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最春风 > 第二十八章 掉角儿
    “大小姐,按您的吩咐,住在知州后衙的那小公子,已经看到茶水了。他只说王大人有品味,别的什么也没说。”

    鲁振平在几兄弟中排行第二,为人机敏,罗锦言早就注意到了,章汉堂走了之后,老大张广胜常会看向他,征求他的意见。

    人往往都有惰性,而在一个团体之中,这种惰性会因个别人的某种长处而转变为信任和依赖.

    先有信任才会有依赖。

    所以罗锦言把她让六兄弟做的第一件事,交给了鲁振平,至于他想带着谁一起去,让他自己去决定。

    罗锦言给他的,只有一句话、一包茶叶、五十两银子。

    这句话是——

    让暂居在知州后衙的小公子看到这茶叶或用这茶叶泡出的茶水。

    罗锦言对鲁振平的回答很满意,她伸手做了个请座的对做,鲁振平没有谦让,在早已放好的玫瑰椅上坐了。

    夏至上了茶,他端起抿了一口,虽然飘泊江湖,但自从结识了老七,好东西也不是没有见识过,这竟是今年的雨前。

    就是罗绍罗大人,想来也不会用这么好的茶叶招待一名侍卫吧,他不由得抬眼看向端坐在炕桌前的罗锦言。

    罗锦言对他微微颌,道:“细......说......”

    屋里烧了地龙,温暖如春,空气中有阵阵花香,并不浓烈,清清淡淡,却又绵绵不绝。

    可鲁振平却不由得紧张起来,他把这两天生的事仔细回想一遍,生怕留下疏漏。

    他忽然心头大撼,这和自己以前的行事方法并不一样啊,以前无论是什么事,做了就是做了,又何曾在别人问起时,还要检讨一番有何纰漏,他何时变得这样小心翼翼了?

    看出他有些迟疑,夏至又给他添了茶,他端起来却没有喝,而是重又看向罗锦言。

    罗锦言嘴角含笑,目光温和地看着他,分明就是一个等着听故事的小姑娘,可他为何却在她的笑容中感觉到赞许和鼓励?

    他垂下眼睑看向粉彩茶碗中澄清的茶汤,大脑中也变得清明起来。

    大小姐对他们的,除了知遇之恩,还有信任和尊重。

    生平第一次,他在兄弟之外感受到信任和尊重。

    “快过年了,知州后衙里也在置办年货,从后门进进出出的人很多,其中有个卖鱼的,说的是老六家乡话,我又打听到他今天刚娶了媳妇,便让老六和他攀了交情,用二两银子买了两匹好尺头,只说是别人送的,自己没有女眷用不上,也不知这尺头值多少银子,如果他想要,就五钱银子卖给了他。”

    “那人常常出入大户人家送鱼鲜,多少也有些眼力,见了那尺头就知道这是捡了便宜,当下掏了五钱银子买了下来。老六见他随身就带着五钱银子,很是羡慕,卖鱼的见他年纪小见识浅,便吹嘘自己连衙门也常去,虽然起早贪黑很辛苦,但这来银子的路子却很稳定,只要鱼新鲜,秤量足,这些大户人家就会一直让他送鱼送虾。“

    “老六把我引见给他,我花了十两银子订了五十条鲜鱼,这人高兴极了,拉着老六要请他喝酒,老六就说他还小,不会喝酒,让他带着到衙门里见识见识,那人满口答应。”

    “今天早上天还没有亮,老六就和他一起去知州后衙里送鱼,趁着那人和负责采买的婆子过秤,老六就脱了外衣,露出穿在里面的小厮衣裳,大摇大摆地去把这事办成了,待到他回时,卖鱼的正在找他,他便说是屙肚子找茅厕去了,就和卖鱼的离开了后衙。”

    他说到这里,嘴角翕翕,像是还有些话不知该不该说。

    罗锦言微微一笑:“无......妨。”

    她言语困难,只能把词句简化,这句话的原意是但说不妨。

    鲁振平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说道:“小六和我碰头后,我们只顾高兴,却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小六是卖鱼的带进去的,只说是年前太忙,找了同乡帮忙,但如果茶叶的事暴露出来,稍微一查,便能查到卖鱼的带过一个生面孔进来。也怪我们和大户人家打交道经验太浅,竟然疏忽了。”

    他苦恼地把一双粗糙的大手绞来绞去,罗锦言觉得好玩,这么一个魁梧大汉竟然有小姑娘的毛病。

    她对夏至招招手,夏至过来,把手伸给她。

    罗锦言在夏至的手上飞快地写着字,鲁振平看到,心里暗忖,大小姐是有很多话要和他说了。

    刚刚消褪的紧张重又涌了上来,难道大小姐对他们做的事很不满意,都怪自己太疏忽,第一次办事就给办砸了。

    双手越绞越紧,手心里都是汗。

    夏至语声轻脆:“小姐说你们第一次办差就办得很好,她很满意,没有花完的银子交到我这里,另外再赏五十两给你们买酒喝。”

    满意?大小姐说他们做事令她很满意。

    鲁振平又惊又喜,连忙把余下的银票连同几锭碎银子交给夏至。

    夏至则取过一只红木匣子,把这些银子放进去,又从匣子里取出三张银票递给他,两张二十两,一张十两。

    鲁振平连忙行礼谢过罗锦言,心里却暗暗佩服。

    把没用完的银子上交回来,却另外再赏银子给他。

    并没有让他把余下的银子留下当赏赐。

    前者的行事手段,比起后者不知要高明多少。

    如果是按后者这样,告诉他余下的银子不用交回了,拿去用吧。

    虽然看上去大方豪爽,但有上一次两次,下面办差的人就会认为主子给他用来办差的银子都是他的,时间长了,往往会生出贪财之心。

    而像大小姐这样却是赏罚分明,你做得好我另外赏你,和你为我省下多少银子没有关系,我交给你五十两,是算准办成这件事五十两够用,你能省下来,这是你办差办得好,并不是你给你自己省下银子。

    奖赏之后,夏至继续说道:“卖鱼的那里的确是你们的疏忽。”

    鲁振平脸色凝重,道:“大小姐您不用管了,这事我和老六去摆平,不让人找到那卖鱼的便是。”

    夏至或许听不懂,罗锦言却是明白的,这是要杀人灭口。

    她又叫过夏至,重又写了几个字。

    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更新送上~~~