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千亿宠妻 > 第23章 23 她有你大吗?
    影棚中有几秒钟,时间仿佛静止,周围什么声音都没有。大家目光齐刷刷都落向那个即将栽倒的女人身上。

    顾锐反应超快,他感觉到肩头一重时就猜到不对劲,可身后的男人是顾唯深,他是万万不敢躲闪的。

    所以当前方的女人倒下时,不偏不倚恰好靠在顾锐胸前。女人身体有种奇异的柔软,但他却厌恶的抬起手,本能将人推出去。

    顾锐的身手绝非等闲之辈,他这一手下去,众人立刻听到季美音的惨叫声,“啊!”

    扑通——

    娇滴滴的女人仰面朝天倒地,大家面面相觑,全都看傻眼,竟然没有人敢上前帮忙将人扶起来。

    啧啧啧。

    瞥眼躺在地上痛的龇牙咧嘴的女人,顾唯深笑着摇摇头。他家小顾锐真是越来越暴力了,是不是小处男都这么不解风情?!

    人群中不知道谁先憋不住,闷笑出声,随后大家都捂嘴笑开。甘佳笑的肚子疼,碍于情面还是出手将季美音搀扶起来。

    不远处,顾唯深依旧保持单手插兜的姿势,好像刚刚那只上帝之手并不是他。

    季笙歌抬起眼,男人锐利的目光一扫而过,转身走了出去。

    前后几分钟,录影棚中叹息声不止。三少难得过来一趟,大家还没看过瘾呢。

    第一天进组,季笙歌费尽心思想要帮环锦留个好印象,没想到被季美音的愚蠢行为彻底搅和。

    她这会儿气的头痛,需要洗把脸降降火。

    走出影棚,左转便是洗手间。季笙歌推门进去,迎面墙角有株绿竹枝叶茂盛。

    细细长长的竹杆浸入水中,翠绿色的叶片泛着光泽。这么养眼的绿,霎时带来一阵好心情。季笙歌打开水龙头,站在盥洗台前洗手。

    洗手间的门动了下,随后有人走进来。她起先没留意,等到那人走近后才猛地抬起脸。

    “你……”

    男人身上的黑色手工西装熨烫平整,他双手环胸站在季笙歌身后,与她隔着一拳的距离。

    “她是你妹妹?”顾唯深黑沉幽暗的双眸透过玻璃镜反射在眼底,季笙歌深吸口气,“你也可以当做她不是。”

    同父异母,她们这姐妹毫无亲近感。

    “原来你们季家的人都重口味。”顾唯深弯起唇,忽然将手落在季笙歌右肩。

    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指在她肩膀处滑动几下,季笙歌脸色紧绷,并没躲闪开。

    “三少有事?”她压低声音问。

    顾唯深食指在她肩膀停留片刻后,蓦然收回,“有件事问问。”

    听到他说有事,季笙歌抽出纸巾擦干净手,然后转过身面朝向他,“什么?”

    “她有你大吗?”

    “……”

    季笙歌被他问的一懵,慢慢体会出这话的含义后,脸颊立刻发热。

    “呵呵。”顾唯深手指一点点上移,最后指尖停在她胸口位置,“我猜,肯定没有。”

    毕竟她这样的一手难以掌握,算是极品。

    心底深处的羞愤夹带怒火翻滚,季笙歌一把拨开他落在自己胸口的手,笑道:“三少要想知道,可以自己去摸。”

    人家上赶着往他怀里倒,多好的机会。

    以前都说长相漂亮的女人嘴巴厉害,顾唯深努努嘴,朝她一笑,“可惜了,你那个妹妹资质太差,我对她没兴趣。”

    这男人一直拿耍流氓当文艺,季笙歌眼神凉凉的瞪着他,“三少的问题太高深,一般人没法回答。这里是女洗手间,三少要有需要,出门直走,不送谢谢。”

    哎哟,这张小嘴巴果然惹不得!

    顾唯深推门出来时,门口屹立的身影正黑着一张脸。他走到盥洗台前洗了手,瞥眼身后的顾锐,眉头轻佻,“你说你也不小了,怎么还是不开窍,白给的都不要。”

    一直冷脸的顾锐抬起头,瞥眼女洗手间的门,声音不温不火,“第一我不‘小’。”

    顾锐刻意咬重最后那个小字,俊逸的脸庞泛着薄怒。

    “噗!”

    男人擦干净手,反手将纸团丢进垃圾桶,“那第二呢?”

    “第二就是,我生气了。”顾锐低头看眼身上的衣服,只想立刻脱掉。他不喜欢与不认识的人接触,更何况还是那种女人!

    顾唯深弯起唇,转身离开。见他迈步,顾锐就算有再大的委屈也都收敛起来。从他六岁跟在顾唯深的身边算起,他们相伴已有二十年,这个男人对他来讲,是主子,是老板,更是亲人。

    那个男人离开后,季笙歌又等了几分钟才走出洗手间。外面走廊没有人影,她松口气,快步回到录影棚。

    季美音吃了亏,自然跑回去诉苦。她留下陪甘佳,两人小声研究剧本,哪怕只是不起眼的小角色,同样有发挥余地。机会摆在眼前,聪明人绝不能轻易放过。

    回到顶层办公室,顾唯深脱掉西装外套,反手搭在椅背上。他瞥眼对面的男人,笑道:“还没生完气?”

    这小子脾气倒是见长!

    顾锐撇撇嘴,语气中还能听出不悦,“那个季闲是只老狐狸,他连自己一手培养捧红的闫影帝都能牺牲,还有什么不能做?三少为什么还要与环锦合作?”

    “还有季家那两个女儿……”顾锐说到一半,脸色阴霾的伸手,把身上的西装外套狠狠脱掉。

    “呵。”

    顾唯深轻笑声,“见利忘义并不可怕,只要有利可图,他就会安安分分。别说一个季闲,就算十个季闲,在我眼皮底下,他也掀不起风浪。”

    抽出烟点上,顾唯深站在窗前,一眼望出去,满城最高点视野开阔,“顾载成安插在俪星的眼线很多,我要一个个拔掉。环锦如今落魄,又无人可依,会是个听话的棋子。”

    是吗?

    顾锐轻斥声,三少这话说的真假。比环锦好用的棋子不是没有,还不是睡了人家女儿,睡上瘾了。

    当然这些话他只会放在肚子里,偷偷腹诽一下。

    桌上的电话响,顾锐走过去接听,“喂。”

    须臾,他握着话筒,道:“三少,虞小姐的电话。”

    顾唯深侧过身,将手中的烟蒂掐灭后,接过电话,“怎么样,这几天玩的开心吗?”

    电话那端传来的女声清脆悦耳,顾唯深说话声很轻,唇角弯起的弧度温柔。

    云江市名门望族虞家的幺女,出身高贵,自幼倍受父母兄长宠爱。这样的女人,才配未来顾家三少奶奶的名号。

    顾锐弯腰拾起西装,出去时将办公室的大门关好。至于那位季小姐,美则美矣,却心思不纯,与三少相差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