季笙歌一个人住在这里几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好吧,那你等着。”

    话落,中年女人转身朝围观的众人看过去,吼道:“看什么看,你们家没被水淹了是吧?一个个都什么心态!”

    碰!

    季笙歌关上门,垂在身侧的双手狠狠收紧。关掉阀门后,屋内积水开始消退。她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先把电脑主机抱起来。按下开机键,可惜没有任何反应。

    包里的手机响,她一只手打开皮包,一只手去抓湿透的衣服裤子。

    “喂。”

    “怎么样,损失惨重吗?”

    电话那端的声音,瞬间令季笙歌瞪大眼睛,“温婷!”

    “还记得我啊,”女人笑了声,“敢用假录音骗我,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啊,只要你答应去作证,我就给你五十万。”

    胸口压抑的什么,汹涌而出。季笙歌握紧手机,忽然笑了笑,“好吧,既然如此,你过来和我见一面。”

    “季笙歌,你又耍什么花招?”

    “不说给我五十万吗?我要先看到钱才行!”

    “你答应了?!”

    “不答应的话,下次我的房子会不会被烧掉?”

    “哼,你要早想明白不就好了。”

    “二十分钟后,我在小区外面等。”季笙歌干脆利落的挂断电话,不再给对方多说的机会。

    这些人一个个的,都看她好欺负吗?!

    脚上的高跟鞋完全湿透,好在屋内的积水已经褪去,季笙歌来不及收拾,只把皮包和手机拿起来,转身便出了门。

    下楼时,楼道墙上喷涂的诡异图案吓人。她抿唇快走两步,掏出手机快速按下一串号码。

    自从顾家三少接手俪星后,顶层那间坐北朝南的办公室便换了主人。

    缠绵许久的阴雨天气终于放晴,明媚的阳光顺着落地窗照射进来,落在男人的肩头。他背靠转椅,正在翻看手中的筹拍计划表。

    导演站在办公桌前,小心谨慎的开口,“三少,贺岁片的拍摄进度比较顺利,不过女三号一直还没选中,前两天试镜的那批女艺人里面……”

    “不急。”顾唯深合上资料夹,目光淡然,“选不到中意的就要慢慢挑。”

    “是,是。”导演连连点头,心中却有别的想法。女三戏份极少,那么个不起眼的角色,这次三少倒是上心,说要慢慢选。

    俪星顶层楼,只有两间办公室。无论面积大小,还是格局布置都相同。若说唯一的区别,那就是一间朝阳,一间阴面。顾唯深抽出烟点上,走到对面,抬手敲了敲开敞的办公室大门。

    “有事?”办公桌后的顾载成抬起脸,看到门外的男人,目露笑意。

    缓缓吐出口中烟圈,顾唯深眉头轻佻,“大哥还没把温家的事情处理干净?”

    顾载成怔了怔,随后笑道:“温家根本不值一提,这种事情不需要我出面。”

    啧啧,他这位大哥翻脸无情的速度真快!

    “可如果连累到别人,就不太好了吧?”

    “三儿,你想说什么?”顾载成皱眉。

    “没什么。”顾唯深倚在门前的身体渐渐直起,深邃目光望向他时,淡淡一笑,“这间办公室,大哥用着还习惯吗?”

    垂在身侧的双手一点点紧握,顾载成面色未变,温和说道:“怎么会不习惯呢?对我来说,并没什么改变。”

    听到他的话,顾唯深心中划过一阵冷笑。

    “三少,车子准备好了。”顾锐过来通知。

    顾唯深大步走到办公桌前,将手中的烟蒂掐灭在烟灰缸中,同时笑眯眯看向顾载成,道:“大哥,帮我跟爷爷说一声,今晚我不回家吃饭了。”

    “好。”

    男人双手插兜迈步离开,顾载成盯着他离开的背影,紧握的双手青筋凸起。这笔账,他会慢慢算!

    车门打开,顾唯深弯腰坐进后座。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许久,他看眼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嘴角轻挽。

    铃声响过很久,终于在最后那刻接通,季笙歌握着手机,感觉一颗心都要跳出胸口。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