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千亿宠妻 > 第14章 14 弄脏他的床
    回到西府名都时,已有医生等候。顾唯深把人抱上楼,吩咐医生上来检查。

    “嘶!”

    医生按压右膝时,季笙歌疼的眉头皱紧,没有忍住痛呼出声。

    “这里痛不痛?”

    “有点。”

    一番检查过后,医生摘下口罩,走到顾唯深身边,“根据目前检查来看,应该没有骨折,不过还是去医院拍个片子比较保险。”

    顾唯深抬抬手,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立刻拿起药箱下楼,不敢多停留。

    卧室门关上,季笙歌一手撑着床垫缓缓坐起来。右腿的黑色丝袜破出个大洞,露出渗着血丝的膝盖,这会儿膝盖高高肿起,火烧火燎的疼。

    “你是故意的。”顾唯深站在床边看她,语气并非疑问。

    这个男人如此精明,季笙歌知道不可能瞒过他。她刚要开口,却觉得小腹部一阵坠疼,有股热流涌出。

    眼见她双手压住小腹,面色明显白了下。顾唯深走上前,扣住她肩膀,“哪里痛?”

    “我……”小腹胀痛的感觉加剧,季笙歌痛的弯下腰。

    顾唯深低头,见到她身下的床单上有血色晕染开。

    以为她内脏受伤,男人立刻拉开门,叫道:“来人!”

    季笙歌疼的岔气,没办法喊住他。

    几分钟后,医生面有难色的回答,“三少,这位小姐不是内脏出血。”

    “那是什么?”

    “经血。”

    “……”

    “她说,她已经来过了。”

    “如果情绪波动大,身体过于受寒,月经也会出现一月两次。”

    “……”

    听着他们的对话,躺在床上的季笙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多时候,卧室内恢复安静。季笙歌拿过自己的皮包,从内里的口袋掏出个碎花布包。她平时经期不准,总会带着一片卫生巾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今天倒是派上用场。

    掀开被子下床,右腿膝盖疼的很,她不敢用力,只能双手撑着墙壁,单腿跳到浴室。

    身上的衣服破了,因为突然驾到的大姨妈裙子也脏了。她对着镜子看眼自己,脸色苍白,头发凌乱,当真憔悴的很啊!

    扣扣——

    季笙歌将门打开,门外站着位四十多岁的阿姨,手里捧着衣服。

    “您先换上这套吧。”

    “还有这个。”中年阿姨捧着崭新的睡衣,又递过来一包卫生巾,脸色温柔。

    脸颊微微一热,季笙歌伸手接过东西,“谢谢。”

    阿姨没有多说,将浴室门关好。

    身上的衣服破的破,脏的脏,已经不能再穿。季笙歌把脱掉的衣物丢进垃圾桶,麻利换上干净的衣物。

    换好衣服出来时,床上被褥也已经换新。她想着刚刚被自己弄脏的床单,神情有些不自然。

    “谁让你下地的?”进来的男人脸色不好看。

    季笙歌垂下脸,“谢谢三少。”

    顿了下,她轻声道:“我可以回家了吗?”

    “回家?”顾唯深瞥眼她,好笑的问,“你家都被水淹了,还能住人吗?”

    心口一阵紧缩,季笙歌失声。

    男人按住她的肩膀,让她坐下,同时说道:“今晚你就住在这里。”

    “我为什么要住在这里?”

    “为什么,你不知道吗?”顾唯深,眼底透出玩味的笑。

    季笙歌忽然抬起脸,目光落向立于她面前的男人。右腿膝盖火辣辣的痛,小腹又涨疼,全身上下好像都在痛。她想着连日来发生的事情,鼻尖蓦然酸了酸,“你一个大男人,这么欺负女人有意思吗?”

    “欺负?”顾唯深半蹲在她面前,薄唇微勾,“你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掌心狠狠拍在他手背上,季笙歌怒声道:“顾家兄弟的争斗跟我有什么关系?温婷被不被人陷害,又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针对我来算计?!”

    她瞪着面前的男人质问,“是你答应我,要给环锦独家播放权,不是我逼你的!明明是你说话不算话,凭什么说不是欺负我!”

    说到后边,她的眼眶慢慢泛起潮湿。

    顾唯深看着她泛起雾气的双眸,竟然没有接话。他轻抬视线,落在她红肿渗血的右膝时,明显一顿,“温婷的事情,我会出面。”

    季笙歌轻斥声,“三少想再睡我一次?”

    男人狠狠瞪她一眼,声音夹带不悦,“你是好睡的吗?大姨妈都比别人多来一次,这身体构造真是厉害!”

    “……”

    季笙歌觉得头晕眼花,差点被他气的晕倒。要不是整天提心吊胆,昨晚又等他受寒,她怎么会一个月来两次大姨妈?!

    “把药吃了。”

    男人举着药盒过来,季笙歌这会儿全身无力。她想起家中的一片狼藉,只好把药片吞下。

    算了,反正今晚回家也没地方睡,还不如住在这里,也能省个住宿费。

    倒在床上以后,季笙歌觉得眼皮越来越重,身体一阵冷一阵热,她下意识蜷起双腿,却又牵扯到右腿伤处,痛的撇嘴。

    顾唯深放下水杯回来,她已经闭上眼睛。他弯腰坐在床边,见她双颊发红,呼吸不太平稳。

    “季笙歌。”他掌心在她肩膀轻推。

    季笙歌脑袋混混沉沉,根本睁不开眼睛,“唔。”

    好像有点不对劲,顾唯深摸了摸她的额头,果然温度很热。

    右腿受伤,人也跟着发烧,医生不敢贸然离开。用过药后,医生小心观察两个小时,见没有任何不良反应才放心。

    医生离开时,已是傍晚。季笙歌的烧还没退,根据她目前的状况来看,今晚恐怕都退不了。

    顾唯深双手插兜倚在窗前,深邃的目光落向卧室中央那张大床。

    “三少,温婷那边要怎么处理?”顾锐站在他的身旁。

    窗外天色逐渐深浓,顾唯深缓缓勾起唇,“她不是不死心吗?那就让她彻底死了心!”

    “我明白了。”顾锐心领神会,无需顾唯深多交代。他转身往外走,看到躺在床上的季笙歌时,眼神沉了沉,很快又恢复如常。

    卧室里没有开灯,庭院中的景光灯依稀落在窗前。顾唯深走到床边,盯着双眸紧闭的季笙歌看了一会儿。

    其实她有句话说的倒也不错,顾家兄弟之间的争斗与她没有任何关系,她不应该被牵扯进来。

    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季笙歌再次睁眼时,外面的天已经大亮。

    猛地起身,因为动作太快牵扯到右腿,季笙歌痛的头皮发麻。她瞥眼陌生的房间,昨天发生的一幕幕浮现在她眼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