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千亿宠妻 > 第16章 16 牺牲品
    来到医院,自然要有一番检查。季笙歌按照医生开出的项目一样样化验,右腿膝盖拍了片子,结果要等一会儿才能拿到。

    医院派人过来,将她带到楼上的VIP楼层。其他病房都满员,只这里还空着几间病房。

    季笙歌道声谢,医生很快离开。

    能在VIP病房休息,必然不是一般人的待遇。这中间借了谁的光,季笙歌很清楚。膝盖一阵阵疼,身体不舒服,她并没有拒绝这番好意。

    躺在病房舒适的床上,她慢悠悠松口气。

    “季小姐,您先休息一会儿,我去楼下等片子。”

    “谢谢。”钟点工阿姨转身出去,顺手将病房门打开透透气。

    这两天身子虚弱,季笙歌背靠床垫差点睡着。安静的走廊不时有哭泣声,她睁开眼睛,慢慢坐了起来。

    “载成,你不能这么对我!”

    那道声音有些熟悉,季笙歌穿鞋下地,抬起一只脚跳到门边。她伸头朝外看眼,没看到人影。

    “载成,我爱的人是你。”

    不远处再次有声音传来,季笙歌这次听的清楚。她抿起唇,单手扶着墙壁缓缓挪动,离开病房。

    “温婷。”

    男人神色冷漠的站在病床前,“你以为,顾太太的位置,那么容易坐吗?”

    “你什么意思?”温婷身上穿着病号服,右边手腕缠着白色纱布,一张巴掌大的脸上惨白无光。

    “呵。”

    顾载成摇摇头,那声音似叹息,又似嘲笑。他缓缓俯下身,抬手扣住温婷的下巴,“婷婷,爷爷一直都很偏心,把所有最好的都留给三儿。就连我未来的妻子,都要选给三儿挑剩下的。我才是顾家的长孙,你说,他们怎么能如此过分呢?”

    听到他的话,温婷一下子瞪大眼睛,她颤颤巍巍抬起手,揪住面前男人的西装衣领,“所以,那晚在酒店,你是故意把我骗到3303号房,也是故意让人给我送去下过药的酒?”

    顿了下,她紧紧咬着唇,“你是想把我送到顾唯深床上吧,可惜顾唯深识破了你的伎俩,并没上当!”

    病房外,季笙歌扶着墙壁的手指一点点收紧,事情与她猜想的相同。

    “呵呵。”顾载成弯起唇,微凉的指尖落在温婷嘴角,“所以婷婷,你这辈子注定都进不了顾家的大门。”

    “顾载成!”

    病床上的女人双目猩红,猛地抬起左手朝他扇过去。可惜男人的手劲大,轻松将她手腕攥住,“这就是你最后的价值,可惜啊,你连这么点事情都做不好。那你说,你还有什么用处,嗯?!”

    “顾载成,你这个混蛋!人渣!畜牲!”

    温婷全身止不住的哆嗦,语无伦次。那些事发生以后,在她心中也曾有过猜想。但她却情愿自欺欺人,也不想如此刻这般万箭穿心。

    “爷爷因为你的事情发了脾气,”顾载成淡淡瞥眼对面披头散发的女人,心底厌恶深刻,“如果你识相的话,从今以后就安安分分的,别再惹出半点动静。否则的话……”

    他一双冷冽眸子盯着温婷,眼底不带任何温度,“我会让你,比现在还要悲惨一百倍!”

    “顾载成,你不得好死——”

    病房内响起一阵摔东西的声音,季笙歌急忙转过身,跳脚离开。

    须臾,顾载成西装革履的走出病房,整个人看起来毫无异常。

    “顾载成!你给我回来!”

    “载成!载成!”

    有护士跑到病房门前,按住温婷挣扎的身体,硬是将她拖回到病床上。

    胸腔内一阵压抑,季笙歌深吸口气,才能驱散那种不适感。虽然她与温婷并不熟悉,虽然之前温婷对她步步紧逼,可她们都是女人。

    说到底,温婷只是牺牲品,顾家兄弟相争中沦为的可怜弃子而已。

    女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顾锐把车开出老宅,透过后视镜瞥眼后座的男人,“三少,张律师说,追不追究温婷肇事责任的事情季小姐要考虑一下。”

    顾唯深不悦的皱眉,“告诉张律师,必须追究对方刑事责任。”

    “好的。”顾锐拿起电话,打给律师吩咐。

    “她在做什么?”

    “季小姐去医院检查了。”

    车窗外的阳光正好,顾唯深轻触手机屏幕,似乎想了想,才道:“去医院。”

    听到他的吩咐,顾锐眉心轻皱。

    季笙歌下楼时,她的片子刚好拿到。医生仔细看过,告诉她右膝没有骨折,也没骨裂,这种情况实属难得,无需住院,但要卧床休息几日。

    钟点工阿姨提着药袋,小心翼翼搀扶季笙歌走到楼前。前方不知何事围堵不少人,阿姨道:“我去让司机把车开到侧门吧,您稍等一下。”

    “好。”

    门诊部大楼前有片空地,此刻围满看热闹的群众。

    “你们快看啊!那女人站起来了!”

    “哎呀呀,这是要跳楼吧。”

    “天哪!要出人命啦!”

    顺着众人的目光,很容易发现住院部的顶楼天台上,站着一道单薄的身影。秋风吹起女人身上肥大的病号服,原本应该保养得宜的脸,却暗淡憔悴。

    季笙歌拨开人群,托着受伤的右腿,艰难走上前。

    “警车来了吗?”

    “还没。”

    “哟,那女人疯了吧。”

    眼睛被阳光刺的睁不开,季笙歌紧紧盯着站在天台边沿的女人,心尖狠狠一颤。

    住院部大楼有三层,虽不算太高,若要跳下来,也是非死即伤。

    “婷婷!婷婷你快点下来,不要吓唬妈妈啊!”

    人群前方冲过来病人家属,脸色煞白的中年妇人泣不成声。院方赶紧派人过来,带着他们上楼。

    站在楼顶的女人,双眸空洞,她的视线从人群中扫过,似乎发现什么,神情一下子变的激动起来。

    “你,你……”温婷抬起手,沙哑的声音却被风吹走。

    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季笙歌可以肯定,温婷眼睛里盯着的人是她。甚至连温婷虚无缥缈的声音,她好像都能听得清楚。

    季笙歌低下头,心底某处,狠狠揪紧。

    砰!

    猝然间,人群响起刺耳的尖叫声。季笙歌咻的抬起脸,想要看看发生什么,可眼前一黑,竟被什么遮盖住。

    “闭上眼睛。”

    淡淡烟草气息熟悉,季笙歌鼻尖贴着男人质感上称的毛呢大衣,眼睛被他用手捂住。

    眼眶蓦然一热,她咬紧下唇。

    警车呼啸而至,各种声音接连不断,围观人群彻底乱套。顾唯深一把揽过怀里的人,将她带出医院大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