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最春风 > 第十八章 翻香令
    皮袍子很大,但很暖。罗锦言索性把自己连头带身子包裹在皮袍子里面,有淡淡的味道萦绕在鼻端,似麝非香,若有若无,却又挥之不去,那是......不二非尘!

    这是金陵栖霞寺独有的香料。原是佛香,之后改良后仅用于栖霞寺结缘之用,说是结缘,但却是千金难求,能得到不二非尘的,不但能拿出大把银子布施,还要够身份才行。

    金陵乃物华天宝的锦绣之地,但用过不二非尘的却寥寥无几。

    前世罗锦言贵为皇后,也只是得了几盒子不二非尘,她还曾饶有兴致地想自己调制,可惜最终也没有成功。

    用粗布做的貂皮袍子,沾着比龙涎香还要名贵的不二非尘......

    这是重生以来,罗锦言遇到的最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难道今世早了十年,这不二非尘也变成随手可得的东西了?

    她把皮袍子细细摸了一遍,除了隐约的不二非尘,她没有现别的什么。

    如果说还有什么与众不同的,那就是这件衣裳的针线并不精致。

    如果没有不二非尘,她会以为是哪个粗汉子,无意中得到一张好皮子,随便做了件皮袍子穿上御寒。

    但是有了不二非尘,罗锦言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这当成巧合。

    可是现在她什么也做不了,即使那个蒙面人回来,她也不能问出他的身份。

    不过,她现在能确定的,就是这人对她,对父亲,对罗家是没有恶意的。

    他应是为了王朝明而来,更或者,是为了王朝明那个所谓的亲戚而来。

    她刻意放出去的消息,起到的作用还真不小。

    知县大人来了,这个不明身份的人也来了。

    想到这里,罗锦言甚至不再担心夏至了,她没有事,夏至当然也没有事。

    只是不知道那人什么时候才会把她放下来,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总不能一直坐在树上吧。

    好在那人没让罗锦言等得太久,半个时辰后,那人不知从哪里跃上树来,坐在罗锦言身边,眼睛微微眯起,看着把自己包得像粽子一样的罗锦言。

    这个小孩还是没有哭。

    他家的小堂妹和她差不多的年纪,看到一只虫子都会吓得哭上半晌,罗家的小哑巴怎么连哭都不会的?

    罗锦言不但没有哭,还冲他笑了笑。

    她的笑容很欢快,竟然像是久别重逢的喜悦。

    终于把你盼回来了,你再不来,我就要睡着了。

    这么高的大树,睡着了摔下去可怎么办呢?

    那人忽然就觉得很无趣,这个罗绍怎么把女儿教成这样了?他不是两榜进士吗?

    其实他也不知道罗绍把女儿教得有什么不好,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让他很别扭。

    他伸手一扯,把罗锦言身上的皮袍子拽了过来,长臂伸出,把罗锦言挟到腋下,纵身跃了下去。

    罗锦言不由得腹诽,待遇好差,上树的时候还是被抱上来的,下树就变成挟着了。

    那人挟着她在雪地上飞奔,没过片刻,他们便走出了柳树林子。

    他把她放在一株冬青树后面,转身便走,待到罗锦言从冬青树后面拔了脖子去看时,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罗锦言揉揉眼睛,松了口气。

    耳边有轻微的声音传来,那是绸缎衣裳磨擦树枝的声音。

    罗锦言的听力比普通人都要灵敏,辨别声音,是她自从哑了以后,独自一人时,最喜欢的游戏。

    她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便看到被捆住手脚的夏至正蜷缩在不远处的一丛硕大的冬青树后面,冬青树被修剪成茂密葱茏的圆球,夏至嘴里塞着东西,反剪的双手正在树枝上艰难地磨擦,试图磨断绑着她的绳子。

    罗锦言手脚麻利地解开夏至,取出她嘴里塞着的东西,却原来就是夏至平日里挂在衣襟上的那条帕子。

    而用来捆绑的绳子,就是庄子里在冬天用来绑在树干上,防止树木冻伤的草绳子。

    罗锦言撇嘴,这人还真是谨慎,除了不二非尘,竟是一丁点儿线索也没有留下。

    她在迟疑间,夏至却已经把她前面左右检查了一遍,确定她没有受伤,这才松了口气,倒好像被捆了扔在这里的人是罗锦言一样。

    罗锦言心里漾起暖意,这一世她虽然自幼丧母,但她身边的人对她都很好。

    他们是真的疼她,不是做做样子,而是自肺腑的疼爱。

    罗锦言拉了夏至的手,道:“我......没......事”

    小姐年纪虽然小,但一是一、二是二,她说没事,那就肯定没有事。

    夏至放下心来,对罗锦言道:“天太冷了,您别冻着,还是先回屋竭着,奴婢这就去叫人来抓那个贼人。”

    罗锦言点点头,心里却是不置可否,庄子里虽然有护院,但却不一定就能抓住那个人。

    真是白费力气。

    但还是要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搜捕一番的,把这件事闹得越大越好,正好可能和“江洋大盗”的事联系起来。

    她没有在自己屋里歇着,换下被雪花打湿的衣裳和鞋子,重又梳洗妥当,她带着常贵媳妇去找林总管。

    林总管正和几个管事示下,看到她来了,便让管事们全都退下,他急急问道:“小姐,您怎么下着雪出来了?“

    每年冬天,都是罗锦言最难捱的时候,要到春暖花开,罗绍才能放下心来。

    罗锦言笑着说道:“有......事......”

    林总管怔了怔,伸手把砚台里的半截墨磨了几下,将狼毫笔递给了罗锦言。

    一一一一一一

    姐妹兄弟们,今天的更新奉上。

    新的一周开始了,大家别忘了把推荐票投给这本书,一定啊,千万别忘了啊,谢谢支持~~~~

    推荐基友啃罐头的猫完本作品《末世级保姆》:莫栗穿到死亡率略高的末日漫画里,还成了男配的炮灰姐姐。

    看着自家级可爱的弟弟,莫栗决定要让他们远离玛丽苏女主。

    咦?那几位小正太都挺可爱的嘛,全部拐过来做弟弟,一个都不留给女主荼毒。

    弟弟越拐越多,形势好像有些不对……

    等一下!大姐大可不是你们的保姆啊喂!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